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四十五章------繁锦遮夜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211 2018-01-17 20:34:10

  “我说唐缘珅,要不我去给你找点碳吧,你看青婳扮起男装来英俊潇洒的,怎么换成你就跟小倌似的呢?”

  啪!

  “哈哈那个我笑呢,”晚樱捡起那个被阿珅摔在地上的簪子,“不过,你这本来有伤在身,脸色白的吓人,这身子骨还这么弱,瞧这小可怜见的,怎么也不像男子啊。”

  “宋晚樱,我有说过,我要扮男装了吗?”阿珅抬眸,给了晚樱一个精彩的白眼。

  大清早晚樱便抱着一堆衣服来,她好不容易养了两天伤,在园子里清静了两日,却转眼一想,已经过了两日,是宴会的日子不由得扶额,无奈地看着那堆衣服。本来以为会是盛世的,结果晚樱说是青婳拿的竹子的,她还没想明白婳儿怎么会去找竹子借衣服,就被晚樱一股脑的给拽起来了。

  要不是行动不便,她才不会任由晚樱这样摆置。

  “那个,你说你不穿男装,难道就这副样子去宴席,然后站大门口露出你的青枝莲花纹说是新家主的妹妹?”

  阿珅觉得,若是晚樱嫁了人,自己一定万分感谢她的夫君同时也为他默哀。

  “晚樱,我要面对的那个人,是我的兄长,也可能是我唐家的罪人,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你说,他若都做到如此地步了,我还需要同他遮掩么?”

  自己的兄长或许,不,其实阿珅知道,自己一直都不敢去猜想这件事的原委,答案她心中早已有了大概,只是在逃避罢了,她也有幼稚的时候,觉得不去想,这件事就永远不是真的。

  亲兄长弑父?她宁愿死的是自己。

  可她不去想,也总要去面对。

  放在阿珅肩上的手紧了紧,“宴会邀请了那么多人,你总不能真说自己就是唐家女儿或者仁弗小主。”

  “可我还是绮韵坊的唱戏的。”

  “你若不同我一起去,那便带上仲宁。”正说着盛世便进来,身边跟着一位黑衣蒙面的男子。

  阿珅盯着黑衣男子看了半天,晚樱也不知道蒙着面有什么好看的。直到看的晚樱都有些着急时,才见她十分欣喜的起身,上前拉过那男子的手,“原来是仲宁哥哥,我们好久不见。”

  “小主受苦了。”

  那双本来寒光迸射的眼睛,看见阿珅时,微微露出了些暖意。

  “仲宁?你……怎么会是你?”晚樱显然是被吓到了。

  一别经年,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既然是旧相识,那我就放心了,仲宁,你要保护好阿珅。”显然此事对盛世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他扯开二人的手,拉过阿珅坐下来,同时也招呼仲宁同坐。

  “仲宁哥哥可是见过婳儿了?”因为这位许久未见的朋友,阿珅心情大好,虽然依旧脸色苍白,但整个人都有了神采。

  “见过了,小丫头还是老样子,毛毛糙糙的。”想起今早,丫头提着剑可就跑过来抱着自己了,吓得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竹子差点被伤到。什么都没变,倒是以往在边塞剑宗好不容易把她给晒得黑不溜秋,如今喝了两年宜阳的水,皮肤倒成了像太阳一样的麦色。

  “所以才将她交给公子,希望可以好好磨练磨练她。”

  “既然阿珅都这样说了,那今晚的宴席就必须带上她了。”提起今晚的宴会,盛世一副兴致昂扬的样子。

  晚樱在一旁脸都成苦色了,“平日里你一口一个阿珅喊得跟心尖儿似的,这会她要去送命了,你怎么比见到心尖儿还开心呢?”

  阿珅私底下拧着晚樱的大腿根,可是她此刻病怏怏的哪有那么多力气,晚樱跟没事人一样,依旧气鼓鼓的替阿珅鸣不平。

  “晚樱,你说的跟我要没了一样。”阿珅对晚樱是没辙了,脸上因为挂笑挂的都要僵了去。

  “既然是我的心尖儿,你又着急个什么劲儿?”盛世同样白了她一眼。

  “宋阁主放心,我自会护小主周全。”

  得,晚樱感觉自己大腿真疼。

  “连知州请了戏坊,我帮你进去,唐青宦那边,我去周旋,那阿珅你要做什么呢?”

  阿珅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沉思了片刻才说出所想,“其实我虽想锻炼婳儿,也知这是个机会,可还是担心她会控制不住自己。”

  “小主为何不同婳儿说清楚,毕竟这是家事,到时候公子若是要劝阻,也难免不便。”仲宁安慰她。

  “仲宁哥哥,现在还不是时候,待我查明一切才能告诉她。”

  仲宁看着这两个丫头长大,婳儿从小唯自己阿姐是从,后来跟随剑宗去了边塞,而小主从小时候的古灵精怪慢慢变得沉稳能掌控大局,而二人受了多少苦,大概旁人难以感同身受。

  而那个孩子,仲宁曾见过几次,那是唐家难以启齿的秘密。看现在的情形,分明就与那人脱不了干系,可小主,她越长大,就越深不可测,现如今,仲宁根本找不出她身上一丝关于这件事的情绪。

  “阿珅,你根本就没有准备。”

  仲宁吃惊,公子竟然能看穿小主的心思。

  阿珅无奈,干笑了两声,一时竟是也有了三分忧愁,“这叫我如何准备呢?我不还没成佛呢么。”

  听了这话,晚樱的脸都要黑了。这又不是一箭射脑子上了,阿珅怎么说话比竹子还不中听呢?

