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四十六章------繁锦遮夜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213 2018-01-18 23:08:25

  竹子很郁闷,他万万没想到仲宁会和青婳如此熟悉,万万没想到仲宁这个长年冷脸的人会眯着眼睛笑,更是万万没想到,青婳笑起来,会是这么好看。

  仲宁在一旁早就瞧出了竹子的小心思,那双眼睛直溜溜的围着婳儿转,也亏得婳儿这孩子眼中除了亲人和傲天剑就没别的东西了,要不然依着婳儿的暴脾气,早就动手了。

  真是可怜竹子了,跟了公子不说,又瞧上了婳儿。

  哪一个他都不是对手。

  “婳儿可是对小主的吩咐记好了?”

  “仲宁哥哥放心,我今晚,今晚一定听阿姐的。”青婳起初有点犹豫,但还是狠下心决定不再冲动。

  “准备好了?仲宁,朝佑皇城可有什么消息传来?”盛世进来,忽略掉竹子一脸痴迷样,将腿翘在八仙桌上,一手倒了杯茶,一手晃悠起白纸扇,神色轻寐,却闪过一道精光飞向竹子,竹子打了个哆嗦立马就精神了起来

  “这两日怕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整个皇城都是密不透风,咱们放进去的人,暂时还未有什么消息过来,不过今晚大概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

  “连知州那边如何?”

  “唐青宦好像很高兴连知州会为他办一个这样的宴会,这个玲珑山庄都喜气洋洋。”

  “喜气洋洋?他倒是个人物,唐家七十八口加上绮韵坊一共一百零四条人命,那血都深深浸到土里面了,倒真是艳得很。”似是想起阿珅那日在自己怀中哭的如何悲切,因此现在连唐青宦这三个字都不愿提,满是不屑。

  “玲珑山庄改为皇家铸剑所,只听光明殿上所下之令。那些之前查封的铺子也全都给了他,一个人掌管两份家业,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但我当初同剑宗在玲珑山庄时,知道唐家的铸剑术乃是只传一人,依照他的身份来看,根本就拿不到铸剑术,为何皇城的人还将他委以重任?”

  “所以,阿珅才说,要让他露出破绽?”盛世凝眉,慢慢思索,“他心中大患已除,觉得目前得以无忧,所以,是要......?”

  “真是份好礼。”那摇扇子的手动作停了下来,盛世睁眼不知在看向什么,半晌,哗啦呼啦晃开扇子摇的更潇洒了,仲宁见他躺在那里,好似密林山溪顺躺,依稀一丝清淡且称心的笑。

  难得,能见到公子褪下一身风尘,敛去灼灼锋芒,愿意择一隅而息,飘着喜欢的茶香,白玉扇子不离手,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这样子与小主相称多了。

  来兮阁已经乱了套。

  归去来兮只取后一半,不见离别,只承合欢,求天下之美好皆聚于此地,共享长安。

  邀星楼的人曾为此宫殿卜过一卦,说是此处并非龙脉凤根,虽是好意,只怕承载不了这么多福泽,怕两两相抵,造成福薄命浅,让人难以消受。

  那个卜卦的后来如何了,没人知道。因为后来来兮阁成了大央皇宫内最美的宫殿,里面住进了大央最美的女人。

  那么美的人,生来就该享受世间所有的美好之物。

  可后来,美人死了。

  再后来,大央最得宠的帝姬住了进来。

  母后曾劝她,来兮阁承载的福分太大,会吞噬人本该承受的幸福。

  宝祯笑着说,我是大央身份尊贵的帝姬,我该承受的幸福,怕是来兮阁还给不了我。

  刚刚登基的新皇听此哈哈大笑,提笔一挥,便为来兮阁题了字。

  千恩万慈皆来此,聚祥纳瑞为宝祯。

  一向软弱的皇后跪地求恕,喊着万万不可。

  “有何不可,朕的御笔在此,这大央,再没人比宝祯更适合住在这里。”

  连那来兮阁门前的路,也改名成了荣华巷。

  大央历来,皇室女儿,都是称之为公主。安昀生下来时,先皇亲自为其择取封号,为宝祯郡主。后来越长越得众人的疼爱,便封了公主。

  先皇驾崩的三天前,万里晴空,是为安昀举行公主封礼的日子。

  三天后,先皇便驾崩离世。

  待新皇即位,下了道新令,说是以后皆不再称公主,而是帝姬。

  邀星楼的掌事说,远古时天帝的女儿,便是称作帝姬。

  有人戏说,大央万千女子,所得荣华富贵不抵宝祯帝姬一人,连皇后娘娘,和那位天生凤命的娥皇郡主,怕是都难以比及。

  可,如今这福祉,是塌了么?

  安昀感觉,来兮阁怎么如此昏暗?

  她大喊着,要求众人点灯,要将来兮阁全点上,要和白日没有区别。

  没有人吱声。

  知意笑着道,今日的月亮偷了懒,帝姬再睡会儿,等天亮时就好了。

  可她觉得身处一片恐慌之中,她要下床去,她要亲自点上灯,要亲眼看着灯亮起来。

  却被人死死的压制着。

  “我要光明,快去点灯,本宫要你们去点灯啊!快,弄心知意,快去把那颗夜明珠拿来,本宫好久没见它了。快去,都快去啊!”

  知意依旧在笑着宽慰安昀,可说着说着,便突然没了声。

  然后,她听见知意哭着说,弄心闹着要把自己的眼珠子给帝姬,被人打昏了扔到后柴房去了。

  殿下,一个时辰前,您已经醒了一次,一个时辰后,您再醒过来,说的做的,和一个时辰前,一模一样。

  殿下,已经两日了,您每次醒来,都是重复着一样的话。

  殿下,现在是白天,来兮阁点了整整八百只花好月圆蜡,那颗夜明珠,就在您的怀里抱着。

  帝姬,您看不见了。

  安昀彻底醒了。

  她想起来,一个时辰前,弄心哭着说帝姬不怕,我把我的眼睛给你。然后不知是谁打掉了弄心的刀,混乱喧嚷中,她摸到了弄心的血,弄心被毁了容,又被人拉去了柴房。

  这是来兮阁,千祥万慈皆来此,聚祥纳瑞为宝祯,生生世世享繁华。

  姝娘娘曾经就住在这里,她不求什么荣耀繁华,她只想住姝娘娘曾经住的地方,有姝娘娘在的地方,在这诺大的皇宫之内她才能安下心。

  “带我走,带我走,姝娘娘,带昀儿走,带昀儿走吧。”安昀伸出手,向着未知的黑暗痛哭。

  见安昀慌慌张张地就要下床,知意忙抱紧她,在她身上失声哭喊,“帝姬,帝姬您不能出去,殿下,求您救救弄心吧,她在柴房没人照顾,她会死的。”

  她死死的抱紧那颗夜明珠,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浸湿了那颗珠子,变得滑溜溜的。那是在太子哥哥离开皇城后,她终于拿到手的夜明珠。

  太子哥哥走后,她得到了一切。

  她也失去了自己。

  “知意啊,扶我起来,为我梳洗,描眉,点朱砂。”

  “我们去接弄心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