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五十七章------玉笑珠香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195 2018-01-27 22:33:52

  最后一片牡丹花的花瓣在空中盈盈的转了一圈,落在了阿珅的手心里。

  她转过身笑得娇俏可人,对着面庞白净的男子挤了挤眼睛。

  “阿豫,你吃过玉笑珠香羹吗?”

  阿豫扯了扯嘴角,眼皮直翻。

  昨日刚到皇城,本以为这位会因为一路的奔波赶路好好歇息歇息,谁曾想,自己一大早进来看见的,便是那株姚黄,秃了枝丫。

  殊不知,阿豫此刻,直想这人能和这花一样秃了去。

  可转眼间却见那人捧着花坐在院子里的飞来椅上,将花放在竹筐里,一瓣一瓣的摩挲。

  “我啊,虽是喝过玉笑珠香羹,可用这姚黄煮的羹,还真是没尝过。”

  阿豫在心里直翻白眼,谁会没事拿姚黄熬粥,怕是宫内也没人敢这样做。

  “可是,这园子怎么只有这一株姚黄呢?”阿珅语调轻轻,手指又滑到扶手上雕刻的国色天香图。

  阿豫暗叫不好。

  “买了这座小巧精致的院子,怎么能只放一株花呢?权大人取金屋养娇花,阿豫啊,是不是还有些其他的呢?我虽不养花,可也知道这牡丹品种之多,诶你说,这花能放到哪儿呢?是不是,要我去右丞府上去寻呢?”

  阿豫低着头,模样十分恭敬地答到,“娘子若是想赏花吩咐我就行,何必去摧残它,大人若是知道了心爱的牡丹变成这样,会很难过的。”

  “可我记得,大央有条规矩,姚黄身为花王,民间不得私养。那你说,我是错了,还是对了呢?”

  “凡事不一定都要讲个对错,也有该与不该之分。”

  “那我是不该了?”阿珅挑眉,语气中带着戏虐。

  “如何评判,旁人的话不能全信,还是取决于自己。”阿豫算是明白了,这人是存着气想要折磨自己,“既然娘子想喝粥,我这就去做,只是以后还是节俭些好,这普通的花瓣也一样能熬出好味道来。”

  阿珅起身提着竹篮走到阿豫面前,脸上笑意不减,“要不,你就把其他花给搬出来,要不,就带我去瞧瞧权誉长什么样,再或者你告诉我,盛世什么时候到皇城。这院子虽朴素,但也算是别有韵味,我若想干些什么,怕你还奈何不了我。”

  “娘子刚才说的三件事,我只能选一样。”

  见阿豫低着头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怎么瞧也不像是青琛能带出来的人,看来是权誉管教有方了。思索着,便把竹篮塞到了阿豫怀里,人又回到了榻上。

  “人何时到皇城?”

  “今天下午。”

  “那他会先去哪里呢?”

  “这便无法告知娘子了。”

  “他住在哪里?”

  “娘子无需知道。”

  “我要去城门口看他回城。”

  “娘子真会讲笑话。”

  阿珅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除了第一个得到了答案,剩下的答案全都被阿豫被游刃有余的挡了回去,阿珅觉得很没意思。

  “阿豫,你会和人斗嘴吗?像青琛那样?”

  “大人常教导我言多必失,所以我不太擅长说话。”

  言多必失?

  阿珅看着站在那里捧着竹篮的年轻人,微微眯起了眼睛。

  还真是无趣。

  “你们权大人是下了命令,说要把我关在这里闷死吗?”阿珅此时觉得,盛世身边的竹子虽然没这人白净好看,但,胜在有意思,这人倒不是不爱说话,实在是说起话来绵软无力,也多亏了脸还能看,否则,她真的觉得青琛派这人跟着自己是为了报复在寨子里吃了他太多东西。

  但她现在觉得,这脸能看,也是因为一白遮百丑大缘故,

  “在下觉得,被囚禁的人还能住在这么舒适的院子里,且拔光了主人家的花,已经是很大的幸事了。”阿豫很有耐心的解释道,顺便将竹篮提在手中,捏起了其中一瓣走到阿珅面前,拉过她的手,将花瓣放在她的那道伤疤上。当初晚樱为其查看伤势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伤口划得如此深,肉都要翻了出来,在寨子里不好采买药材,因此现在留了道粉色的疤痕。见阿豫如此直接的去拉自己的手,阿珅也有些不适,毕竟和盛世是逢场作戏,可眼前的这个人,在寨子中是跟着青琛,但不像是青琛的人,可若真是权誉的手下,那他手下都这个样子,权誉本人又该是一个什么样子?

  阿珅皱着眉,握着花瓣抽出手来,抬头看着阿豫,冷冷道,“你先让让,挡这我的光了。”

  阿豫侧身,阳光又重新打在阿珅身上,身子暖了,语气也热乎起来,“你家大人就是这样管教你们的?随随便便就要拉扯女子的手?”

  “只是觉得,这花瓣可是缓解娘子手心上的痛。”

  一句话不冷不热,阿珅本来想板着脸训斥两句,现在完全没了兴致,刚准备冷着脸闹一场,可放在这人身上,只是不痛不痒而已。

  “阿豫,太没意思了,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是打算要拿我威胁盛世吗?”

  “为什么请娘子过来是大人的意思,但我想,娘子应该还不至于重要到可以去威胁一个人。”

  “或许,只是想请娘子过来喝杯茶,小住几日。”

  “况且,在下觉得娘子在这里静静地晒晒太阳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毕竟院子外面的很多人求还求不来这般宁静。再说了,娘子昨夜才到的皇城,该好好歇息歇息,若真是觉得乏味的很,娘子可以唱唱曲来解闷。”

  自己给自己唱曲解闷?要她学晚樱那样子无聊就背药理歌儿吗?

  这是多有劲啊。

  “阿豫,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右丞大人?”

  “我不知,原来娘子心中对大人是如此惦记,我有些好奇,娘子心中,究竟是在想盛世公子多一些,还是右丞大人呢?”阿豫抬起头,抬起白净的脸上浮一丝疑虑。

  这小哥长得白白净净,五官也没什么出彩之处,大概是因为人长得白的缘故,让人觉得十分耐看。

  可唐缘珅总觉得,那双眼睛里有些什么。

  就像这个小院子一样,和盛世在宜阳府邸上的君影阁差不多大,却造的十分精致小巧,檐下设香廊,莺飞燕舞,雀琢春晖,请的雕工师傅也肯定是皇城内一等一的好手。她今早醒来时,便瞧见了这盆姚黄,心中对权誉的看法又明了一分,他自己是有府邸的,另置田产本不奇怪,弄了个这么小的院子,为了养些私花儿也不足为奇。

  可,为何他要让自己看到呢?

  为何就将这份野心,赤裸裸的就摆在自己面前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