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三十七章------尘埃不及

公子佛缘 郑不乔 1634 2018-01-09 13:05:04

  “是秘密到达宜阳的皇家禁卫,连知州府都未曾禀报就直接去了玲珑山庄,其行事之诡秘,连我的人都是出事时才得到的消息,否则,他们是不会得逞的。”

  若是提前得了消息,那唐家或许可以幸免于难,可盛世在宜阳的势力,却要提前暴露了。

  但对方根本就没有给这个机会。

  “皇家禁卫,行事诡秘。看来,这盘局真是策划了好久。而那策划的人,就一定有唐家的内贼无疑了。”阿珅只是停了一下,这边盛世又得寸进尺的握住了阿珅的手。

  阿珅不想再跟他好脾气了。

  “盛世,你给我放开!”

  少见的阿珅生气,盛世乐的更欢了,果然拉小手还是很奏效的。

  “阿珅,咱们先说正事吧。”

  阿珅此刻只恨幼时没有和青婳一同练武,否则即使现在有伤在身也绝对不会让盛世占丁点便宜,真的是无奈至极,这人是真的能沉住气,明明眼下要紧事一堆,他还能这般悠闲。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不计较不计较。

  “不是说他为什么不是你的人,而是公子你留在朝佑皇城的人,首选不能是阮家。”

  “这是为何?”

  “因为公子现下,一时还拿不住阮家。身为百年世家大族,阮家根系过深,可这样一个世族大家,从圣祖皇帝时便进入官场,自靖德帝时便入了内廷到阮青琛已是四代,从未参与过党派之争,却依旧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位。虽说如今的阮家不负曾经的辉煌,可是压死的骆驼比马大,莫说公子,就是如今那光明殿中人要向阮家下手,你看,不也是费了很多心思,这盘棋,怕是筹备了已久,光是铲除阮家剩余的根脉,定是费了不少力气,所以公子想要拿捏住阮家如今的独子,怕并不容易。”

  “是以,我倒是很想知道阮公子是如何找的你,竟还约到知州府来见面。”

  “看来仁弗小主果真可知天下事,事事料如神。他的确不是我的人,即使是我还在朝佑皇城时,都难以对阮家拿捏,即使,我与他是自幼相识。阿珅你问我是如何得知安澈要谋反,这个消息,便是阮青琛亲自告知我的。”

  “阿珅是否惊讶,明明他是奉皇命来宜阳,秘密彻查知州,而他今日却告诉我,安澈要谋反。”

  “那除了安澈要谋反,他还说了什么?”阿珅疑惑道。

  “他说,小北央近日颇有归顺之意,还说阿珅你,真像是他阮家的女儿,问我要你生辰八字回去问问阮尚书,是不是在外生了个小娘子瞒着尚书夫人。”

  怀中人猛然抽动,抬头对上盛世的目光,唐缘珅忽然清冷一笑。

  “公子何必扯谎话骗我?我事事皆告知了公子,公子竟还在这与我编故事?”

  四周骤然冷了下来,晚樱看着院中的那颗老梨树发呆,厢房内还有花田搂着善儿早已歇息,青婳也不知去了哪里至今未归。

  “宋阁主,是有心事吗?”花田夜半醒来,见晚樱独坐在窗边。

  “我不是很困,起来看看夜色。”晚樱淡淡道。

  “披上吧,莫要着凉了。”花田拿了件长衫与她。

  “你去睡吧,莫要惊醒了小孩子。”晚樱冲花田微微颔首。

  “宋阁主若有心事,不如说出来解解闷。”花田在她身边坐下。

  “那我小声说,我们不吵醒小孩子。”晚樱素来性格爽朗,见花田十分温和谦顺,便也就没了戒心。

  “我只是在想,人这一生,究竟有哪些是可以不惜性命去争取的?”比如唐缘珅,性命对她来说已是身外之物。

  “有人一生都无欲无求,也有人一生都在念念不忘,有人会羡慕他人的清心寡欲,而有人始终在自己的执着中甘之如饴。宋阁主,其实这都是每个人的选择罢了,或许有一天,你也会遇上自己不惜性命要去争取维护的,也或许,你真的可以淡泊一生,不用去日夜念想。我看宋阁主心性潇洒豁达,为医者常常是看淡生死,阁主会如此想,想来是因为珅娘子吧。”

  晚樱没想到,盛世身边的人,还有活得如此透彻的,“花田你这段话,倒很是明白,我还以为,盛世公子身边的人,都是执着顽固的。”

  花田浅笑,“阁主何以见得公子身边的多是顽固之人?”

  “你们跟着盛世,将自己置于险境,难道不是顽固吗?”晚樱反问,一双大眼睛扑闪在夜色中宛如黑曜。

  “都是各有所求罢了。我想,即使是珅娘子,心中也是有所希冀之物的。宋阁主,还是早些歇息吧。”

  “值吗?”晚樱对着明月轻问。

  “或许已经不是值得与否的问题,是愿与不愿的心意了。看,公子离开了,阁主是否要去看一下珅娘子?”

  盛世将门轻轻合上,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便转身出了君影阁。

  “不去了,反正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晚樱恹恹地摆摆手,直接躺在床上休息。花田无奈地看着她,还是起身去了阿珅那里,见她已经睡着,伤口无恙。才放心的回去歇息。

郑不乔

要起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