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四十八章------金镶玉琢

公子佛缘 郑不乔 4487 2018-01-20 21:48:48

  “你自小就带着面纱,外人见不得你的样子,被保护的天衣无缝。妹妹?我不知你是我哪个妹妹这么多年我竟连名字都不知!”

  一道人影被猛力推出,重重跌倒地上,绣着海棠花的面纱飘出去好远,那面纱下,本是一抹干净的素色,此时若是一潭碎裂的深洼。

  “我姓唐,名缘珅,父母都爱唤我阿珅,哥哥也可同样唤之。”那人一脸笑容灿若初绽的花。

  原来,那天擅自这样唤她,是戳到了她的心上。

  “唐缘珅,你和盛世究竟想要干什么?”唐青宦上前捏住她的下巴,力量之大痛到阿珅泪水随之流出,她想这一捏,怕是这张脸就更不能看了吧。

  “唐青宦,你若再不放开她,今天便没命出这园子。”盛世冷着脸道。

  “哈,你们狼狈为奸,难道就是想要我的命?唐缘珅,这条命就在这里,你拿得起吗?拿了我的命,你们以为自己就能全身而退吗?”唐青宦恶狠狠道。

  “哥哥,不知你的铸剑术,和父亲相比,如何呢?”阿珅抹掉泪水,坐在地上笑盈盈地问。

  唐青宦的气焰瞬间低了下去,他瞬间就想到了什么,重新拽住阿珅的衣领,将她整个人都提起来,盛世脸都黑了,准备让仲宁出来打死这个不孝子,却被阿珅一个眼神制止住。

  “好妹妹,告诉哥哥,你都知道些什么?”那双眼睛已接近疯狂。

  “好哥哥,我知道很多呢。比如,你根本不懂铸剑术,比如,你一直都在找铸剑术,比如你再拿不出铸剑术,怕就要去和爹娘团聚了。”阿珅声音甜甜,神色间有几分和善儿相似的天真,说出来的话,却似针根根扎在唐青宦身上。

  “可你若不告诉我,怕是会比我更早一步下去团圆。”

  “好哥哥,在妹妹死之前,你难道不该做些什么吗?”

  “别耍花招,你们做不了什么的。”

  “好哥哥,你没感觉,今天晚上,很熟悉吗?”

  一口一个好哥哥,却听的人十分不舒服。

  唐青宦猛然瞳孔缩紧,拽着阿珅的手继续加力,压得她顿时喘不过气来。

  “盛世,你瞎么,我要死了。”阿珅涨红了脸终于从牙缝中咬出这几个字。

  一阵风呼啸而过,盛世终于可以结结实实给了唐青宦一拳,将阿珅稳稳接到怀里。

  唐青宦这次是真要喊人来,却又被突然出现的仲宁给了一击,被死死地摁到地上时他才发现,一切早已不在自己的掌握中。

  “阿珅,”盛世带着愧色,“我帮你打回去了。”

  阿珅没有理他。

  “哥哥是不是觉得,玲珑山庄被秘密监控,动静如此大,为何到了这时还没人来抓我?”离开盛世的怀抱,这次换成阿珅俯视眼前的人,“因为他们此刻忙着打架呢。皇城的人要抓哥哥去问罪,你的人自然要拦着,而那些负责监视的人,正在前院抓人呢。”

  “啧啧啧,外面此刻,忙着呢。”

  “我跟他们说啊,说你是唐家的私生子,那个唐家的女儿如今回来了,还带着仁弗小主,要找你索命呢。”阿珅一字一句地告诉他。

  “仁弗小主?”唐青宦脸上现出惊恐,“你究竟是什么人?”

  “哥哥是吓傻了么?我是你的好妹妹啊。”

  “自幼你就戴着面纱,连名字都不能说出,唐缘珅,他们把你保护的那么好,肯定是有原因的!”唐青宦自知今日难以得救,整个人已经癫狂,“难不成你真的认识仁弗小主?”

  “认识,自然认识!”唐缘珅朗声道,“我可告诉哥哥,仁弗小主,那是我的未婚夫君呢。”

  盛世和仲宁的肩膀都不自然的抖了抖。

  “唐缘珅你别得意,今夜到的全是宜阳的达官显贵,玲珑山庄今夜满是探子眼线,无论你做了什么,都是逃不掉的,你和盛世,你们是无法脱身的!”

  “脱身?谁说我要脱身了?”

  盛世和仲宁同时看向她,

  “阿珅,你要干什么?”

