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芳草寂寂何处去

第5章 女扮男装逛青楼

芳草寂寂何处去 麦梗上的刺青 2082 2017-12-13 12:28:07

  一连几天古桐和蓝子衿侍剑见面都是在凌家堡厨房,这几天蓝子衿白天闭门不出。凌逸飞派人请了好几次吃午饭都是在睡觉!

  而因为古桐的到来让蓝子衿忘记了自己是有丈夫的人,而凌逸飞心生疑虑,决定晚上趴房顶上查看她到底晚上在做什么,导致白天都爬不起来吃饭!还是说只是为了躲他?

  一入夜,凌逸飞便来到竹苑。

  突然发现,堂堂一个堡主,一辈子都没有做过梁上君子,结果在这个女人这里已经破了好几次额!

  蓝子矜和侍剑今晚收到师傅通知说是换地方集合,因为师傅又要去远游了,作为临别礼物,带她们去酒家吃喜宴。可是却让她们换掉女装衫裙,给了两套男装便服让她们入夜后乔装打扮由后门岀府,到城东的音律阁一聚。她们人生地不熟,想着事先岀府探探路。

  侍剑打开房门,探出戴了帽子的小脑瓜东张西望,发现没有人,才又探出来另一颗脑袋。

  凌逸飞眯眼细看,发现这是自家夫人大吃一惊。这两个女娃娃女扮男装是想干嘛?白天在睡觉,晚上难道是想出去鬼混?

  哼哼,蓝子矜很满意自己的智商,本来因为她不得宠,不受主公待见,所以她的竹宛本来就没有几个小厮丫鬟,她们也不想服侍没有分量的主子,一入夜,各自便偷懒回了自己的房。

  她们竟然很轻松的出了凌家堡,看得凌逸飞很不爽,凌家堡这种安保措施安全隐患实在太多,竟然这么容易就让人在眼皮底下走了,而且一路上竟碰不到一个守卫!他真的是在商场久了,忘记了加强安保巡逻的人力。这样如何能保护好自己的人民,敌人来了也不知道啊。

  第一次晚上出门逛夜街的蓝子矜和侍剑,开心得跟装扮不符。就像两个放飞自我的娘娘腔似的东看看西瞧瞧顺手还去摸一摸。。。

  一路问人找到了音律阁,一看宏伟的大门,两人傻了。这粉红粉红的灯笼,这站在门口的一左一右一男一女美人公子,气质优雅的看着她们问€“公子可是有预约吗”

  真漂亮啊。

  蓝子矜和侍剑相望一眼,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咽了咽口水,师傅真的会挑地方啊。

  “有有有,古先生叫我们来的”

  女子向她们施礼微笑道“那请公子随啊喵前来”

  跟在她们后面的人在黑暗处扯了扯尴尬的嘴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如果说是被季雨墨那家伙知道他居然趴屋顶上偷窥自家夫人还玩跟踪,起码能连笑三天三夜!

  尼玛,可是这个夫人居然不跟他洞房却女扮男装溜出来逛青楼这个梗会把那两个家伙笑死吧?

  这边厢,古桐已经开始喝起来了,看见两个爱徒进来,爽朗的大笑“丫头,你们来啦”

  “师傅想说呢,明天师傅就离开了,这次估计会离开得比较远,大家聚一聚。”

  侍剑沉默的看着古桐,其实她也想着山湖景色,驰骋江湖,可是,她不能丢下小姐一个人。

  蓝子矜把侍剑的神情放在眼里,昂首故作轻松的问“那师傅这次想要去哪里呢”

  “一路向西”

  自由,自在,自如。那是多么让人心生艳羡的事情。

  可能每个人都曾经有那种不撞南山心不死的固执,可能每个人都曾经有那种想要努力创造一个未来的动机,可能每个人都有那种得到一点小恩惠后就想着能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奇迹,可能自己从小缺失的东西总是想要拥有一下才能有感悟的发出来比别人都懂。可能,可能,她还是没有勇气去过那种一直经历的风餐露宿。

  蓝子矜知道凌家堡不受欢迎,也知道不能成为真正的主母,只是她没有走到那一步,即使她一直做着准备,可还是侥幸的想着或许,她能改变点什么。

  “师傅,你觉得你的人生还有遗憾吗”

  “有”古桐想了想认真的回答了蓝子矜的问题,然后喝了一口酒。陷入遥远的记忆…

  男人的通病,都是自大又不懂得珍惜。当年古桐因为留恋江湖,总是把江湖挂在嘴边,可是却把最亲近的人无视,三天两头的痴心去各大门派学艺打擂,每每只有受伤之后才会回到那个他以为永远都在等着他的家。直到有一天,他满心欢喜的赢了一场对战,对方是内功修为都在他之上的人。回到了那个他已经7个月都没有回去的家,却发现,家里只有破败的积尘和横生的杂草。

  他和夫人本是自小青梅竹马,每次都是他回头转身,她就在。

  然后就自大的以为,她会一直在,会在家等着他回来。所以他痴心武学,醉心江湖,后顾无忧。等他凯旋而归,认为终于能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天地的时候,转身却不见她在原地微笑的拥抱。他发疯的四处寻找,他狂哭不止,他远走他乡,他狂喝买醉。

  后悔当初自己不懂珍惜,后悔当初自己自大自傲,从不听她的声音。他甚至都不记得她说过什么话了,只记得她总是满含眼泪的眼睛,心疼他受伤的样子,还有那温柔的指尖。

  要说遗憾,用了25年都找寻不到的人,还有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的心,能在死前见一面说一句,我很想你。那便是人生最沧桑的遗憾了吧。

  ………

  蓝子矜和侍剑看着睡着的古桐,互相看一下对方。

  转身就走,回堡时间到啦!再不回去万一被发现就惨了!毕竟是人在屋檐下,连个放哨的人都没有,太明目张胆了到头来吃苦的还是自己,毕竟时时刻刻都还有个不是情敌胜似情敌的白欣在等着她们呢。

  凌逸飞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那两个背着他出去的小妮子不知道回来没有。闪身出了门,竟是连外衣也顾不得穿,便进了竹宛,直奔蓝子矜的房间。可是,迎接他的只有冷冰冰的空无一人。

  竟然还没有回来,花酒喝得蛮有技巧啊,能喝几个时辰也是老手了。别告诉他她是他,,,不会不会,他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她是个男的。何况晾蓝府也不敢给他暗度陈仓送个男的过来给他做主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