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二十章------静夜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701 2017-12-25 16:54:36

  竹子看到盛世回来时,激动的恨不得上前抱住他哭一场,但也很清楚自己如果敢这么做,一定会被公子扔到树上倒挂着去,只得忍着满眼的泪花跟着盛世进屋。

  盛世见竹子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又太过油腻,路过竹子的身边时,顿时颇为嫌弃,“让你伺候个小娘子,怎么自己也成了满身脂粉气的丫头?”

  竹子听到赶紧抹干净脸挺了挺腰板,在公子这里卖感情是行不通的。

  “逸王那里情况如何?”

  “今日上午回来后,下午在帝姬房里下了几盘棋,后来二人又出去游湖去了,现在已是歇下了。”

  “咱们的人还说,逸王身边一直带着高手,不能跟的太紧,只得远远观望。”

  “哦?”看来自己这位好弟弟的母妃,给他留了不少好东西。

  “对了公子,您上次让我留意平城唐家的事,确实有了动静。”盛世在私下里一直查着与玲珑山庄有关的人和事,“平城唐家只是这玲珑山庄唐家的一个旁支,但与玲珑山庄现在已经断了联系,如今做着当行生意,在平城也算是大户,只是远不如玲珑山庄在整个江南地域的风光。不过最近这平城唐家倒是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唐家的嫡长子意外身亡,唐家主悲痛至极不久也撒手归去,临走时,将这家主位置,传给了次子。本来这事没什么蹊跷,但因公子你说要留意唐家,因此特查了这次子,这一查,还真有些意思。”

  “这次子说是姨娘所生,可据说是与他的姨娘并不亲近,而且,这姨娘当初是犯了错被罚到了乡下庄子里,后来说是有孕,唐家主想把她接回来可她却不愿意,直到孩子生下来才回到了家中,可回来后,这姨娘并不怎么与自己的孩子亲热,待孩子满月,便求家主赏赐回庄子里烧香拜佛,说是为了给孩子积攒福气。是以庶子是在主母身边长大的,只有家宴时才同生母见一面,二人还不怎么说话。这庶子身边唯一的亲近之人,只有一位据说是姨娘母家的老嬷嬷,可奇怪就奇怪在这里,这老嬷嬷说是姨娘的母家人,可在姨娘嫁进唐家的这些年里并未出现过,反倒是有了孩子后才出现,命人将其仔细查了查,才发现,这位老嬷嬷,以前在玲珑山庄当过差。可惜玲珑山庄一向口风严实,再查也查不到什么,唯一能查到的,就是每逢节庆,这老嬷嬷常带着这庶子秘密去玲珑山庄拜访。”

  “常去玲珑山庄拜访?倒是有些意思。若是说庶子根基薄弱,为其攀上玲珑山庄这颗大树作为靠山倒也是不为过。”盛世在心中暗暗琢磨。“所以,在庶子接任家主之后,发生了什么?”

  “嫡长子是在玲珑山庄被灭门的前两天死的,而老家主是在玲珑山庄被灭的那天晚上咽气的,第二天一早,他就接任了家主之位,事情赶得很巧,可当时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玲珑山庄,即使是一连的不行遭遇,也并没有激起太大波澜,以至于连葬礼出席的人也不过几家至亲。而且,我们的人查探到,这位新家主,和远在京都的右丞大人,好像一直有着联系。”

  “哦?右丞?原来是权誉啊。”盛世脑海中涌现出一个人飘渺悠长的身影。

  ”公子,这两年,明着是左丞大人颇有声势,可那位最信任的,还是这位年纪轻轻就官拜右丞的权大人。而且,对于玲珑山庄,好像不只是灭门那么简单,这些被控制的商铺,如今被保护的十分紧密,我们的人根本无法查探,而且据口信说,平城唐家,最近一直在清理物件,像是......”

  “像是什么?”

  “像是要搬家。”

  搬家?盛世心中思量,依现在的情况看,这平城唐家,和这位次子,都不甚干净了。

  “既然和权誉有关系,那就好好盯着,以及那个出自玲珑山庄的老嬷嬷,都一并盯紧了。玲珑山庄是天下铸剑第一庄,其把控着整个大央将近所有的铁矿,庄主被抄家,那么谁得了最大的好处,谁,就是那个内鬼。”

  “那这件事是否要告诉珅娘子?”

