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五十六章------棣棠雍天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040 2018-01-26 17:53:08

  屋内的三人看着她们举止亲昵,以为二人又和好如初。

  殊不知,若此刻安昀深究起来,整个左相府皆可被牵连。

  “娥皇郡主,我说的对吗?”

  “其实,你没必要知道这些,又何苦折磨自己呢?”

  “那你说说,凭什么你们都清楚的事,我就要一事不知,如今知道了,还要装聋作哑?”

  “你若执意要事事都寻求个答案,那这一生会有多痛苦你可知道?既然所有人都已经告诉你,前路不必你去走,发生了什么你也不必知,我们人人都拦着你,安昀,你何不想想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我们都是闲来无事在此耍你?”

  “连我都想置身事外,你却还想拼了命的挤进来看看这祸水被搅成了什么样。这次是眼睛没了,那下次呢?安昀,为你好这三个字,说出来不是为了害你的。”

  “我若是盛安昀,那我就只管做好自己宝祯帝姬的身份,天塌下来我也管不着。”

  “这才是你要懂的。”

  骄傲如未华年,冷漠如未华年,她们多年相交知己,能换得华年这样一段掏心掏肺的话,安昀又何尝不知,她是为了什么。

  已经没了一双眼睛了,下次,恐怕就是性命了吧。

  安澈哥哥说,做自己即可;盛世哥哥每次都会告诉自己,不要再来宜阳了;而母后说,就做个被宠坏的帝姬吧。

  但不是这样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华年,你告诉我,我装作一事不知,我就可以安稳过一生了吗?我安稳过这一生,我的心又能安稳吗?”

  “安稳?”像是想起了什么,华年有点失神,“你刚刚是在与我说安稳?”

  安昀顺着声音转过去,白绫下的眼睛依旧睁着,“不妥?”

  “我竟以为你懂了。”华年嘲笑道,“笑话,你我的身份,谈什么安稳?你不掺和进来,不代表你就能万事顺意。以你的身份,大央又只剩你一位帝姬,和亲是早晚得事,只不过是因人人都疼爱你,想你有个善终罢了,哪里能求来的安稳?”

  果然,这人若是不客气起来,说话跟刀子一般直戳心窝。

  和亲这件事,安昀不是没想过,大央内有小北央,外有塞上小国,隔海那边还有个霸主呈明国。之前小北央嫁去了宝康帝姬,边塞有白家镇守,与呈明国隔海相望又素无交集,所以,她并未过多忧虑。

  何况,她心里已经藏了个人。

  “宝康帝姬已经做了小北央的王妃,和亲这件事,并不急。”她答道,内心却已经不稳了。

  “安昀,你这时候又做什么糊涂呢?你心里明明一本明白账,却在这件事上骗自己。权誉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冷不丁的听旁人对她提起权誉,安昀心都跟着这两个字的读音一起颤了起来,颇有怨气的说道,“华年,你这是在报我让你嫁给大哥的仇。”

  “你知道就好。”

  安昀郁结,又好气的笑了,这件事也不能怪自己,既然被封为娥皇郡主,又是未家女儿,未华年已经算是内定的皇家儿媳,无论谁做太子,妃位都是未华年的,这人人心知肚明。

  所以,与其别人先开这个口,不如自己做媒,先定下华年,却不曾想华年因为此事,差点与自己断了联系。

  “咱俩的恩怨先放放,有件事你可知道?说起来也是和你有关的。”安昀想起了今早听到的一些消息。

  “若是盛世公子回京,那这可不算和我有关。”

  安昀叹了口气,双手朝华年摸索过去,华年见她这样,也顺势伸出手。握住了华年的手,心里便踏实了些的安昀笑道,“你这会儿撇关系可不成,朝佑皇城谁不知道你和三哥哥是青梅竹马,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你可知外面现在都在打赌,说三哥哥回皇城第一个要来的地方就是你这左相府。”

  “青梅竹马?我和盛世,锦月和盛世,都是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这下面的含义可就有些重了。外面总有些安静怕了的想闹些动静,大多都不可信。”

  “何况,他回皇城,不先去宫内谢恩,来左相府做什么,是还嫌不够热闹?“华年冷冷的嘲道。

  “既然说起锦月了,那有些话我要告诉你,”安昀握紧了华年的手,“我素来以为,她只是性子骄纵刁蛮了些,人却没什么其他的毛病,何况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整个左相府都宠着她,泡在蜜罐子里含着蜂糖长大的,还能指望她吃苦耐劳不成?可你却没看见,五哥哥出事那日,她执意不愿和我回皇城,甚至与我起了争执,心中对你的怨念不是一星半点,那双眼中的东西也并不太好,因此,你对锦月,以后还是注意些。”

  ”我也不是有意想来挑拨你们姐妹的关系。“安昀还是有些不忍心,”可有些东西放在我心里,总是觉着不妥。哪怕是我度了君子之腹也好,有备无患也还是能放心些。“

  “她与你说什么了?”

