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二十九章------雾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109 2018-01-04 21:12:47

  “我说盛世,都说宜阳有双绝,来之前听说那位音绝因受谋反的玲珑山庄牵连,现在被全城通缉,那还有一位色绝,不如,你带我们一同去看看?”青琛在雅间里缠着盛世想要去千姿楼,安昀虽不想管他们男子的事,可锦月还在这里,听见青琛要拉着盛世去千姿楼,小脸红了又红。

  “阮家哥哥,你都劳累了一天了,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吧?”

  “锦月啊,你不懂那种快乐,你啊,和昀儿去戏楼去喝茶听曲儿就行了。”

  青琛口无遮拦,因盛世在场,锦月的脸又红了。

  “青琛,你都在胡说些什么?”安昀帮锦月解围,自己也有些听不下去了,“阮尚书如果知道你来宜阳是花天酒地的,等你回去定有好看的。”

  “昀儿,你不说父亲怎知道我去了哪里,再说了,都说那位弥香娘子乃是这江南第一美人,你难道不好奇,她和华年,哪一个才是大央第一人?”

  提到未华年,安昀立刻就有了气,“华年是先皇亲封的娥皇郡主,怎是那种烟花女子可以相提并论的?青琛你再如此口无遮拦,我回去定让阮尚书好好管治你.”

  安澈咽下最后一口鱼肉,温和地劝道,“青琛你还是说起话来就止不住,安昀你莫理他,华年是什么身份你我都清楚,青琛你的话着实不妥。”

  青琛见自己说错了话,恹恹地闭了嘴。

  “说起千姿楼,倒有些日子没去看看了,既然你这么想去,那就去看看吧,逸王可是要同行?”一直没有动过筷子的盛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刚刚在盛府还冷峻的面庞顿时换上了风流恣意的表情,他本就生得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虽没有安澈那般带着女子的秀丽之气,也没有青琛是笑盈盈的弯月眸子,可他若人前不带表情,狭长的眸子上挂着一层薄冰,整个人显得冷厉高峻,若一旦变成了那玩世不恭潇洒自赏的宜阳盛世公子,那双眸子里染尽了红尘风情烟花绿柳,这样的盛世,便是唐缘珅也要顾忌三分。

  “三哥忘了家里还有一位重伤的佳人在等?”安澈淡淡的提醒。

  “佳人在等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千姿楼里的香娘一定在等我。”

  看着三哥显露的风情仪态,安昀心中起了疑惑,明明在看向唐缘珅的时候,三哥的那双眼睛里处处都是浓情深意,连自己也有些动容,可如今又恢复了那个风流的样子,张口便是香娘,安昀琢磨不透,三哥对唐缘珅究竟是不是动了情?那唐缘珅呢?从第一次见面,自己就没有看透过这女子。她与三哥,都是复杂且善变的人。

  未锦月却不是同安昀一样的想法,她违抗父命来到宜阳只为这个人,可如今,府上是一位来路不明的戏子,外面又是一位艳冠江南的名妓,叫她如何不恨?手中的绢巾已被她揉搓的不成样子,安澈坐在她对面,恰好将她脸上的一抹恨意完好地捕捉下来。

  安澈不着痕迹的敛起嘴角,“既然三哥也想去,那就去看看吧。”青琛听见安澈也松了口,立刻重新振作起来,全身都恢复了神采拉起二人就要走。

  安昀端坐着,静静看着三人,“哥哥们今天是一定要入那污浊地?”

  “竹子,你留下,护送帝姬和二娘子回府。”没有理会安昀的话,盛世留下竹子,便和安澈青琛出了雅间,连安澈,都只是露出歉意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帝姬你看他们......”锦月愤愤然的将手中的绢巾仍在地上,委屈地拉着安昀希望她能说些什么。

  “将你的绢巾捡起来。”安昀扫了一眼地面,将锦月抓在手里的衣袖抽离,随侍在旁的侍女弄心上前为安昀戴上面纱,扶其起身,“锦月,女子的绢巾乃是贴身之物,你随意丢弃,若被有心之人捡到该如何?同是未家女儿,三哥哥待华年如亲妹,可你连和他说句话都是难得。这么多年过去,你我一同长大,我知你性子骄纵些,心并不坏,三哥如今在什么境地你该清楚,念在多年情分,我多言一句,求而不得,何必贪恋?”

  “还有,我明明是给华年传信,为何来宜阳的是你,我也不想知道了。”

  “竹子就留下来护送二娘吧,本宫乏了,先回去歇息了。”

  求而不得,何必贪恋。

  未锦月瘫软在椅子上,安昀的一番话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侍女长穗小心的捡起地上的绢巾,又拿出一张新的轻轻擦去未锦月额头上的汗。

  在安昀还只是王府的郡主时,她们便玩耍在一起,这位小郡主待人亲和又活泼伶俐,不止得到其父,那时还是贤亲王的喜爱,连皇宫内的先皇也对其甚是疼爱,将她养在皇宫内,再后来,先皇仙去,贤亲王即位,郡主变成了帝姬,可在这一群人面前,安昀从未自称过本宫,因此连着安澈这个王爷都是以“我”来自称。

  如今,那一声本宫,让未锦月顿时没了平时的生气和骄傲,将她从繁华似锦的云端拉回了那丑陋不堪的洞穴,看清了她们之间的差距岂止一丝半毫。

  安昀是高贵明媚的大央帝姬,那华年呢?左丞相府的嫡出大娘子,拥有倾城之色,端庄无双的娥皇郡主。

  自己是什么?永远被未华年压在阴影里的庶出女儿,寄养在嫡母名下又如何,她能与太子帝姬成为玩伴,全是沾了那位好姐姐的光。

  在安昀眼中,自己永远只是未华年的陪衬,而在盛世眼中,更是从来都没有自己的影子。

  “长穗,还不扶我起来,就劳烦竹子你送我回去了。”

  未锦月咽下一口气,将刚才扔弃的那张绢巾从长穗手中拿回来,修剪精致的蔻红指甲穿透丝料本身,扎进血肉。

  既然什么都没有,那就没什么舍不得的了。求而不得?何必贪恋?她未华年有的,总有一天会是自己的。

  向来娇柔刁蛮的未家二娘,眼底也抹上了浓浓的恨意。

  竹子看着未锦月的变化,心中只思量,公子若是知道了今日发生的,该会如何处理这一桩桃花债呢?府内的珅娘子若是知道公子去了千姿楼,又会怎样呢?

  竹子抬头看着前面的轿子,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