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三十六章------尘埃不及

公子佛缘 郑不乔 1550 2018-01-09 12:59:35

  “盛世,放手。”

  “阿珅,我们成亲吧。”

  风吹树影,婆娑华年。

  她曾以为,她要栖迟此生,如尘如土,幕天席地,不求期颐,只求一生无憾,当得心安。可现在,这句话,像漼漼明玉直击深潭之底,将一池沉沉夜色搅得浑浊不宁,将一轮皎皎明月剥离的七零八落,将坚实的骨血,打的崩溃离析。

  这人着实大逆不道,该拿官府捉他。

  他刚才说什么?

  阿珅,我们成亲吧。

  不可!

  猛地将手抽离,扯得伤重新裂开,皮肉的撕扯使得唐缘珅咬破了嘴唇,嘴角嫣红一片,目光直盯着盛世,那句话像打碎了染缸,斑斓了秋水寻不出究竟是何颜色。

  盛世见她此般,心中一沉,她肩上的纱布散开来透着点点丽色,想将她嘴角的鲜血给擦去,却被她偏头一躲。

  “阿珅,你......罢了,我还是去叫小神医来吧。”

  今晚的盛世,不见锋芒,毫无风雅,有的,倒是一脸的深情郁郁,一身的苦苦霜寒,一地的斑驳碎影。

  只是不知真假,各掺了几分。

  “且慢。”

  松开牙关,阿珅浅浅地喘了口气。

  “盛公子是在与我谈情说爱?”

  盛世无奈地笑笑,“那阿珅你这是不愿了?”

  “那安澈要造反,你是早就知道了?”

  “今日下午才得知,否则我不会不来告诉你。”

  “那公子是如何得知的?”

  “我去了趟知州府,看见了阮青琛。”

  阮青琛......这三个字对于阿珅来说,似蜜似毒,灼烧五脏。

  “阿珅可知他是为何来宜阳?”

  “自然不是为了看景。”

  “是为了查宜阳知州谋逆的证据,奉了皇命来的。”

  “你!”

  盛世突然上前,不待阿珅反应过来,已将她揽入怀中,“放心,我只是帮你包扎,要不然,我就去喊了小神医来,你可以选择。”

  阿珅死死咬着唇,僵持在盛世怀中,那熟悉的气息,恍若回到初七那日。

  将她左肩上的衣物轻轻褪去,慢慢取下纱布,才见那皎腻如瓷的肌肤上那狰狞的伤口。

  阿珅生的很白,可如今这片雪白染上了斑驳血迹。

  盛世拧着眉,拿起晚樱放在一旁的医具。

  “盛公子是当真不把女子的贞洁放在眼里。”怀中的人冷哼道。

  “我娶你。”

  沉静的声音再次将阿珅的怒火挑起,可她确实毫无办法,她这么多年都能静心沉气,偏偏在盛世这里动了怒,心中念着四大皆空的佛经,怀中的清香使她慢慢恢复。

  “阮青琛奉了皇命来,那公子为何要去知州府?”

  “去见阮青琛,他与我约了在知州府见面。阿珅你若疼便喊出声来,莫要咬牙忍着。”

  阿珅虽在盛世怀里,却始终未靠上去,而是定在半空中不动,两人之间一开始还有些距离,盛世轻轻推着她靠着自己,阿珅紧咬的牙关,终于缓缓松开来。

  “可阮家公子,好像并不是公子这边的人。”

  “阿珅你怎就确定,他不是我的人?”

  “我起初以为今日这一箭,其目的是想射伤安澈,然后嫁祸于你,后来阮家公子到来让我觉得,嫁祸于你的方法有很多,并非这一个,或者,他们是想要一石二鸟,可现在要对你下手,着实有些急了。不过我今日挡下这一箭,不管他们的目标是谁,这计划都成不了了。你刚才说阮家公子的到来是奉了皇命,那这一切就都很明了了。嘶......”

  阿珅吸了口冷气,晚樱为了让伤口愈合的快些,下了不少猛药。

  “我再轻一些,你若疼,就喊出声,不要忍着再伤了自己,慢慢说,我都听着。”

  被盛世这么抱着,阿珅的心中颇不是滋味,若是演戏,这戏份也着实重了些,可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只得一切都随着他。

  若换作以往,她定先给这登徒子两个耳刮子。

  “如果说现在还不是动你的时候,那么他们的目标,便是阮家。这一箭射到安澈身上,顶多治你个看护不严,而阮青琛,怕到时候也是和玲珑山庄一样的罪名,将他派遣到宜阳,是要将他与阮家分离出去,两边分别下手,看来这次,是要将阮家也斩草除根了。”

  和唐家一样的罪名,可这次,她绝对不会让那些人如愿。

  她要保住剩下的亲人,她双生的哥哥,绝对不能步山庄的后尘。

  盛世将结打好,将衣衫为她整好,冰凉的手指刚才在肩上游动,扰的那颗吃斋念佛的心难以平静,可现在停了下来,阿珅心中,又是另一番滋味。

  她想摆脱这个束缚,却被盛世轻轻按在怀中。

  “莫要再扯坏了,会留疤的。阿珅,我不会做什么的。”

  低头看见怀中人耳边染上的红晕,盛世有些愉悦地弯了眼睛。

  “那日灭门的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