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六十章------玉笑珠香

公子佛缘 郑不乔 1923 2018-01-30 17:44:45

  这点痛,比及心中的感受,还不算什么。

  “娘子是不是踮起脚也看不大清楚?”阿豫在阿珅耳边道。

  阿珅此时正在思索婳儿的踪迹,还没来得及回答阿豫,忽然被这人拽着死命的往前挤,被人撞到肩膀的阿珅已是没了防备,疼的直咧嘴。

  “娘子现下可是能看清了?”还没缓过神来他们二人已经到了人群边缘。

  阿珅肩膀还在疼,想着要责怪几句,忽然一股重力从背后而来,打得她猝不及防,一个趔趄便向前倒去。

  她倒下去之前,阿豫一直拽着她的手忽然松开,她想去重新抓住,却被身后那人又一把推开。

  “娘子现在,会看得很清楚了。”

  阿珅倒地的时候先想到的是护住左肩膀,她可不想死之前再落个残废,因此右半身结结实实挨了一次撞击。

  等她从地上起来时,两边都静悄了不少。

  她这一摔,恰恰就摔到了路中间,盛世的马车前。

  就像那晚,她再也没有力气跑了,就躲在盛府旁边,远远的见马车要过来了,就躺在路中间等着,她想,要不就被这马车碾死,如果她死不了,就迟早换了这大央江山的主。

  可如今这情景,不会比那一晚要容易。

  这是皇城,若是宜阳,她起码还知道哪条街上的糕点好吃哪家铺子里的胭脂最细,可到了皇城,她除了知道脚下铺的是皇砖,头上顶着的是青天,她连东西南北都要好好分分。

  仲宁和竹子,自是一眼便认出了穿着男装的阿珅。

  三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先开口说第一句话。

  “怎么,是有人来接了?”里面传来盛世的声音。

  阿珅此刻真是想冲到那轿子里和他道声好。

  “哎呦哎呦,是谁把我推倒了,我的胳膊诶,”咬咬牙,阿珅扶着胳膊叫喊道,样子是十分恼怒。

  不管她是何种语气,唐缘珅的声音,盛世都能听的出来。

  原来,人在这里。

  “相公,相公。”她一声声着急地喊着,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像没了依靠般,目光慌乱在人群中穿梭,最后终于落在那个在人群边上笑起来有两个酒靥的人身上。

  “相公,摔着了。”

  她蹙着眉,秋水在眼波里打着转,似莺莺般娇怨道,朝着他伸出了手。

  阿豫的酒靥陷得更深了。

  “原来夫人在这里,真是叫我好找。”他上前拉起那只手,向着马上的竹子和仲宁讲道,“我和我家夫人走散了,我家夫人不小心被人撞到,惊扰了官爷的车子,还望官爷见谅。”

  “走吧。”里面传出声音。

  竹子扬起马鞭轻呵了声。

  仲宁骑着马从阿珅身边擦过时,阿豫拉过她在身侧站着,马上的仲宁见阿珅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疑惑,便眨了眨眼睛。

  婳儿无事。

  一直蹙着的眉,这才缓缓展开。

  “相公,摔着了。”阿珅又低声重复了一遍。

  “那夫人可还要转?”阿豫笑着问她。

  “那就去喝杯茶吧。”阿珅道。

  马车与二人擦过时,盛世透过窗上的间隙,看清了下面二人的样貌。

  “公子,刚才,真的是小主?”花田有些不敢相信。

  盛世点点头,算是默认。

  “那,小主可是在喊,相公?”

  他闭着眼,发出一声闷哼。

  “既然重逢,小主为何不与我们相认?”花田见他如此,虽知道他有些疲乏,但还是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盛世想起那晚她拿刀刺向自己的理由,与其平平安安的待在自己身边,她宁愿折损自己去省掉一些麻烦。

  所以,明明现在身处虎口,明明就只有咫尺距离,她还是选择推开自己,一个人走那条路。

  若她刚刚喊一声,只要一声,不管是喊竹子,仲宁,还是自己,只要一声,他就拉开帘子下车将她接上来。

  可她偏不。

  看吧盛世,她是念空方丈从小就开始调教的弟子,是你父皇的师妹,按辈分,你还要叫上一声师叔。

  她自持天赋极高,偏就不接你的情。她拖着病躯照样能为你开出一条光明大道,她事事都可洞悉,她把一切都算计好,说要亲手为你将光明殿的大门打开。

  可唐缘珅,你究竟要到何时,才愿意相信我一次,相信没有你的牺牲,即使前路会多出再多的麻烦,我照样可以把你好好的护在身后,没了你,我照样可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相信我虽是废太子,但我也曾是盛安清。

  就像这一次,你若喊一声,我们便可重逢,你便不用在耗费心思去揣摩周围的情况。对,认出你,会添很多麻烦,需要好好解释一番你的来历,会牵扯很多,会稳定不了局面。

  可你算尽一切,可曾算出,今日站在你身边的这个男子,你口口声声喊着相公的人,便是名满大央的权家右丞。

  唐缘珅,我不怕右丞。

  我怕你。

  “公子。”见他久不出声,花田叫道。

  “她在右丞府上,衣食无忧,自然不需要跟着我们,整日提心吊胆。”

  右丞?刚才那个男子,是右丞权誉?

  原来如此,刚刚明明公子在听到小主的声音之后伸出了手,可在又一声的相公之后,那只手被重重的放下。

  这二人,脾气还真是倔得很。

  公子刚才,分明就是要拉开帘子。

  他不是忌惮右丞。

  他是在堵小主的气。

  可花田是过来人,有些东西,她尝的要比他们二人多。公子和小主这般,无非还是二人太过要强。小主是先把自己豁出去再谋划事情,而公子现在的心思,已不是初见时对小主处处防备的样子了。

  他们会吃很多苦,花田想劝,可她无法参与这二人的事。说,是说不明白的,只有等他们亲自去体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