  阿珅嫌弃地看了唐青宦一眼,盛世会意,“仲宁,打昏他。”

  “布下这个局,倒是很容易。”阿珅看着前方的叫喊声,“可他说的没错,要想不沾泥带水的全身而退,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阿珅。”盛世沉声,语气中很是不悦,他已经知道了阿珅要干什么。

  “咱们所处的这个地方,是山庄内最为隐秘的一处,盛世你看看,这无妄园,我呆了十九年。”

  盛世这才得以仔细地瞧瞧脚下的土地,这被翠竹环绕的幽静小院里,立着一幢颇精致的小楼,燕飞雕梅,门前两边各种了一棵桂花与白梨,小楼旁边还辟出了一块地,围上篱笆里面种着些草药。

  “在我登台唱戏的那一刻,大大小小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宜阳,说是玲珑山庄的新庄主乃是前庄主的私生子,这第一击,会占据宜阳大大小小的茶馆酒楼,先乱了他自己人的阵脚。”

  “而后,在你准备带走他时,新庄主并不懂铸剑之术的消息便会彻底传开,传到那些在座的达官显贵耳中,等你把他带离前厅,唐家女儿要复仇的消息也会随之到来。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会在山庄内炸开来。他们是真,哪个是假,而去寻找唐青宦时才发现人没了踪影。这时,再愚蠢的人都会知道,今日这宴会,是一个局。前厅会大乱,玲珑山庄会大乱,宜阳会大乱,那些来自皇城混在宴会中监视的人便会要找唐青宦算账,而这时,先前唐青宦那些处理留言忙的不可开交的人,势必要拦下这些人。”

  “唐青宦虽是归顺朝廷,但因为没有铸剑术,难免不给自己留后手,是以他的人和朝廷的人其实在相互掣肘,随后,宜阳的官兵到来,说是庄内藏有仁弗小主,要要彻底搜查。而在场的人又都是达官显贵,因为连知州做官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宜阳的贵人们啊,谁都不把谁放在眼里,这,又是一番闹腾。”

  “在计划里,我们在后院,婳儿会带着一些人暗中行动,在唐青宦的人和朝廷的人动手时插上一手,为我们争得足够的时间,然后,你再使一出苦肉计,就说唐青宦因其秘密比戳破而恼羞成怒你们二人大打出手最后你不堪其手被其重伤,而他负罪而逃。”

  “这是一出好局,乱了宜阳的水,扰了盛现宁的心,他现在诸多事务缠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放在身边亲自监视。而你便如愿,在两年前被令一生不得如朝佑皇城之后,终得以名正言顺的回去。”

  “可是盛世,这些至始至终,都不是我对你所说的那个计划。”

  阿珅看着盛世,后退了两步,露出一个甚是凄凉的笑,“自我上台时,便知道这个局不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你把顺序,给改了。”

  “在我的计划中,你们是不会安安静静地听我唱戏的。盛世,那个戏台,我应在九天前登上,喜盈盈地给爹爹唱上一首拜寿。是以,我是不会在那个戏台上完完整整的唱上一出戏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官兵前来抓人,来抓我这个绮韵坊的戏子,但那些人是你安排好的,只是过来搅场子的。这个时候,我就趁乱溜到无妄园,你会装作同唐青宦争执的样子将他带到无妄园,然后,将唐青宦没有铸剑术的消息广而告之,引得暗处的两股人斗争,青婳再带人搅入混乱,撒下这么多烟雾,扰乱宜阳的水。”

  “可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要临时改我的计划?你现在就将仁弗小主拿出来做饵,盛世,是你心太急了?还是我会错意了?”

  阿珅静静地说完,盛世苦笑一声,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无奈,“在你的计划里,分明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境,我调开顺序,用没露过脸的唐家女儿和仁弗小主做引,总好过你将自己置身险境的好。”

  “外面早已纷传,说盛府藏着的那个娘子便是绮韵坊的戏子,他们要杀你灭口,你今日再拿珅娘的身份做引,怕是难以脱身。”

  “毕竟现在。仁弗小主是男子,而唐家女儿,只是耳后有莲花纹印的人。而这两人,都比绮韵坊的一个戏子重要的多。”

  “可如今珅娘仁弗小主唐家女儿这些榜上有名的人一同出现在玲珑山庄,既然他们都开始猜测珅娘与你有关,你这样引火上身,回到皇城后的路只会更加艰难!”阿珅怒道。

  “难道我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么!”盛世也忍不住了。

  “那你以为我的存在只是为你唱唱戏吗?盛世,你还是不信我。”阿珅苦笑,“我们无需争辩了,婳儿他们拖不了多久。”

