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五章------未家二娘

公子佛缘 郑不乔 5120 2017-12-19 09:55:34

  可心中那团火迟迟不肯平息。

  “公子若是有气,不如坐下来喝杯茶。”

  这女子!

  盛世突然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只不过是没有说话,她怎么就知道自己有气了?呵,连头都未抬一下,唐缘珅,你可真是好本事。

  竹子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公子一会儿怒一会儿笑的,他怎么越看越胆寒呢?

  “公子再不走,怕是公子的贵客就要寻来了。”

  盛世坐下来准备拿茶消消火气,手指刚刚触碰到杯身,阿珅于一旁便不紧不慢地飘出这样一句话,

  “嘭!”

  竹子站在门口没弄明白,杯子被摔碎在地,这是,这是吵架了?

  他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呢?花田闻声连忙出来,见他还愣着,顺带踢了他一脚,赶紧拿了工具轻扫起来。

  这边盛世肝火烧得正旺,那边阿珅依旧如一面明镜不见半丝纹痕,许是在将竹子刚才嘲笑青婳的事找盛世报仇,可她向来不会如此小气,谁也不知道她心中究竟是为何,明明昨日,两人还是笑脸相迎,惺惺相惜的。

  很好,很好!盛世冷冷哼笑一声,他听花田说阿珅要了不少大补的东西,以为她身体不适,想起前日她体内旧毒发作,不禁担忧起来,特意想法子将一众人留在前院,还将那粘着不放的未二娘甩掉,就是想过来看她情况如何,现在看来,她还有这甩冷刀子撵人的力气,身体看来是好得很!

  阿珅自是不知今日盛世是怀着一颗赤诚热忱的心来看自己,她从头到尾都不知盛世为何生气,脸色说变就变,这人演戏向来好得很,她懒得去猜是谁惹得他,说出刚才的话,也只是想到那未二娘定不会轻易放过盛世,若是追到这里来怕会坏了事。

  可他们二人,谁都不知道对方怎么想得,一个慢悠悠地喝茶,一个手中握着的那把白纸扇现在已经是摇摇欲坠,竹子的小心肝都要碎了,若不是有事相报,他真是恨不得现在就远离现场,他那颗柔弱可怜的心实在经不起这两位祖宗的风暴。

  就在竹子准备豁出面子,哭着跪下来求唐家姑奶奶不要再气自家公子时,盛世周遭的怒火突然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凝水含笑的丹凤双眸,微挑轻扬的浓峰墨眉,修长玉立的手潇洒恣意地摇开白纸扇,嘴角弯成风情万种的弧度,

  竹子是真要哭了,他感觉花田刚才那一脚还不如直接踢死自己算了。

  祖宗啊,您就不要折磨小的了!

  “阿珅可知,外面现在是何种情况?”

  “我在公子府中已余四日,想是宜阳,已经快换副样子了吧。”见盛世的气焰没了,阿珅就知道,他这种从小便被教导不能在人前露出心思的人,脸色还不是随心意来,论演戏,盛世若是唱起来,哪里还轮得到自己去做宜阳双绝?

  “想是阿珅心中自有一番思量了。”盛世语气同刚才早已转了一个调调,虽还是那般纨绔俊逸的公子模样,眼中,却找不到丝毫的深情脉脉。

  他将怒火狠狠的埋在心底,等着时间同这女子好好清算。

  “公子真当我是通天了不成?劝公子还是赶紧招待客人去,莫要等那人找到这里来,我可伺候不起。”

  这是阿珅第二次赶人,盛世却不再见任何燥意。

  “说来阿珅你现在也算是府里的半个主人,招待客人这种事,阿珅你以后会经常遇到,不如和我一起去。”

  看来盛世是要和她这样耗下去了,他明知道,如今哪里还有时间容许他们二人揣测心意相互斗嘴,他这分明就是气还没消,故意刁难。

  “公子有话还是直说了吧,何故与我费心周旋?公子是这真觉得,我是悠闲得很才坐在这里同公子品茶,看公子如何就开心,如何就生气了?”