  “先不要告诉她,我自有打算。”

  “公子......”竹子有些犹豫。

  “你若是想问关于仁弗小主的事情就问吧。”

  “公子觉得这仁弗小主真的如传说中那般神乎奇说吗?”

  “若她是个草包,那我要她何用?”

  盛世忙了一天,精神已经疲倦,竹子上前为他添了盏香茶,“玲珑山庄曾经在江湖上名震一时,后来就慢慢退了下去,只剩下些商铺静静打理,庄内的人更是闭口不言,看来都是为了这位仁弗小主。”

  “可惜老庄主棋差一招,像是被自己人暗算了。念空方丈无迹可寻,又没了山庄的庇护,以后的路,都只能靠她姊妹二人自己了。”

  盛世又想起那日她的毒发,当时她的情况早已神智昏迷,若不是自己守了一夜,哪有机会听她讲那些话,那人在自己怀中颤抖,也不知是生病还是抽泣的缘故,盛世没想到她一个女子,连在梦中哭泣都如此小心压抑,像一只困在笼中的小兽始终不得松懈的一刻,

  “佛祖说冤冤相报何时了,那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念佛读经,等我报了玲珑山庄的仇,再去佛祖前承受我自己酿的恶果。”

  “我唐缘珅,身为唐家女儿,必报家仇,你们若要罚我,就让我把仇报了,那时纵使千刀万剐我也绝不犹豫!”

  “佛祖,唐缘珅在莲座下日日诵经,却未换来我一家平安,那如今,便再没人能拦得了我!”

  “爹爹,娘,等等女儿好不好。”

  见盛世久久沉默,竹子想着玲珑山庄的遭遇也叹气一声。可公子的伤心事,也不知何时能有人解。

  熄了灯,只愿一夜祥和。

  可竹子想让自家公子好好休息,也总有些事与愿违,寅时三刻,竹子揉了揉迷糊的眼睛,站在盛世房门前犹豫再三,还是推开门进入,里面的情景却吓了竹子一跳,盛世披衣倚在窗边,手中握着那把白纸玉柄扇,一哒一哒地敲在窗沿上,未曾转身便开了口,

  “来了。”

  这话像是在对竹子说,却又感觉不是,好像一直都等在这里,竹子此时没空想那么多,“公子一夜未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什么。”

  “说说你得到的消息吧。”

  竹子心中了然,看来公子早就有准备,“是朝佑皇城有情况。”

  “他们派了阮家的人来,说是替圣上巡视江南,却一路车马未停,将于明日下午到达宜阳。”

  “巡视?阮家?怎么,他现在就要动手,先向尚书府下手了?想必并不是阮尚书亲自巡视,可知道此次来的是谁?”盛世看到那人如今已经迫不及待,语气很是嘲弄。

  “的确不是阮尚书,是那位能和逸王齐名的公子。”

  “你是说,他们派了阮青琛?那此次就是打着巡游的名头来宜阳了。可查到他给阮青琛下的密旨了?”

  “回公子,由于事出匆忙,还并未深查下去。”

  “让仲宁再探,告诉他,切记小心行事。”盛世这才转过身,纸扇啪嗒落在手心,“待天亮时,便让花田去君影阁,今夜府内知道这消息的不会只有我们,让花田告诉阿珅,明日好戏多的很。叫她清晨多吃点饭养足精神,顺便那位拿剑的娘子,你告诉阿珅,我看那娘子英气十足,不输儿郎,让她扮男装,以后先跟在我身边,扮作男子也并不突兀,至于阿珅,她的身边,现在只需花田一人。”

  竹子得令,看这天色寅时将过,也该忙活起来了。

  “公子是要再歇息会儿,还是我去给您提壶热茶拿些糕点,您坐着赏赏日出的景?”

  盛世依旧倚在窗边,“沏茶过来就行,糕点免了,以后早膳,我都在君影阁用。”

  竹子心中叫苦连连,自己今天是得罪了那位叫青婳的娘子,连带着好像把珅娘子也得罪了,想想自己以后的日子,让那娘子和自己一同在公子身边,自己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青婳不是阿珅,从小念佛经长大的,青婳自提得动那把傲天剑起,就是个爱恨分明的性子,此时在梦中的她若是知道可以一雪鸡蛋的耻辱,估计现在就醒来挥剑直向竹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