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四十一章------青烟缥缈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039 2018-01-13 23:20:42

  善儿站在小角落里,水灵灵的眼睛里俱是迷茫,她喜欢的姑姑此刻有些不一样。娘亲告诉她姑姑生病了,所以她没办法和姑姑一起玩耍,姑姑的胳膊动不了,脸色白得吓人,看上去很生气,她自己也有些害怕这样的姑姑,还有那个跪在地上的哥哥,会什么姑姑会对他生气?她肚子好饿,可娘亲让她自己玩,不能吵着姑姑。善儿嘟着小嘴巴,懵懂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阿珅压住心中的火焰,右手颤抖地指着地上的青婳,几欲坐立不住,花田在一旁想要去扶着,却被晚樱拉住,晚樱说,她们唐家的事,还是自己人来处理的好。

  “唐青婳,我禁不住你这一跪,我禁不住!”声音低哑,字字都是竭尽力气咬出。

  “求阿姐允了我,让我去杀了唐青宦那个混账!”青婳跪在地上,身子却挺得笔直,旁边放着傲天剑,眉宇间充盈着愤恨之气,一双在塞上练就的锋利鹰眼里杀气夺眶而出。

  “我让你起来!”右手狠狠地敲着床梆,语气却不是严厉而是夹带请求,单薄的身子一时间没了往日生气,不堪一击。

  “求阿姐允了我!”

  “唐青婳,你若还叫我一声阿姐,你就给我起来,你若还是剑宗的徒弟,就捡起你的傲天剑!否则,我当下就撞死在这床柱上,什么仁弗小主叫他们全都给我下地狱去找!”

  阿珅说完便往床柱上靠,惊得晚樱和花田赶紧拦住她,晚樱生气道,“怎么仁弗小主如今也要用这么上不了台面的伎俩么!”

  阿珅冷笑一声,喘着粗气,“哼,哪里有什么仁弗小主,现在只有一位姐姐需要妹妹来跪!你这样,是要我以后如何对绣姨交代?如何对泉下的爹爹娘亲交代?”

  “我只求阿姐允了我,让我去了结了唐青宦的狗命!”青婳昂着倔强的头颅,塞外的风将她磨砺成了一只难以驯服的鹰,“阿姐就是不允,我也照样要杀了他,大不了回来再向阿姐请罪!”

  “好好好,你现在只管去杀了他,你只要敢走一步,这世间就再无唐缘珅!”

  青婳仰直了脖子不去看阿珅,紧抿的嘴角极力克制自己,阿珅死死的盯着青婳,若青婳动一步,她就立刻咬舌自尽。绣姨说,唐家的女儿倔强起来实在让人头疼。青婳的桀骜和阿珅的强硬凝结在一起,就像矛与盾的争执,不见高低。而晚樱和花田也无法插手。气氛一时冷却在这里,善儿小心地离开,这里太可怕,她还是出去玩吧。

  “阿姐不是一直都想报仇么?如今那唐青宦就那样堂而皇之地进了玲珑山庄的大门,阿姐究竟为何要拦着我?为何不让我去杀了这个唐家的叛徒!难道阿姐突然就大发慈悲了?爹爹没了,他唐青宦却做了新庄主,任谁都能看出其中猫腻,阿姐你倒是说说,你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以死相逼也要拦着我?唐家上下七十八口人命,阿姐不讨,就由我去取了这奸人的狗命!”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此刻满是不解和愤怒,阿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突然笑了笑,推开晚樱,缓缓地下床,没走两步,便咚的一声跪了下去,三人俱是一惊。

  “阿姐你......”青婳双手握拳青筋直爆,难以置信地看着唐缘珅。

  “我说了,我受不起你这一跪,上至苍天百姓,下至双亲师父,你都可跪得,可唯独我,这世间唯独我,不可。”

  “你若想报仇,就拿起你的傲天剑,先一刀给我个痛快,婳儿,我真的好累。”

  那一笑甚是凄凉,就像被风撕碎从天伶仃飘落的羽毛,在知道自己归将何处后,没有丝毫挣扎,最后一次献给上天的跳动,了无生机。

  看着那双轻轻闭上的眼睛,青婳拖着双膝擦地向前,抱着阿珅失声大哭,一声一声喊着阿姐,像个丢了方向而无措的孩子,稚嫩且脆弱。

  “阿姐,婳儿错了,婳儿错了,阿姐你快起来,你起来责怪婳儿,你起来啊!”

  看青婳慌乱的摆弄着没有生机的阿珅,晚樱和花田早已吓坏了,晚樱赶紧拉开青婳,以防她触碰到伤口,然后和花田将阿珅扶到床上。

  “唐缘珅,你若真死了,就让你的鬼魂出来把欠我的钱还了再走。”

  “我何时欠你钱了?”见阿珅悠悠地睁眼看着自己,晚樱撇着嘴道,“我不过是想试试你是不是真没气了?”

  “阿姐,阿姐你没事了?”青婳慌慌张张地跑到床边,晚樱连忙拉住她,“欸欸欸,怎么这么毛躁?她这会儿是没事了,可你要是再跪她,她这剩下的阳寿就真要被你给折没了。”

  青婳提着傲天剑像个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花田对着阿珅劝道,“娘子,自家人,就不要生气了,身子要紧。”

  阿珅拍了拍花田的手,示意她宽心,“你要不去看看善儿吧,刚刚怕是吓坏了小孩子,你去哄哄她。”

  花田正要说不用担心善儿,却见小姑娘蹦蹦跳跳,身边牵着盛世,二人逆光而来,除去身边垂头丧气的竹子,看上去甚是和谐。

  “善儿说姑姑生气了,要我来哄,阿珅,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气着你了?”盛世一手拿着白纸扇,一手牵着善儿,神色安若如氤氲春光,直踏九霄,盛气凌然,丝毫不会在乎下一刻所发生的事。

  阿珅招招手,善儿就跑到了她身边,亲昵地叫着姑姑,刚刚还奄奄一息的人,一边笑着答应善儿,一边忽然弯腰拔出了青婳的傲天剑,远山黛眉拧成汩汩细流,寒意透底,剑锋凌厉转开,划向盛世。

  众人来不及惊呼,竹子一个箭步欲上前挡下那一剑,却见一个青色衣袖闪过,一双手握住了那柄剑。

  猩红的液体哒哒的低落,刺痛了阿珅的双眼,将她一瞬间拉回了过去,一口血随即喷出。

  “婳儿......”

  “唐缘珅!”

  晚樱立刻为阿珅诊脉,花田捂着善儿的眼睛将她拉到外面,然后扯了手中的丝帕给青婳包扎,见竹子又是愣在那里,踢了他一脚让他来帮忙。

  留盛世一人处在满屋的狼藉中,许久,他才开口,依旧是进门时的笑,缥缈似天外仙,

  “原来,那不长眼的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