  一番话下来,阿珅终于抬起清澈温良的眼眸直视盛世,她的脸上也终于有了颜色,浅浅的秋波眉微微拧了一下,再看是,已恢复原样。

  盛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几分。

  或许她只要不是那张纸人样,什么样子都可以。

  “阿珅你这可是气了?”朝着阿珅飞勾去一个眼神,却没得到那人的任何回应。

  阿珅想这狐狸还真是厚颜无耻,说起话来全然不顾别人。

  若他不是曾经的盛安清,自己早就不在这里同他周旋,定先叫青婳提剑砍了他。

  “想必公子也没那个在这里猜别人心思的必要,公子难道没什么想问的,若没有,我倒是有要说的。”

  “公子,公子可是在里面?”

  娇柔的女声传进来,唐缘珅本是提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盛世,这位主子此时却是悠然得很,

  “公子,是否要她回去?”竹子试探着问,他是感受到了这二位主子的气焰是一直在蹭蹭的长,若是再进来一位,他感觉自己可以对公子以死明志了。

  “既然是客,哪有赶人家走的道理,再说了,阿珅身为主人,以后多的是要招待客人,所以现在趁着机会一定要多加练习。”

  丹凤眼冲着阿珅深深地送去一弯秋波,还未等阿珅反应过来,这边已经拉着她走到了门口。

  看着院中那一抹绿莹莹的身影,阿珅有点眼花,指甲狠狠的掐了盛世一把,仍是没能让他松手,面上已经换成了温婉的笑,却是咬着牙凑到盛世耳边,

  “公子可真是好福气。”

  盛世仿若未闻,牵着阿珅的手冲着院中的人轻轻示意,阿珅不好发作,只得随着他将这戏演下去。

  “哎呀,原来是来了客人,公子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好让我赶紧招待人家小娘子,若是怠慢了客人可怎么办?”

  顿时就微微提高了音调,多有嗔怪地看了一眼盛世,挣脱盛世的束缚后阿珅走下台阶,“不知娘子到来,若是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这里就先向娘子赔礼了。”说着,就浅浅地欠了身子。

  盛世走过来重新牵起她的手,略带歉意地说道,“怪我,是我疏忽了,阿珅,这位是左丞相未大人家的二娘子,娥皇郡主的小妹妹,二娘子,这是阿珅。”

  二娘子,这是阿珅。

  没有介绍这女人的身份,却亲昵的喊着对方的名字,明明是一脸的歉意像是在为一时的疏忽道歉,可那道目光却寸步不离这个名叫阿珅的女人。

  未锦月那颗热烈虔诚的心一下子被打入寒潭深谷。

  “原来是未家娘子,真是失礼,竹子,还不赶快招待未娘子进去吃茶。”

  竹子得令后不敢恍惚立马请了未锦月进去,可未锦月知道,竹子是盛世贴身侍从,向来只听盛世一人的命令,眼前这个无名无份的女人却是可以随意使唤。

  但是她未锦月爱慕了十一年的人,又岂能轻易就拱手让出?

  暗自握紧拳头,不顾后面的侍女长穗而自己径直走了进去,留下院中的二人。

  盛世点头表示很满意阿珅这般配合,刚才那语气神态,十分的贤良淑德,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几分,也不知是身在戏中还是戏外。

  “阿珅倒是适合主持家务,刚才那番话着实让我刮目相看,”

  “公子不必奉承我,您自己招来的,还望您能自己来解决。”

  阿珅一直和他暗中较劲,奈何这盛世的力气实在是防抗不过,几番下来手腕处已经见了红,阿珅只得放弃。

  二人的举动,在屋内的人看来,如此亲昵,却又分外刺眼,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杯子,那张秀气的脸上已是羞怒至极。

  “毫无礼数!”

  竹子晓得这位二娘气得是什么,只想院子里得那二位赶紧进来,花田进去里间帮那位红衣鸡蛋小娘子了,独独留他一人,可他也不是很待见这位从小就爱黏在公子身边的未家二娘子啊!

  “噢?阿珅何必如此见外?我的不就是你的?我们不是说好得要同舟共济吗?”盛世像是受了打击,阿珅此刻丝毫不想看见盛世那种含情脉脉又带着委屈的眼神,这人究竟是如何修炼成这种功夫的?同样是自幼长在朝佑皇城的皇子,她怎么就没见安澈有这样麻死人的眼神呢?

