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五十九章------玉笑珠香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334 2018-01-29 17:38:01

  头上的树枝立着两只雀鸟,叫的十分欢实。透过树荫的间隙,楼上的雅间里坐着两位正在喝酒的客人,醉醺醺地看着楼下纷嚷的一幕。

  人群中,阿珅很不满的揪着身上的衣服,她着实不喜欢自己扮男装的样子,因为自己体型清瘦而肤色白皙,男子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晚樱说的没错,就像小倌。

  更何况是和阿豫站在一起,二人一个白过一个,站在一起叫旁人看见,还以为有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偏偏这时,这不得了的事就发生了。

  “哎呦我说小哥,这么宠着你家夫人,走哪还带到哪里呀。诶你家这位小娘子还挺白净的,哎呀我还没说两句这脸怎么还红了?”

  阿豫拉着她挤在人群中,话说来看这盛世重回皇城的人还真不少,此刻这条通往城内的水安街两边已是接踵摩肩,若不是阿豫拽着她的手腕,估计这会儿也不知道会到了哪里。

  可也就是这一扯阿珅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异样。

  这位大娘眼神可真好,嗓子也真有底气。

  阿珅脸红了,可眼下身边人这么多,她低着声,躲在阿豫肩膀后面来了句吴语,“倷眼神还挺利索。”

  阿豫抿起嘴。

  站在后面的阿珅正好看见了他嘴角的弧度,这回轮到她吃惊了。

  “俄豫,”她低声叫道,“倷有酒靥?”

  阿豫伸手拉过阿珅在身侧挨着,对着大娘颔首道,“内人身子不好,不常出门,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这次带她出来转转,让您见笑了。”

  大娘见阿豫样貌端正,言行有礼,刚到嘴边准备打趣的话一时也不好说出口,再看他如此护着那小娘子,也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倒是自己没了分寸。

  “既然身子不好,就不要来这么人多的地方啦。你看看这废太子一回皇城,哎呦这个人那,皇城可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啦。”大娘突然掩着嘴,悄悄对着阿豫道,“上次能见这么多人,还是两年前先皇薨歿的时候呢。那时候,这位废太子可就跪在前面这南武门,跪了整整三天那。”

  “哎呦这位小哥不知道你见没见到,那场面,换谁都受不了,可还真是奇怪了。”

  “你说,这废太子回京,今这雀鸟还叫的这么厉害,会不会是要发生什么?跟你说啊,其实我这心里啊,一直登登跳个不停。”大娘抬头看着那两只雀鸟,捂着胸口道。

  阿豫抿嘴的弧度并未降下,伸出手指了指大娘的身后,

  “您系着的那块玉,好像跑到别人那里去了。”

  大娘捂着胸口的手立刻放到了腰间,空落落的一下子使她提高了音量,人群中顿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

  阿珅微微蹙眉,随即又舒展开。

  百姓之言,不能不畏。

  虽不指望盛世此番旅途太平而过,但看眼下的情境,怕也是个不算小的麻烦。

  那究竟皇城里这么多双虎视眈眈的目光,谁才是先睁眼的那个呢?

  师父曾告诉她,下棋,首则心宁,静,方才不乱。

  是谁,要先走第一步,打开这个大门呢?

  正想着,感觉自己的左侧有些力道,回过神来,见是阿豫拽着自己的手腕,正看着她。

  “娘子的吴语,倒是说的娇俏软儒,很是好听。”

  “那你家权大人可是教过你吴语?”

  “不曾。但娘子所说,我还是听得懂的。”阿豫道,“也还请娘子少说江南话,朝佑皇城内鱼龙混杂,娘子的吴语较于动听,我劝娘子,还是不要太显自己。”

  阿珅点头,笑而不语,心里却是在想,自己刚才耍了一点小心思,这人倒也不傻,能看出来。这倒是比竹子要强,若是换成竹子,怕是觉得自己的吴语只是说着好玩。

  也不知盛世,究竟是如何调教出来的人。

  “娘子一直看着我,可是觉得我的酒靥十分好看,因此入迷了?”

  “自然不是,比你好看的人,我见过不少。”

  阿豫没有答话,只是拽着她站在人群中,任人群熙攘,拽着她的手倒是一直没放,周围气息流动奔涌,倒是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二人。

  其实,是因为阿豫拽的太紧了,阿珅根本动弹不得。

  “来了来了,盛世公子的马车要进南武门了!”

  “快看啊,盛世公子回来了!”

  顺着声音看去,阿珅不得在人群中踮起脚才能看到道路中间那顶黑帐金顶的轿子。

  这是盛世自己特有的标志,在宜阳,只有他自己一人用这样的轿子。

  赶车的依旧是竹子,骑马在侧的是仲宁,花田和善儿应也在车里,后面是一些在宜阳时盛府的下人们,大概是只有不到十个人左右,分别赶着驴车,后面拉着行李箱子,看阵仗,并没有把在宜阳的好物件全都带回了皇城。

  盛府的下人们并不是很多,而且大多在前园干活,内院大多时候只有花田一人打理,或者竹子也会帮忙,但也不会一直让花田处理,难免会惹人怀疑,所以会是不是来点重活粗活而放“几个人”进来。

  可即使人不多,也没有这般少过,何况,那些人的脸上身上,都有伤。

  而且,婳儿呢?

  阿珅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凝固。

  轿子里的善儿捂着眼睛,小嘴巴咬的死死的,发着灰白色,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娘亲说,让她闭上眼睛,先不要看外面的样子。

  可善儿还是看见了,公子的胳膊上有一道血淋林的大口子。

  善儿不是没有见过血,可她还是有些怕,那么多血,一定很疼,公子却一声也没有喊出来,而她摔个跤,都要哭上一场需要娘亲哄哄才能止住。

  而且,善儿不懂,为何公子要自己拿刀给自己划伤呢?他都不疼的吗?

  “公子,是不是下手有些重了?”花田在给盛世处理伤口,本以为只是做做样子,花田也没想到盛世给自己下手这么狠。

  “若只是做做样子,怎能瞒过这一群虎狼的眼睛?”

  盛世长吸一口气,压抑住自己,这是宋晚樱留下来的金创药,药劲不是一般的大,即使是他,现在也是大汗淋漓。

  也不知她手上的伤,用这药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忍住不叫一声,是不是还是那个冷静稳当的仁弗小主。

  想着想着,撕扯皮肉的感觉便没那么痛了。

  在临近朝佑皇城的时候他们遭到了伏击,幸好提前在城外布置了人手,他们来了多少人,便送走了多少人,一个也没有留,倒是跟来的下人们死伤了一大半。

  不过正好,这些下人,也不知是他的哪位好堂兄堂弟送进来的,正好借此机会给全部清洗掉。于是不管伤没伤,死没死的,也全都一齐送走了。

  剩下的,正好名正言顺的换上自己的人。

  不过,自己若是一点伤都没有,怕是难进这皇城的大门了,所以盛世才拿起刀给了自己一道。

  这点痛,比及心中的感受,还不算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