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七章------仁弗小主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295 2017-12-22 10:33:40

  “若你不想被我发现,便不会在月牙色的裙子上戴着艳丽色的香囊,不会告诉我看透不说偶这句叫人难以捉摸的话。阿珅,你一直都在试探我。”

  “从你第一次私下里要见我之时,你就在试探我。你想知道,我究竟还有没有那份心。”

  盛世说完,将那已经凉透的茶一饮而尽。

  “可公子还未说,如何知道我就是唐家那位在逃的女儿呢?”

  “知道你是唐家女儿,似乎要比知道你是玲珑小主更容易些。”

  “那日你病发时,我看到了你耳后的纹样,青枝莲花,天下间,只有一女,有此纹样”

  “江南宜阳玲珑山庄,那位逃出来的独女。”

  盛世冷冷嘲笑道,阿珅嘴角的笑瞬间凝固。

  心中涌起一股寒凉,双手在不经意间微颤了两下,她能清晰地闻到屋内鎏金兰鼎里幽幽飘出的沉香,但此时并不能再使她立刻回归镇静,一阵暖风吹过堂内,珠动玉响间,盛世分明看见,那清如秋水的眸子里,堪堪落下了一滴泪。

  他没想到,一向隐忍如唐缘珅,竟会在他人面前落泪。

  青婳站在身后,看不见阿珅此刻的神情,她只看见盛世抬起了手想要伸向阿姐,不待青婳阻止,盛世又将手缓缓放了下来,看向阿姐的眼中,明明是有一丝无奈,且还有一丝怜悯。

  彼时青婳觉得盛世的样子有些可笑,都已经沦落至此,他竟还有功夫去可怜别人,可是很久以后,当她也看透一切时,才明白那时最可笑的竟只有自己。

  “我其实并未入过佛门。”

  阿珅突然捏起桌上供赏玩的几粒青花绕藤白玉珠子,放在手中不停摩挲着,一句话说的莫名其妙。

  二人只能等着,等着唐缘珅说出接下来的话。

  “念空方丈一生只得两位弟子,一位是先皇,另一位,就是我这个仁弗小主,仁弗二字,乃是师父所赐,不知公子可知这其中意思?”

  阿珅突然抛过来问题,盛世摇了摇头,“父皇当初希望方丈能为其赐字,却是多次要求未果,以至于当初知道你有小字,连着几天上朝都有些闷闷。”

  她儿时随着师父去朝佑皇城拜访先皇时,那时先皇便爱像个孩子似的要师父赐字,师父颇是无奈,自己还偷偷的嘲笑过这位不太正经的皇上,堂堂一国之主,竟然想要佛门中人为他另取字号,着实有失规矩。可那时的自己若能知道以后的事,仁弗二字,她宁可不要。

  “仁弗,即为佛,仁者,弗焉。坊间都是这样解释。其实也差不多,仁弗,即为众人相扶。仁义众生,拂渡红尘。佛门大义,因果互生。这是师父当初告诉我的。可其实这两个字真正的目的,却是师父让我用来保命的。”阿珅无奈地垂下眉,语气中多有嘲讽,“大央自建国起,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对佛门中人动用杀邢,到先皇时,因着师父的存在,整个大央的佛堂庙宇都鼎盛一时,香火不断,因此,师父对我说,为我取这小字,便是叫后人念着我的身份,使我日后得以保全性命。”

  “既要保全你,为何不真的收你入佛门?赐你一真正的法号,若有一日世人皆不在遵循这个规则,你又当如何?”盛世不禁疑惑。

  “因为师父说,我此生与佛门有着莫大的缘,但却有着始终斩不断的红尘丝,他说我未曾参悟,不得真果。我与佛门的缘分,仍是不到时候,但只要我担得起仁弗二字,依旧没人能动的了我。他从未承认过我是佛家的传人,只说我是俗世的孩子。”

  “为此,我还生了一场气,强迫自己日日吃斋念佛,最后,是师父拿走了我的木鱼,以及我的一缕头发,他说,我的心,佛祖已经听到了,但仍是时候未到,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悟了,就已此发作为联系,那时,便可真正担的起仁弗二字。”

  “可现在我明白了,仁弗二字保得了我的命,却保不下我家人的性命。原来师父说的没错,我离不开这尘世,因为我心中已有了恨,有了怨。我与佛门,真的是有缘无分。但最可笑的是,现在我的身份,却是来自佛门的仁弗小主,我不受佛门束缚,束缚我的,却是这三千红尘世界。”

  “我做到了人前的处变不惊,可人后,我是唐缘珅,是唐家的女儿,我的至亲死的不明不白,在梦中都是他们的呼喊,血淋林的灌了我一身,我终究还是个凡人,入不了佛门,放不下仇恨。”

  “这世间,是一个巨大的棋盘,可惜的是,现在除了师父,还没有人在执掌这盘棋。师父已经布好了棋,而你需要做的,是做那执掌之人,解了师父的局。”

  阿珅看向盛世的眼神中淡然恬静的不掺杂任何感情,可偏偏的,她这样看着盛世,自身的那种生来便让常人不可比拟的气质此刻便完全散发来,毫无威严可说,却偏偏叫人没有反抗之心,看似不经意间的挑眉,落茶,玩珠,总带着一股道不明的肃然之感,盛世想,念空方丈能培养出她,是真的倾尽了毕生所学。

  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她与先皇,却并不相同。

  “想来是我唐家出了内贼,才落得若此下场,仁弗不才,尚未修的佛门真果。若是哪日公子能查到什么,定要告诉我,这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一字一句,咬的极重,极恨,若那人此刻在前,她定要将他千刀万剐扔进浮屠地狱,咒他千生万世受尽折磨,方能报唐家灭门之恨。

  盛世的瞳孔猛然缩紧,原来,佛门未能教她解脱,而佛门教她的,如今她要用来手刃仇人。

  不知那位能晓尽天下事的老方丈,对他的爱徒此举,会如何看。

  佛陀若是怒了,那还会有祥和天下吗?

  沉香绕着衣袖边的金丝祥南鹤,一路妖娆雀雀的飘向窗外的白桃,君影阁很安静,花田站在院中都可嗅到屋内那幽缓沉沉的安神香。这处院子,说是原先主人爱妾所住之地,甚是安静柔美,乃是纷扰尘世中的安然一隅,可既是以君影二字题名,君影乃是铃兰的雅称,自花田住进这府邸,便从未见得有一株铃兰花的踪迹,想来,又是一段往事罢了。此时的天是叫人愉悦的微风朗日,此时宜阳的景,足以压过大央从南到北的名胜,景还是美的,天还是亮的,花田的眼皮却突兀地跳动了两下,她有些忧心,身在此局的人都知道,自新皇登基两年以来,那迟迟未有的波澜,总归是要到来了。不知以后,这般明媚的天,还能叫人看到几时,一时间,兴许是因为久视阳光被刺到了眼,花田眼角落下的温润泪珠,连她自己,也未曾发觉。

  宜阳此刻还是能保持惯有的平静与悠闲,用那光滑艳丽的苏韵锦缎盖住一切的风波云涌,可若再往北看,那里没有软如水的江南锦,遮不住复杂又恐怖的黑暗,繁华喧嚣的帝都,早已没了安宁。

郑不乔

今日冬至,大家要记得吃饺子哦。公司集体包饺子,我要去干活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