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三十九章------弄心知意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379 2018-01-11 22:39:27

  见素来有和善之名的宝祯帝姬大动肝火,连守淳吓得一股脑趴在安昀脚边磕头认错,安昀厌恶地看着他,弄心知意费劲地将他扯开,这人依旧在地上求来求去,听得安昀很不耐烦,盛世只在一旁看着不说话,知意不如弄心性子稳,见安昀已是厌恶至极,便直接拔了随身匕首划在了连守淳的脖子上,冰冷的触感使连守淳僵直了身子一动不动,眼睛斜着看那冷冽刀锋直发哆嗦。

  “帝姬问话,还不从实说来,再如此婆婆妈妈,我就先取了你这不中用的脑袋呈给皇上谢罪!”

  那把刀架在脖子上,连守淳怵得连哆嗦都不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先来了一刀子,赶紧慌慌张张地陈述经过。

  “下,下官听闻帝姬和逸王已经在宜阳呆了几日,寻思着应该好好迎接二位的尊驾,于是今晨早早地便来到了府上,公子说逸王通常起得较早,让我先不要打扰帝姬,先去拜见逸王,可,可谁知到了院子里一看,竟,竟空无一人。还有,还有阮家公子,也一同没了踪影。”

  知意撤回了匕首退到安昀身边,连守淳依旧僵在地上不知所措,安昀很是看不起这个人,堂堂宜阳知州,大央正二品官员,竟是如此酒囊饭袋,真是丢尽了皇家颜面,不由得出声呵斥,“还不赶紧将你们连大人扶起来,非要将脸面丢尽才肯罢休么!”

  随行的小厮连忙将连守淳拉起来扶到椅子上,一连喝了几杯茶顺气,安昀越看心越烦,便转向一直没有说话地盛世。

  “三哥哥,昨日五哥哥和青琛你们一同去了千姿楼,事后可是一同回来了?”

  盛世看了一眼安昀,眸色深沉,依旧不说话,却是竹子在一旁递上了封信。

  “这是逸王留下的,帝姬不妨先看看。”

  安昀接过那封信,目光流转中双手慢慢颤抖起来,睁大着一双眼难以相信地看着盛世,心中明明千言万语,此刻却一齐堵在胸口不知如何是好。

  竹子捡过那张掉落地信纸,直接递给了弄心。

  “我看安昀你和锦月,该拿着这封信,立刻回朝佑皇城去了。”

  听到盛世让二人回去,一直低头不发未锦月突然抬起头,“我不要回去!”语气满是坚定。

  安昀被未锦月的一番话差点气昏过去,待平静下来,一声冷笑,看向未锦月的眼中中带着不屑,“怎么,未家二娘也要造反不成?”

  全身都是锐利气息,素日里温和明媚的眼睛此时微眯成线,拿出少见的皇室贵气镇压得未锦月只能继续低下头不敢直视安昀。

  “长穗,还不快扶你家娘子回去收拾包裹,等收拾好了我们就立刻启程。”

  长穗见帝姬再没有半分和颜悦色的样子,眼神似要将二娘给瓜分切割了一般,知道还是立刻抽身才好,立刻扶起了未锦月向众人告辞。可没想到刚到门口,未锦月却不动了。安昀不知她又要如何,正待让知意一同帮她,未锦月却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对着安昀,语气阴冷,

  “帝姬一直觉得我不如华年阿姐吧。”

  “你要说什么?”安昀不知她要如何。

  “从小到大,我都是她未华年的陪衬,即使她此刻不在这里,即使站在众人面前的是我未锦月,可依旧是未华年的替代品。无论我做什么,都只是她娥皇郡主未华年的妹妹,而不是相府二娘未锦月,对吗?”

  “长穗,你家娘子身体不适,还不快扶回去!”安昀呵斥。

  “放开我!”未锦月甩开长穗,哼笑一声,眼中俱是不屑的神情。“同是未家女儿,人人只知娥皇郡主,全然不晓还有个小女儿,即使一同长大,怕是在帝姬眼中,也只有未华年,没有未锦月。凭什么,今日我就要帝姬和公子知道,我未锦月就是未锦月,从今往后,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让天下人都知道,未锦月究竟是何人,未锦月从不逊于未华年!”

  不光连守淳,连竹子也被未锦月突然来的这一出弄得莫名其妙,长穗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扯着未锦月提醒她赶紧走,可未锦月依旧气势汹汹的面对安昀。

  盛世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竹子在一旁直汗颜,心想您老都火烧眉毛了还能如此悠闲的看这些鸡肠小肚的杂事。

  安昀淡淡地看着已经全然不顾的未锦月,心中是莫大的悲哀。

  “如果换做华年,她可能一生都做不出如此过激之事,你倒真为老相爷争脸了。”安昀语气沉稳,未锦月的一番话并未再次激怒她,反而更沉着稳重,一举一动都透着天家女儿的雍容华贵,“锦月,你真要拿娥皇郡主来比较么?那好,剩下的话你可要听好了。”

  “在华年眼中,锦月就是锦月,是需要她去疼爱的妹妹,而在锦月你眼中,华年是娥皇郡主,是嫡女,是内定的太子皇妃,是遮挡你光芒的障碍,是拦路石,是把你一切都夺去的人。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华年可以得封娥皇郡主,而你,只是她的妹妹?”

