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二十八章------阮家公子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075 2018-01-03 16:39:33

  阿珅是被院外的声音吵醒的。

  睁开眼时,晚樱正拉着青婳在桌边说话,青婳见她醒了,端了茶过去,

  “几时了?”

  “刚过午时。”青婳答

  “我给你放了点安神的,本来想让你好好睡上几天,可你怎么没过两个时辰就醒了。不过你睡这一觉,伤痛应该好些了吧。”晚樱凑过来。

  “我哪里还有睡觉的功夫?身上还好,不过,外面怎么了?”阿珅见青婳面色难看,说不上话,心中顿时一股气上来,连咳了几声,晚樱忙帮她顺气,一旁的青婳却红了眼睛。

  “婳儿,是不是来人了?”阿珅气息微弱地问,青婳答不出话,忍着不敢流泪。

  “哎呀我说你们两个,唐缘珅你这命可是我一颗回转丹救回来的,你悠着点,还有你,”晚樱又转向青婳,“你现在是男儿装,让人看出来可就不好了。听我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下还有你唐仁弗无法掌握的事情么,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了。”

  青婳用力吸了口气,“阿姐,人来了,就在院外面,公子和逸王正拦着,帝姬和未二娘也回来了。”

  “都来了啊,”阿珅凄然,“婳儿,让他们都进来吧。”

  “阿姐,你伤势未愈,已经说了不见客,如此情况,你又要如何应对?”青婳显然不愿。

  “我今日不见,明日不见,可我能躲到什么时候呢?婳儿,你放心,你阿姐还有命去见这一面,晚樱,你先去帐后躲一躲吧。”

  青婳迟迟不愿出去,外面的人已经到了院子里。

  “我说几位,我这远道而来跑一趟,想看一看你金屋藏娇的那位小娘子,我又不会怎么着她,你让我进去又何妨?”剑眉星目的男子笑嘻嘻与盛世周旋,安昀和锦月在一旁笑而不语,安澈上前帮忙拦着他。男子的英俊不同于安澈海棠般的精致温润,也不同于盛世多情时的风流雅痞,严谨时的高贵漠然,男子像是一道光,于黑暗时,寒冷时,温暖时,他像是一道可以触及的光,带着美好来到人世间。

  明光初上。

  有一个人,是这样说他。

  只是这道光,此时让盛世觉得颇为刺眼。

  “阮青琛,既然是我的小娘子,你着急着看什么?”盛世对于这个麻烦很是无奈,这张嘴巴自己真是做梦都想将他缝上或者堵上。

  要不直接拿刀剁了也行。

  “我说盛公子,是你的都是你的,你放心,我就看一眼,不是说生病了么,我瞧瞧严不严重,你看看你你不也担心么,咱俩一起去看看,还有安澈,咱都一起去看看小娘子怎么样了,哎呀安澈你怎么也拦我,小娘子是咱们盛公子的又不是你的,你怎么也急着拦我,欸欸欸帝姬,昀儿啊,锦月锦月,别光看戏嘛,来来来咱们去看小娘子,我这都到院子里了,不差这几步就让我进去吧啊。”

  盛世黑着一张脸直想动手,竹子看着很想上前帮忙,可犹豫再三,他还是选择看不见。

  公子可以的,可以的,公子自幼都没怕过谁的。

  当然,阮家的这位小郎君也从来没有怯过谁的场。

  “青琛,阿珅需要静养,我们就不要进去打扰她了,你难得来一次宜阳,咱们还是去好好看看宜阳的风景吧。”安澈开口道。

  “对对对,让她静养,没事她静静地养,我们就进去看看,就看一眼,就让我进去嘛。”

  就在盛世已经准备一掌拍昏了阮青琛时,青婳这边打开了房门。

  “公子,娘子醒了,说客从远方来不能怠慢,只是她体力不济实在无法好好招待各位,但若阮家郎君想进来,她很欢迎。”

  “看见没看见没,你家小娘子都请我进去了,哎呀你怎么还拦着我呢,快让我进去吧。”

  盛世仍然拦着阮青琛,他不知道唐缘珅为何执意要见阮青琛,他冥冥之中觉得二人之间有着些什么,但这次他想,若是唐缘珅不愿说,那他就不去查。

  他想看看这女子的真心有多少。

  “三哥,”安昀适时地开口,“既然唐娘子愿意青琛进去,说明她的身体状况还可以。青琛既然也来了这一趟,你就让他进去看看唐娘子此时如何,咱们,就先坐在这树下等着。”

  “弄心知意,去泡些茶来。”

  盛世缓缓将手放了下来,阮青琛便像一阵风一样旋了进去。

  那人进来时,阿珅紧紧地抓住被角,连着帐子后面的晚樱都为她捏着一把汗。

  在她心中,无论三月的风,七月的雨,还是九月的桂花香,都不及那早起时见到的一束光,在接近崩溃的悬崖边缘时,可以触及到的光,给她继续生存的希望。

  若是父亲在,定会十分欣慰,五官与父亲那般相像,进来时脸上还带着笑意,眼睛弯起来像天上的弦月闪烁着皎洁,长姿玉立,身形挺拔,怪不得让朝佑皇城中多少女子纷纷暗许芳心。

  都说双生子可以互相感知,那她此刻的痛,不知这个人是否有同样的感受呢?

