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五十八章------玉笑珠香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077 2018-01-28 21:49:03

  为何就将这份野心,赤裸裸的就摆在自己面前呢?

  看着旁边的这人,阿珅懒懒地换了个姿势,稍稍带着风情眨眨眼,顿时红尘气上身。

  “我啊,自然是念着盛世公子,可眼下毕竟是权大人找人给我困在了这里,我也很是疑虑,我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抓来有什么用呢?如果可以,还望阿豫你能帮我解解惑,要不然我这心里啊,实在是有点慌。”

  阿珅一动不动地盯着阿豫瞧,一双眼睛似将天下的水都盛了进来,泛着层层涟漪,若是将那涟漪剥开来,便会看见千丝万缕的柔交缠在一起。珅娘的名号初在宜阳打响时,有人说那从不露脸的戏子姿色一定是差强人意,这话传到了她耳朵里,她那时还年少气盛,易被旁人的言语给乱了心智,便在一次登台时,冲着台下给来了个这样的眼神。

  晚樱那时去捧场,见到了这样的唐缘珅,不由得叫好,大概这样就是娇媚入骨不在皮,从此,凭着一个眼神,绮韵坊的珅娘和千姿阁的弥香成了宜阳的双绝。

  是以阿珅虽不想承认这一招有些下流,可美人计若不好用也不会折倒了那么多的英雄好汉。

  她只求,权誉没把这位白白净净的小哥调教成不近女色的人。

  “大人说,桥到船头自然直,娘子想知道的日后自会有答案等着娘子。”阿豫依旧语气轻淡,不卑不亢。

  阿珅有些泄气。

  “不过。”见这人继续说了下去,阿珅心中又重新点起了光,“娘子若觉得闷,不如我们用过午膳后,再出去走走。”

  “说句交心的,我也不想呆在这里只盯着娘子看。大人也的确交代过,说来者是客,娘子只要不出什么乱子,散散心也是好的。”

  “你说的午膳后出去走走,可是要带我去瞧瞧盛世重回皇城的样子?”阿珅立刻抓住重点。

  “那就请娘子一切都按我的意思来。”

  阿珅从榻上起来,拍了拍阿豫的肩膀,心中很是愉悦,“我午膳呢一定要喝到玉笑珠香羹,就有劳阿豫你了。”

  “对了,”阿珅指了指右侧的一间小耳房,“把花都搬出来透透气吧,哪有这么小气招待客人的,人来了还要把花藏起来。”

  “养花的主人遇见爱吃花的客人,藏着掖着实属无奈,就像娘子爱唱戏,去偏偏遇上个恩客是个只爱听大鼓的,肯定是要躲着走。”

  “那就麻烦阿豫你替我向权大人道声歉,吃了这株花实属我的无心之举。”

  “那就麻烦娘子自己搬了,我还要去给娘子煮粥去。”

  阿豫提起篮子向厨房走去,被阿珅拉住,

  “难道这院子就你一个人吗?”

  “大人说,看着娘子,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阿珅露出一个极勉强的笑,看来如今日风渐下,病秧子走哪都被人瞧不起。

  可她唐缘珅何时吃过嘴上的亏?

  “那看来权大人是派了个顶没用的来看着我了。”

  “自然是什么样的刀对什么样的肉,娘子看起来是弱柳扶风,真给派一堆魁梧大汉,倒显得我们欺负人了。”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阿珅没讨到什么好处。

  这倒让阿珅不免多加了几分好奇,这位藏在后面的右丞,究竟有几番厉害。

  但当她打开那间屋子后,不由得佩服权誉。

  她这几年来做人遇事一向沉稳,小起伏少有,大波澜更难得,可权誉这次却着实惊艳了她一把。

  大央所有不得民间私养的禁花,全都在了权誉这里。

  牡丹姚黄乃是大央钦定的花王,据说宫内仅有三株,可没想到权誉这里,竟然存了四株。

  这人的狼子野心,还真是不小。

  看来盛世在皇城,倒是不缺对手。盛现宁膝下四子一女,大皇子盛安池现在荣升储君,端坐太子之位,二皇子盛安河为人心胸狭隘狡诈,唐缘珅眼中并不太瞧得起这人,三皇子盛安沥与其母极似,懦弱无能,四女便是大央最尊贵的宝祯帝姬盛安昀,而小儿子,是盛现宁宠妃所生,唐缘珅对这位小皇子并没有太多了解,只知其母备受疼爱。

  太子与三皇子以及宝祯帝姬乃是一母,同是皇后嫡出。想到这里阿珅一直都有个疑惑,盛现宁的这位皇后性子素来软弱少言,却一直有所出,子女也都身份尊贵,倒这是需要好好探究一番。

  当然,更不能少了位高权重的左相大人未廷光,是位传奇更是大央的砥柱,以及不久就会见到的,年少有为的右丞大人权誉。

  而光明殿上,还坐着一位现在的大央之主。

  虎狼之争,谁输谁赢,真是一出要载入史书的好戏。

  “阿豫啊,我还想吃鱼。”

  阿珅一边搬着花,顺便冲着在忙活的阿豫喊道。

  “娘子不要总想着宜阳的日子,吃鱼吃肉都很随意,何况,娘子你是被看押的人,只这一碗粥,就已经是上天开眼,大人开恩所赏赐的了。”

  厨房传来阿豫的声音,阿珅不知,里面这人,看着一篮子的花瓣,越想越心疼,已经将大半的花瓣给揉了个稀碎。

  敢喝姚黄熬的羹,若是将此事上报朝廷,真是够她死的了。

  真应该多派人来看着。

  “阿豫,我肩上手上都有伤,实在抱不动了。”

  阿豫抬头,便见阿珅怏怏地倚在门框上,对着他垂头丧气道。

  可他很清楚地看见,唐缘珅身上,一点土都没有。

  “娘子,若你还想以后见了大人还能好好过日子,就请做人勤快些,想是你没见过我家大人,不晓得他的脾气,他若瞧着娘子你不顺眼,怕娘子就要自求多福了。”

  “更何况,娘子你午后,不还要去街上吗?”

  阿珅干笑了两声,转身就走了。

  果然啊,被人拿捏在手里的滋味很不好受,只盼着盛世能争气,日后若可以,叫她也威风一把,让旁人尝尝这种束手束脚的滋味。

  想来,也不知盛世此时情况如何,那把白纸扇,是否还能摇的轻松恣意。

  盛世啊,阿珅的命系在你身上,你可莫要气我那晚给了你一刀。

  在旁人这里,终究还是不比在你那里过得舒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