  阿珅心力交瘁,准备捡起地上的面纱,竹林里却传来动静。

  “诸位,想走的话,还是把人先留下吧。”

  娇艳美人从一片浓郁翠色中款款走出,人还是江南最美的人,只是身份,怕是已经换了。

  “盛公子,每次都走的这么急,奴家的心真是好痛啊。”弥香倚在一棵竹子上,瞧了瞧那身衣服,嗤笑着摇头,边叹气边向后招招手,便出现三个刺客打扮的人,“还真是三生有幸,能见到珅娘的真颜。”

  “仲宁。”盛世叫了一声,仲宁便上前与那三位厮杀到一起。

  “盛公子,咱们做个交易,人留下,你与珅娘的事的事,奴家就当作不知。”

  盛世正要答话,阿珅却上前一步,“你不用不知,我与这位盛公子,可是没什么关系,相反,他手里的这个人,也是我想要的,而且,我与这位公子,还有点小恩怨。”

  “呦,我听说盛公子家中有位备受宠爱的娘子叫做阿珅,敢情还不是珅娘你啊?”

  “他这人是个实打实的下三滥,听你这样说,那位叫做阿珅的姑娘还真是可惜了,竟然遇到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人。”说着,阿珅还对着盛世啐了一口。

  那边刚解决掉一个的仲宁还没松口气,被阿珅的这句话闪了神,那边一把七孔大刀劈过来,朝着仲宁的头上来,幸得仲宁反应快,那刀面划掉几缕发丝,在仲宁的脸上映出白惨惨的光。

  小主这是要干什么?

  盛世显然也没想到阿珅会来这么一出,他知道阿珅的想法,可他这会儿也来劲了,明摆着就是阿珅不相信自己,可要做皇帝的是自己又不是她唐缘珅,若是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谈什么夺天下!

  她想划清关系是吧,他今天还就偏不了。

  “阿珅你......”

  “公子!”仲宁大惊。

  盛世刚刚喊了名字,阿珅突然掏出一把匕首跑上前就给了盛世一刀,速度之快另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盛世,今日我给你一刀,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再无任何关系。从此天高水阔再不相见。”阿珅高声道。

  弥香看着这一幕,眉心一团黑云不知其中究竟几分真假。

  “阿珅......”盛世此刻十分痛苦。

  “盛世,”阿珅的刀又向前滑动一分,人贴在盛世的耳边道,“我不允许你在宜阳有什么差错,没时间了,我们分开走,你放心,我既然能逃出第一次,就能逃出第二次。这一刀,算我欠你的,待今日的事了了,你随便捅我都没有关系。”

  “唐-缘-珅。”盛世咬牙切齿,双眼恨的通红,“你就那么不信我吗?”

  “没时间了。”一把推开盛世,看着他面色苍白地跌倒在地,阿珅心中一紧,转身对着弥香道,“还要多谢香娘了,多亏了你的人,绊住了他的人,我才得以下手。”

  “呦呦呦,二位这是什么深仇大怨那,竟如此狠心,奴家瞧着都心疼,盛公子,这一刀可是扎得不轻啊。”

  是啊,心都扎疼了。

  仲宁再不敢耽误,快速解决了剩下的两个,连忙扶起盛世,同时还不忘提醒弥香,“看来千姿楼的刺客要多练练了。”他故意拖延时间是为了让公子和小主说清楚,可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这位爷先别说大话,我想,几位今天留不留下人,应该都是走不成了。”弥香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也不急,拍拍手,竹林中一下子显出十几个身影。

  阿珅皱着眉,正打算给仲宁递消息,却见又是一群身影从天而降。

  是婳儿。

  阿珅并不担心青婳对不不了这些人,今天这场宴会上,不会用到特别顶级的杀手,所以即便盛世带伤,他们也是应付得过来。

  阿珅正要跑走,被仲宁带着盛世追上,“小主这是何意?”

  “仲宁哥哥,我们分开走,婳儿在后面打掩护,我会在盛府与你们会和的。”

  “小主,你......”

  “仲宁,不用管她我们走。”盛世不耐烦的打断,听到他如此说,阿珅倒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仲宁哥哥,说不定我比你们还要先到呢。”

  说着她便转身离去。

  “公子,我们当真不去吗?”

  看着阿珅远去的背影,那伤口处准是又裂开了,以至于跑起来难以维持平衡,仲宁不忍,“公子,我们......”

  “你若再不走,今天我们便全都要留在这里!”盛世逼迫自己不去朝她离去的方向看去,可是仲宁都能注意到的,他自然也看到了。

  唐缘珅,我让你如愿一回,你可莫要我失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