  阮青琛见那面无血色的女子,孱弱的不及一株荒野孤零的野草,眼中好像承载了万千情绪,那张清秀的面庞所带的颜色,又远比野草要坚韧。

  阮青琛感觉有些痛,痛又不知道来自哪里,他好像全身都在痛,莫名地心酸,真的是莫名其妙。

  “娘子是不是我阮家的人?为何我却感觉与姑娘如此熟悉?”

  他们相见的第一句话,说得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阿珅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就像晚樱说的,天下还有什么是她不敢面对的,那恐怕就只有这一个人了,她从一开始就很想见见这个人,可她没有丝毫把握可以控制住自己,那左肩上的伤口,好像已经撕裂开来。

  “阮公子坐吧,招待不周,还望公子见谅。”

  “娘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娘子可是我阮家的人?”不似刚才那个嬉笑善贫嘴的阮青琛,此时的他哪里还能看见笑容,一脸的严肃,反倒是追着这个问题不放。

  “阮公子,莫要开玩笑,我怎么会是,”还是没忍住,开始哽咽了,晶莹的泪哒哒地流下来,“怎么会是阮家的人呢?”

  “诶你怎么哭了,我可没惹你啊!”青琛见她突然哭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拿出绢巾想递给她,可又犹豫了一下,还是亲自给她擦了泪。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面颊上隔着冰凉的绸布传来丝丝温度,已经叫床上的人失了分寸。

  她再不是那个沉稳着重的唐仁弗了,她是唐缘珅,是玲珑山庄的女儿,是父母的掌中宝,备受疼爱的小丫头。

  “没,没事,就是伤口裂开了,有些疼。疼……”阿珅泪眼朦胧,有些看不清面前的容貌,依稀感受到他的气息,更让她一时无法自抑。

  青婳从一开始就站在角落里背对着二人,她不愿去面对这个人,她没有勇气像姐姐一样直视这个人。

  至亲的骨血,她还没有姐姐的勇气。

  “疼?裂开了?哎呀这下可麻烦了,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喊大夫去。”阮青琛看见她肩上隐约透着血丝,她又哭得如此厉害,心想盛世要是知道了这情况还不扒了自己的皮。

  “阮公子先留步。”阿珅叫住青琛,“我的伤没事,公子不用让其他人费心了。只是有句话要告诉公子,宜阳地处水域,到了晚上湿气颇重,阮公子每晚多喝一碗红豆薏米粥,以免身体染了湿寒之气。”

  “还请阮公子再帮我一个忙,出去之后,只说我没事即可,其他的,不用麻烦阮公子了,我自己,可以解决。这伤,”她咬牙道,“不碍事。”

  阮青琛迟疑着退出了屋内,将脸上的迟疑统统抹去。树下的盛世一直注视着这个方向,直到青琛出来,盛世才站了起来。

  “我说公子啊,你家小娘子长得挺漂亮的,你艳福不浅啊。”他还是按照阿珅说的去做了。

  “阿珅怎么样?”

  “挺好,挺好,没什么大事,”青琛上去勾住盛世和安澈的肩膀,“哎我说,我们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们宜阳有不少好的酒楼,你作为东道主,不请我们吃一杯?昀儿,锦月,一起?”

  安昀和锦月欣然同意。

  盛世犹豫的看着屋内,青琛一把扭过他,“走啦,我都说了,你家小娘子没事。”

  不放心的又看了一眼,还是被青琛给拉走。

  里面的晚樱已经气得颤着手和青婳将那血淋林的伤口重新包扎好,心中直想骂人,“唐缘珅我可告诉你,你本来就活不长了,要是想早点死跟我说一声我喂你毒药送你一程,但你要是如此作践自己我现在就走!”

  “晚樱,”阿珅惨笑,“你看那个人,幸好与我没有一丝相像,可如今他来了宜阳,那就意味着他若不是皇上的人,就是皇上要除掉的人。恐怕要借逸王的手除掉的那个人,就是他。”

  自己挡这一箭,还真是没挡错。

  “阿姐,我们不要和他说实话吗?”青婳哽咽着。

  “婳儿,或许什么不说才能救他一命。”阿珅疼惜地伸手擦去青婳的泪水,“你和晚樱去休息一下吧,让我也睡一觉。别哭婳儿,晚樱说的是气话,有她在,我的命还长着呢。”

  晚樱自知刚才话说重了些,便乖乖地拉着青婳离去,留阿珅一人坐在那里。

  看着手中的绢巾,长长地嘘了口气,沉重地闭上了眼睛。

  佛祖啊,你若能听见,就请用我这条残缺的命,换他们二人一生平安吧。

  或者,就助仁弗能用尽所学,换他们一世安稳。

  “唐缘珅的命不值一提,可是佛祖,师父,仁弗有血有肉,不是石头泥土,仁弗有私心,若是坏了这佛门的清净,那就请来生,再将仁弗带去赎罪吧。”

郑不乔

更了这么多天,终于把阮青琛给更出来了,没想到这一章这么长,谢谢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