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二十五章------阮家公子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194 2018-01-01 15:56:48

  看着拦着自己的安澈,盛世眼中已燃起来了熊熊火焰,竹子在一旁也暗中拦下了早已心急如焚的青婳。

  那伤口被安澈及时止住了血,但阿珅现在气息微弱,面色苍白额冒冷汗,连花田也表示有些棘手。

  “三哥也知道阿珅的身份,若是请大夫来府中,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目光。”

  “我不知安澈你外出这几年还修的一身医术,但阿珅身子弱,我既然要请大夫,就肯定是不会多舌的之人。还有,”盛世靠近安澈耳边,“我不管你如何知道阿珅的身份,可你若敢伤她,我定不轻饶!”

  “我待阿珅如何,只求自己问心无愧。三哥觉得,现在的形势,你还有多少信得过的人?多少眼睛盯着你府里这位无名无份的戏子,我知道三哥从不信我,可等下安昀与锦月回来,还有从朝佑皇城来的青琛,三哥你要顾及的人太多,未必能顾全阿珅,我自知自己医术浅薄,所以已传信给了同昌阁,三哥你也知道同昌阁从不参与政事,他们的医术医德,三哥你总该放心。”

  二人离的很近,旁边的人也听不见他们说话,此刻真是针锋相对,即使安澈没有盛世那般的凌然厉气,自身仍是淡然春风却刚毅不减,可就是这份和阿珅有些相像的处变不惊,在盛世看来格外扎眼。

  “看来逸王真是好本事,连同昌阁的人都能拉拢。只是看样子,他们并不是要对阿珅下手,而是逸王你。在他们在想要阿珅的性命之前,好像是更加中意逸王。你都说了,现在的形势谁都信不过,又如何相信同昌阁?我又怎知你的问心无愧,是将标准放在了哪里?”

  “三哥,同昌阁传承百年,治平民而不顾天子,当年先皇为求得他们为孝贤皇后治病,费了多大的功夫三哥应该最清楚,三哥你不是不信同昌阁,你只是不信我。”

  “我没有什么好同三哥解释的,就算他们的目标是我,想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行动了,可我只是止住了血,阿珅明显还有其他伤病,能不能保命我无法确定,她如今的状态,三哥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他这永远都对人示以微笑的好弟弟,即使是身临黑暗,都带着一身初晨的朝阳暖光与和煦春风,如今却站在他面前,笑容中敛着锋芒,利刃轻轻外露寒气,只一瞬,那光芒又散去,还是那个海棠王爷,只是,海棠已经露出了刺。

  “三哥的消息比我灵通,人若真是如安昀所说的那样才来宜阳,那我们这么多年就都白活了。阿珅交给我,我并不比三哥的关心要少。”

  一旁的青婳看着昏迷的阿姐,又看着仍在对峙的两人,正想开口,却被安澈看到,“三哥若还不放心,可以让你的这个侍卫或者花田随我一起,但我想此刻最是用人的时候,花田应该还有其他事要忙。不如就让三哥的侍卫跟着,看我会不会做什么不妥的事。”

  盛世走向床边,轻轻握起阿珅的手,她脸上一直冒汗,手却冰凉如窖,盛世知道她的毒又要发作了,连花田的医术都不能保证她的情况稳定,看样子,是等不得了。

  “唐青你留下,竹子跟着我就可以。花田你也多看顾这边,这里皆是男子,若有什么不方便的,还需要你帮忙。对外,就说阿珅今日摔伤了胳膊,需要静养一断时日,不需要人看望,君影阁从现在起,不再进客。”

  盛世嘱咐好青婳和花田,看了一眼唐缘珅,便和竹子离开了,走过安澈身边时,却没有再看他,只是神情漠然的留下一句话。

  “你好自珍重。”

  “我晚些再来此,王爷若有什么需要的,派人唤我就行。”

  花田也离开后,房内便清静了不少。

  安澈让白树搬来椅子坐在床边,看见这一身青衣的小侍卫就在床尾站着,直盯着阿珅看,一时觉得有些好笑。

  “这位小哥,你不用看得这么紧,难道我还能把人给偷走不成?”

  青婳不言语,虽收走了目光,但仍站在床尾一动不动。

  安澈见他这样,也只得由他去,“白树,宋家的人何时到?”

  “王爷,恐怕现下盛府四周的眼线颇多,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宋阁主要是从正门进来,怕是有些困难。”

  “难进,也难出,白树,你说该如何?”

  “这......”白树有些为难。

  “那这位小哥可有什么法子?”安澈看向青婳。

  这盛府一直都有人监视,最熟悉如何做的人就是盛世,常年生活在监视之下,只有他最了解此时该怎么做,可刚盛世在这里的时候他不问,如今盛世走了他却问起来,青婳搞不懂这位王爷在想什么。

  “在下愚钝,还望王爷想想办法救救唐娘子。”

  “办法,哪里有什么办法?只有动些歪心思了。”

  安澈在白树耳边轻语了几句,白树便离开了。

  屋内只剩下三人,安澈突然闭上了眼睛,见他还能这样悠闲,青婳的心中却已经焦灼万分,如身处火狱。

  “小哥不要急,我们如今只能等,你不如坐下来歇歇,我和你一样都担心阿珅,可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不是吗?”

  青婳现在哪里能坐的住,她不理安澈,一心只在自己阿姐身上。

  “小哥是哪里人?可是来自边北?”

  青婳心下一沉,自己随剑宗在边北呆了几年,可这位王爷是如何得知?

  “在下是宜阳生人,未曾是王爷说得边北之人。”

  “小哥,我游历山水多年,你身上那种松檀香,是边北塞上牧民常用于伤患身上的,这香能缓解伤痛,若服下边北特有的青叶花,便能麻痹神经。可此香的制造之法只有边北的巫医知道,而且绝不传外,若非边北之人,是不能得到此香的。”

  “王爷所说的,在下不懂。”

  “不懂?”安澈睁开那双时时都盎然春意的眼睛,“懂与不懂,已是无妨了。小哥你不必对我有戒心,你要防的不是我,而是那些窥伺阿珅的人。”

  窥伺阿姐的人?青婳不语,这逸王爷看似潇洒淡然,可并不是无用之人,要不然姐姐不会舍命挡下这一箭,自己只需听就好,不必理会。

  “还是三哥的茶好喝,看来还是宜阳的水养人,把三哥也养的比以前会享受了。”安澈品了口茶,这边将要放下,白树已经进了屋内。

  “我说盛安澈,你这两年越发没有规矩了啊,居然要我堂堂小神医来为你钻狗洞!”敢直呼逸王其名,又突然一根银针摄入,直击茶杯碎落。青婳心中思量几分,想着要不要出手,便见安澈站了起来。

郑不乔

抱歉更新的不及时,作为元旦补偿,今日连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