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三十五章------尘埃不及

公子佛缘 郑不乔 1725 2018-01-08 13:58:44

  晚樱进来时,脸上已是挡不住的愠色。

  “晚樱,回转丹可莫要用了,我睡一觉就可。”阿珅一脸歉意道。

  “睡一觉?唐缘珅,你当我是没脑子吗?我原以为,你即使要见安澈,也断然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可你竟拼着口气也要撑下去,你是真不怕引着了那双生毒!知道你要为唐家讨回公道,可你若是没命了,那一切不都是水月镜花?我可告诉你,你体内的这毒,经这箭伤一折腾,已是压制不住,随时都可以发作,到时候别说回转丹,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救你!怎么着,这和安澈说完话,我是不是要帮你叫来阮家公子?再叫来盛世与你一同小叙?”

  听到阮青琛,那本就白的苍薄的小脸显得更是孤苦。

  “也不知那盛世公子知不知道,如今你仁弗小主为他出谋划策,全是凭着自己的毅力,靠着那一口气,可真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晚樱嘴上嘲讽着,手上检查伤势的动作确是没停,“可你知不知道,中双生之人,最忌劳神伤心,你日日筹划,无疑是在拿自己不多的时日来玩耍!”

  “晚樱,你那香很好用,再点些,叫我睡会儿。”

  晚樱手上的动作一时顿住,接着,滚烫的泪珠从素来天地不怕无所顾忌的小神医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晚樱,我无妨,你再点些香吧。”

  阿珅依旧平静,晚樱看着她又恨又恼,索性一言不发地点上香,给她包扎好了伤口,出了屋子便去西侧的厢房睡去了,有些不愿再管的意思。

  阿珅缓缓地闭上眼,任由身子滑落下去,任由自己全身乏力,连喝口水也是难事。

  她很小的时候便知道自己活不长,所以活得很随意,那时她无拘无束,带着婳儿在山庄内闯了不少祸。除了和师父学习,其他都很是随心随性,例如学戏一事,喜欢便去唱了,从来不管什么低贱卑微。大概是早早的便知命数如何,所以她向来看得开,心中也很是恬静。

  她这次没说谎,她真的,是在求个心安。

  “月上圆,月下缺,莫寻盈盈满,莫看事事怜。东山采了花,西岸拿了茶,日日晴和朗,有夫又有田。”

  她反复哼着这几句,直到沉沉睡去。

  她又做了那个梦,在西天灵山莲池妙华境,诸佛诵经的场景,此等庄圣的场面,她不禁也双手合十默念心法,可突然,她听见有人唤她的诨名,后金光乍泄直奔她来,她拼命地跑,完全没有平时虚弱的样子,忽然她发现双手尽是鲜血,抬眼看,见玲珑山庄突然翻转过来,鲜血倒灌而出,诸多恶鬼,均扑向她要来索命。

  她看见了双亲,想伸手去碰,想着若如此被恶鬼带着同去地狱也好。

  可只一瞬,和蔼的双亲变成狰狞鬼相,四肢俱断。

  “也带我走!”

  阿珅惊喊坐起,肩上的疼痛将她拉回现实中找回冷静,突然觉得右手一紧,不由看去,只见那人一身霜色浸染坐在床边。

  “阿珅。”

  那人沉沉地唤了声。

  阿珅想起刚才在梦中,也是有人这样唤自己。

  “公子好雅致,夜访女子闺房。我虽是戏子,可也不能如此轻贱不是?”阿珅收敛了神色冷声道。

  盛世想去为她擦泪地手却又及时拿了回去,天凉,他怕再惊着她。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可分在她身上的时间却很少。他也怕扰了她歇息,可还是没忍住,进来看见的,便是她哭喊的一幕。

  “是安澈能来,我不能来么?”

  “你说的海棠金叶酥,我带来了。”

  这声音很低,尘埃不及,阿珅有些愧疚,她不能将自己的感情强加于别人,看着那桌子上的纸包,便重新和声道,“夜深了,公子要注意休息。”

  盛世想起白天,知道她是为安澈挡下那一箭,心中很是生气,他知道,这一箭她挡下来,便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事,可即使她不去挡这一箭,自己就真的处理不了这些事情么?难道要取得这江山,就需要她唐缘珅在前面豁出命去地披荆斩棘来开路,自己去坐享其成么?他很想对阿珅说出这些话,可看见她那不堪一击地身子,这些话又打了个圈咽了回去。

  她刚来盛府的时候,花田为她诊脉告诉自己,说她脉象不稳且十分微弱,若有差池,便就是九死一生,可即使如此,她还是能豁出命来不顾一切。

  他盛世自幼便深谙君王知道用人之心,可现在,对着唐缘珅,一天一天下来,却总是不知如何是好。

  在他的筹谋里,唯独不敢把这个人给算进去。

  右手仍被他紧紧攥着,阿珅看着他发丝微乱,眼底一抹深色,知道他是刚回来,心中已是软了几分。

  面对这个人,已经不想去周旋去费心了。

  “你既然来了,有些话我就现在说了。”

  “好”

  “这天要变了。”

  “我知道。”

  “逸王和塞上之雄的白家有联系。”

  “我会派人去查。”

  “阮,阮家要防。”

  “嗯。”

  “宜阳呆不久了。”

  “我们一起走。”

  “安澈要起反。”

  盛世怔了一下。

  “他从不是笼中物。”

  那双手攥地更紧了。

  “他倒是连这些也同你说。”

  阿珅伸出左手想要借力推开他,却被盛世一同握在手中。

  那双手很凉,让阿珅不禁打了个寒颤,可盛世却没有丝毫松手之意,她又有伤在身,不敢用力。

  “盛世,放手。”

  “阿珅,我们成亲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