  “因为她是嫡女!因为自小你们便更偏爱她!”未锦月高声质疑,秀美的脸上已被愤怒浇灌了颜色。

  “朝佑皇城多是世家大族,为何就没有其他家中的嫡女也被封为郡主,偏偏华年就能用得娥皇二字?锦月,你真是被宠坏了,最起码,华年不会目无尊卑,无视礼法,她知道如何知书达理,懂得谦恭和顺,这是最基本的礼数。可依你今日的作为,我完全可以治你个以下犯上之罪!”

  “帝姬恕罪帝姬恕罪,我家二娘身体不适一时言语多有不妥,还望帝姬网开一面饶了我家二娘!”安昀一番严词厉色惊得长穗立刻跪下来请罪,一边拉扯着未锦月,未锦月直直地站在,全身已经没了刚才的盛气凌人,眼神空洞似木偶般僵硬。

  “你觉得华年有今日的光芒是全靠走运得来的身份,还有诸人的宠爱,那好,那你若真觉得自己比得过她,等回到朝佑皇城,我亲自向父皇请命,让你二人好好比试比试,若你真是赢了他,别说郡主,就是帝姬的名号,我也能给你请回来!”

  “帝姬此话可当真?”

  未锦月突然高声发问,眼睛中恢复怪异的光彩,语气紧迫似怕安昀又突然反悔。长穗已是大惊失色,心中只道二娘今日一定是中邪了,竹子倒有些可怜那跪在地上的小婢女,同是未家的下人,怎么就偏偏伺候这位说话不过脑子只过大肠的主子呢?自己以前还觉得跟着公子要整日里费尽心思琢磨公子心思,现在看来这小婢女也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不由得唏嘘,惹得同样看戏的盛世都瞄了他几下。

  “怎么,我堂堂大央帝姬,你还怕我骗你不成?”安昀见未锦月这样,只觉多半是心中着了魔,便不与她多说,眼下的要紧事可不是一个未锦月能比得上的,“好了,知意,你同长穗一起将二娘送回去,好好收拾行李。”

  未锦月心中似还有不甘,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一边是怕她再出疯言的长穗紧紧地搀着,一边是安昀贴身的婢女,哪里还能再让她多说半句,被二人带出了前厅,看着未锦月走时面对自己的怨恨与委屈,安昀心中的悲哀不由得增添,总有些人,看不到现下拥有的一切,而去奢望那些虚无缥缈的幻境,不住地摇头,弄心递了茶过来,她接过来,却还是叹了口气给放下。

  “宜阳的城门可是封锁了?”安昀询问连守淳。

  “回,回帝姬,人应是昨晚不见的,今早才发现,已经晚了。”

  安昀起身,看着盛世,自始至终,她的这位三哥哥,除了给自己一封信,就在没有开口。

  “三哥哥你觉得,逸王是真的造反了吗?”

  “现在我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要紧的应是安昀你,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那哥哥觉得青琛和他一伙的吗?”

  “若我说是,那就真的就是了吗?安昀你想要的,真的是我的答案吗?”盛世笑吟吟的回答。

  “三哥哥今日如此愉悦,安昀觉得不解,难道是觉得父皇那边不会问到三哥哥身上吗?可毕竟人,是丢在宜阳。”

  “哦?安昀是在威胁我了?”盛世眯起眼。

  “三哥哥。”安昀喊了一声,感觉眼角有些湿润,连忙将情绪咽了回去,“三哥哥明明都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盛世却不语。许是知道自己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安昀有些说不下去,看着盛世此刻置身事外的样子,那封信他也看了,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安昀只觉得心中堵得发慌,一刻也不愿再待下去。

  “事发突然,我需要向父皇禀报,就不再叨扰三哥哥了。”

  “但愿,我们兄妹,还有把酒言欢那一日。”

  “保重。”

  直到安昀带着未锦月离开盛府,盛世都没有前去相送,也没有同安昀说一句道别的话语。

  但愿永远都别见,盛安昀还做她的宝祯帝姬,永远永远,不去参与进这混沌中。

  同盛世,同安澈,或者朝佑皇城内的诸位,都想将这位自幼受尽宠爱的皇家帝姬革除在外,她依旧做她的帝姬,他们依旧拿他们的皇权。就像不管谁做了太子,未华年都是太子皇妃,同样,不管谁做了皇帝,盛安昀都是大央最受宠爱的帝姬。

  偏偏的,盛安昀是个心傻的主,幼时念空方丈问起她的念想,她说希望那些疼爱她的人,都可以过得好好的。

  “因为姝娘娘说,人们拿出多少的感情来给自己,就要拿出相同的还回去。可是疼爱安昀的人太多了,安昀有些还不过来。不过安昀会一直向上天祈祷,祈祷他们每一个,都可以各自安好。”

  念空方丈笑而不语。

  从没人教过她,在这朝佑皇城内,最忌的就是心善,最该有的,却是自私。

  他们都忘了教给她,所有人都以为童言无忌,可姝娘娘说了对着佛祖不可以说诳语,安昀没有说谎。

  她还要说到做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