  “她嫉妒你这件事,想必已经积怨已久,觉得你娥皇郡主的身份是因为左相对你的宠爱。因此我许她,回到皇城后让你们比试比试,谁赢了,别说郡主,就是帝姬身份我也能给她。”

  “你是不是觉得朝佑皇城许久没起风波了?倒给我找了个好事做,”华年并不意外,重新拿了块荷叶酥塞给安昀,“天刚亮你就过来,想必没吃东西,这荷叶酥是锦和巷那家做的,你先吃点吧。”

  “你做帝姬的都说话了,那我也没什么意见。只是你既然说了她心中怨我,那若是她输了,想必只会更加恨我。到时候,若出了事,不知宝祯帝姬可还管?”

  那块荷叶酥安昀刚咬了一口,手一抖掉了些碎屑下来,华年见状,只是塞了块帕子给她,并没有帮她清理的意思。

  安昀也不生气,站起身拿帕子扫了扫又重新坐下来,往华年这边微微看去,“娥皇郡主怕了?”

  “我是怕锦月出了什么事,父亲会着急。”华年淡淡地扫了一眼。

  外人很少知道未家还有位小娘子,而华年却知道,在父亲心中,最重要的人却是锦月。

  就像锦月的母亲才是父亲最想娶回家的人,就像父亲为锦月的母亲流萤姨娘写的那句诗,朝甘夕露暮暮添,锦月华年岁岁延,因为是一生中最挚爱的女人,所以希望年年岁岁相知相守,所以母亲生了自己,只能取名华年,而锦月二字,则要留给流萤姨娘的孩子。

  为人子女,没什么比父母的爱更重要了。

  那句诗到现在,还挂在锦月的园子里。

  “所以啊,到时候若是发生了什么,还望帝姬高抬贵手帮帮我。”华年长叹。

  “华年,你怕么?”

  华年难得的笑了一下,指尖顺着白绫上的木棉花轻轻滑动,“你都说了,娥皇郡主是内定的大央国母,他们争来争去都不能拿我怎样,我身在这圈子中能保全性命,有命在,我就没什么怕的。”

  “外人都说娥皇郡主端庄温雅,端庄我认,但温字一说,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是说因为长得美,所以什么都是好的?因为你姿容绝色,因此不爱说话便是端庄,不爱笑便是温雅?”安昀打趣道,她现在看不见了,即使脑海中印刻着华年的容貌,但这一笑究竟是何等倾城难得,怕是难以再亲身领会了。

  “所以,我有了美貌,便什么都不怕。”华年挑眉,冷冷的眸子满是倨傲的神色,“我有命活,有容貌来装填我的身份,若是再活的顾左言他,那岂不是太过暴殄天物?”

  “暴殄天物?郡主殿下,您可真会玩笑。”

  安昀俯身打趣道。

  她心中清楚,未华年若是高傲起来,该是怎样的令人望尘莫及。

  幸好上天给了她一副好皮囊,否则,此时怕是就没有了未家嫡出的大娘子。

  “那你是因为眼睛看不见了,所以才会害怕?”

  华年的提问让安昀心中一直久搁的黑团重重砸下。

  “盛世要回来了,安澈哥哥又造反了,青琛不见踪影,阮家被秘密监押,一桩桩一件件。又叫我如何不怕?我可没有你那么一副好皮囊。”

  “因为我明知道要发生什么,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才怕。”

  华年并没有立刻接上话,安昀凭着感觉只能确定人还在身边,但听不见一丝声响。

  许久,一双手放在了肩上,安昀才舒了口气。

  “本就由不得我们来做什么,你我皆不是布局之人,也不是控局者,我们都是这棋盘上被动的棋子,现在唯一能做的。”

  “就是且走且看。”

  明日,那位被废掉的太子就重新回到了皇城,而此时太子府上住着的是安昀的亲兄长盛安池,年少有为的右丞,自家叱咤文武的左相父亲,以及光明殿上高坐的大央之主,这些人,在两年之后,终于会聚在了一起。

  现在,就差那位地位颇高,只活在人们口中的仁弗小主了。

  这风云被压制了两年,要得以发泄了。

郑不乔

最近比较忙,没有囤太多字,现有的囤文不是太多,所以没办法一次更太多,希望大家可以体谅,不要介意,谢谢亲爱的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