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嚣张女贼,请自重!

第三十章:我的宝贝!

嚣张女贼,请自重! 墨羽图 1367 2018-01-13 10:45:12

  孙飞霏站起来搓着双手,笑着接近那小骚包,“你要不先点一个火,你这全身都湿透了,会感冒的。”

  “你不要这样不怀好意地笑着看着本王,你这招美人计没用!”章霖郁抱紧自己,退到角落离去,深怕这女人会做出什么举动,殊不知自己的耳朵此时已经变得通红。

  孙飞霏看到这小骚包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怎么了,小郡王,你以为我在给你使美人计?你这脑洞也大了些吧。而且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你这个姿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章霖郁听到这里低头看了看环抱自己的双手,的确他一个男的有什么好怕的,挺了挺胸。假咳看了看四周,摸着脖子,从角落里出来走近孙飞霏,“本王,本王才不是怕你。”

  孙飞霏拍了拍小骚包的胸口,绕了一圈走回那昏迷之人的身边,手中的药丸真的已经到了她的手里,孙飞霏不知道具体的偷盗操作如何,只知道刚才碰到小骚包的胸口的时候,这药丸就已经到手上了,这技术真是绝了,如果自己在练一下的话,那可就是偷霸一方呀。

  “等等,你手中的东西!”章霖郁连忙摸了摸身上,果然那丹药不见了,这可是当年皇帝舅舅赐给母妃,母妃后转赠于他,这世上仅仅也才有三颗而已,现在却要被拿去就他最讨厌之人,章霖郁整个人都炸毛了。

  孙飞霏懒得理章霖郁的歇斯底里,直接将那药丸扔进那男子的嘴中,一提下颚,那药丸顺着喉管滑下。章霖郁气急败坏,想要抠出来,却发现已经被吞了下去,章霖郁愤怒地瞪着孙飞霏,“你这女贼!”

  “我知道这是你的宝贝,有机会我会还你一个的。”孙飞霏后退一步,生怕章霖郁的唾沫喷在自己的脸上。

  “这时间上仅仅才有三枚,三枚而已!”

  “那不是还有两枚嘛,到时候我想办法给你弄来呗。”孙飞霏真没想到这章霖郁这么宝贝这药丸,真怕他突然过来掐死他。

  章霖郁深吸一口气,努力将自己从即将崩溃的边缘拉回来,压着声音道:“其他两枚,在我皇帝舅舅身上,你要怎么弄来?!难道你还想偷过来,你不想要命我还要呢!”

  “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嘛,您就消消气消消气。”孙飞霏笑得胆战心惊,毕竟这件事情的确也是自己的错。“要不您就先站在这里消消气,我去取那人身上的箭?”

  不等小骚包回应,孙飞霏立马跑回到那男子的身边。轻轻地动了动箭矢,没想到还真挺结实的,该怎么取出这箭呢?这里也没什么工具,算了要不就强行拔吧。孙飞霏双手握住箭杆,想要用力往外拔的时候,摇了摇头。不行,等下大出血怎么办?!

  章霖郁看到这里笑了,“怎么不敢拔?”

  “不是不敢,只是这样硬生生地拔,可能会让他失血过重,因为这箭矢的设计是倒刺的,强力将其以外力拉,会加重伤口的开裂程度。”孙飞霏想让损害减小到最低,环顾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那男子腰间的长剑,取出长剑,战战栗栗地指着那男子的伤口处,小心翼翼地划了一道,然后再取出箭,还好出血量不大,孙飞霏悬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转头向一米处掏了一大抓木材烧过后留下的灰烬,直接将其附在伤口上,直到这一步孙飞霏的心才完完全全定了下来,坐在一旁休息。

  “喂,你把这么脏的灰,弄到他的伤口上,你是不是想浪费本王的丹药啊。”章霖郁觉得这女人根本就不像是在救人,哪有这样救人的。

  孙飞霏揉了揉肩膀下意识地回答道:“燃烧后的草木灰是碱性的,可以保护伤口隔离外界的细菌感染,而且还能起到吸附血液形成软结痂止血的作用,我这是在救他。”

  孙飞霏休息够了便想着将伤口包扎起来,可是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湿的,看到那男子干净整洁的衣服,孙飞霏心里便有了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