  “阿珅......”盛世的声音沉重,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翳。

  “我说笑呢,”阿珅恢复笑容,“既然那晚来的是皇城的禁卫军,就说明唐青宦身后一定有人。他初上任,连知州又全城大摆宴席,他身后之人一定会有所警惕。”

  “所以小主是要找到他身后之人?”仲宁提问。

  “不,他身后之人,想来想去也不过那几位。”阿珅否认,“是要找唐青宦的破绽。”

  “此人蛰伏多年,大抵是为了一口气。可他得到了想要的,出了那口气,就不一定能在继续沉得住了。因为他,心中再没有什么顾忌的了。”

  “所以,准备好的这份大礼,就劳烦公子送上去了。”

  心中突然一阵绞痛,阿珅皱着眉,身边的晚樱觉察到她的不适,慢慢扶正了她的身子,对那二人开口道,“既然今晚是场硬仗要打,那我就要再给她调一下身子,二位先请吧。”

  盛世情愫不明地看着阿珅,“仲宁你先去和竹子青婳他们去安排吧,宋阁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晚樱觉得自己没得选择,正准备跟着盛世出去,阿珅悄悄拉了拉她的手。

  晚樱叹口气,心中直呼自己命苦。

  待到了院中,盛世站在老梨树的阴影里直面阳光背对着晚樱,一言不发,晚樱觉得这人莫名其妙,叫自己出来,如今却站在这里晒太阳。她没那么多耐心给盛世,退了几步直接坐下来在心里念药理歌。

  等到晚樱一首药理歌念完,心中有些着急,便开口提醒。

  “那个你......”

  “你不用瞒着我,我母后当年深受双生之毒的折磨,我知道那毒的厉害。你还是实话实话说的好,她的身子,究竟到何种地步了。”

  晚樱乖乖闭了嘴,刚才阿珅不让自己说出事情,而显然盛世不是那么好骗的。

  她当初怎么就会欠了安澈一个大人情而让他揪住了小尾巴了呢?

  “其实我父亲那时已经快要化解双生,只可惜孝贤皇后自己放弃了希望,先一步去了。”

  “你说什么!”

  “嗝。”

  宋晚樱想,她大概是无颜面对爹娘了,身为小神医,她竟然因为盛世突然转身的一声怒吼,而被吓到打嗝。

  她发誓,她一定要对盛世下毒让他天天打嗝睡觉打见到唐缘珅就打。

  “我是说,嗝,如果孝贤皇后再,坚持一下,父亲就可以配出解药了。”

  她看见盛世转过身来,全身戾气相随,一双眼中载着地狱烈火,根本无法近身。

  可就在晚樱准备喊阿珅出来救场时,她又看见那团火焰被压制了下来,盛世背着光,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阴沉不见生气。

  “所以,阿珅还有救?”

  “废话,别看不起我们宋家,同昌阁嗝传承三百年,世间所有医术都集于此。双生虽是世间奇毒,但嗝我也有世间奇术。“

  晚樱磕磕巴巴又怒气冲冲地说完,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圆眼睛鼓起来恨不得瞪死盛世。

  唐缘珅你死定了,盛世今天这么欺负我我就不信你在屋内感觉不到,你俩都给我等着吧。

  “你可有十足把握?”

  晚樱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我是逸王留下的人,你若不信我大可将我赶出去,可这世上,想要仁弗小主嗝死的人太多了。”

  “嗝死?”盛世挑眉。

  “啊啊啊唐缘珅!”这边阿珅刚刚坐好,晚樱便像一阵风似的冲进来,随着门的重重一击,阿珅微微一笑,“可是要针灸?”

  “唐缘珅我咬死你啊!”

  没去理会屋内的吵闹,盛世转过身去,那张用锋利刀刃磨琢的脸充分浸在阳光中,用灼热来炙烤他心中的湿润,一点一点,将这些温暖融进血肉里,让自己永远记得这种活着的感觉。

  盛现宁,我们要好好清算了。

  阿珅透过窗户望去,那人一半置身于黑暗,一半耀眼于阳光。

  “晚樱,你可要好好治病,我还想活到盛世登基那天呢。”

  “你就不怕有命活没命看。”晚樱不再打嗝,憋着一口气想着如何还击。

  “我的命金贵着呢,你若看不好,怕是你自己这条命在盛世那里也是无法享用了。”阿珅给了晚樱一个甜甜的笑,看得晚樱心中一阵恶寒。

  “唐缘珅你不积德啊,会有报应的!”

  “彼此彼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