  可若真正说起来,这二人,谁又比谁戏演的差呢?

  “公子的桃花债,我可帮公子挡不了,还是快进去,看看您的这位小娘子究竟想在宜阳干些什么吧。”

  “欸,阿珅可是醋了?”

  偏偏的,盛世说这最后一句话时阿珅已经进了屋子,未锦月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后面的盛世又是小跑进来,站在阿珅旁边的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未锦月何时见过这样的盛世,她眼中的男人,一直都是站在巅峰睥睨天下的!

  好,可真是好极了!

  竹子站在旁边可以清楚得感受到未锦月得怒气高涨,悄悄地朝公子伸了个大拇指,实在在是这二位祖宗演戏的功力已经叫人看不出真假了,这未二娘越生气,那这接下来的戏就越好看。

  “夫人不必生气,我与公子自幼相识,乃是多年相交的青梅竹马,此次前来未曾提前告知,也是想着与公子许久未见,给个惊喜罢了。”

  一直在里屋躲着的青婳看着那未二娘故作姿态的一副样子,偷偷的笑了两声,也幸亏未锦月没有习武之人的耳朵灵敏听不见这声音,青婳轻轻挪了挪花田,伏在她耳边,“花田姐姐,你们家公子当真有这么一位拿腔拿调的相府娘子做青梅竹马么?”

  花田听见青婳对未锦月的评价也快忍不住了,这位相府二娘虽不比那位高贵的长姐,却也是有几分架势的,如今让青婳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扮虎吃猪的样子了,“若真论青梅竹马一说,能排上的世家娘子们,大抵也只有这位二娘子的姐姐能算的上,其他女子,皆是园中繁花罢了。”

  二人在此悄悄低语,外厅的那四位,除了未锦月,却皆是都长了一对尖耳朵,阿珅听得未锦月这话中意思,明摆着说她小肚鸡肠,再加上这一声夫人叫的可真是,啧啧啧,盛世这人都离了京都,桃花却是情比金坚了。

  “二娘可莫要这样说,我哪里敢称得上什么夫人。”阿珅回顾了一眼盛世,盈盈一笑,转身坐在位于未锦月下首的位置,裙摆随之旋转中似将那裙边秀上的芍药花瓣都要飘起来,端的是落落大方,可未锦月再瞧之,虽然举止过得去,可一身的小家之气,但她刚刚那一个落座的动作,只叫自己想起一个人,便是家中那位誉满大央的阿姐娥皇郡主,他们皆说这女子身份是梨园的戏子,如此下等的身份,怎会有刚才那般大方得体的举动,也许,是她气花眼了吧。

  “我只是寄人篱下罢了,可万万担不起未娘子口中的什么夫人。二娘既然来了,那我们就应该尽好地主之谊,娘子若有什么需要或者不方便的,尽管开口便是。”

  前半句还在撇清关系,后面却开始客客气气的尽职尽责,站在一旁的竹子以及躲在侧厢的二人看见未锦月一时间脸色变了又变,都在拼命忍着不笑,那未二娘正想要缓缓心中的怒气,不曾想被她的后半句话又生生噎到,一张俏脸气的发红。

  在阿珅这里占不到便宜,只能转移到盛世身上。

  未锦月娇滴滴的对着盛世嘘寒问暖,盛世客客气气的回应过去,眼神却依旧流转在阿珅身上,气的未锦月一边时不时的拿眼刀子飞切阿珅,一边又要柔情似蜜的对待盛世,阿珅觉得这小娘子很搞笑,也不怕眼珠子溜得太快了,一不小心可就切到她的情哥哥身上。

  左相也是大央自建国以来便少有的传奇,前半生为将,征讨战场威名可是震慑四方,战功赫赫,边境无人不知未大将军神勇之名,本以为边境安定后就要休养生息,却不想这位在战场上手起刀落的大将,竟穿上文官朝服,递上虎符,再不问军权兵将之事,又有谁能想到,在战场上杀伐果断的人,在京都的官场上又可以游刃有余,一朝为相,可谓震惊四方。

  最令阿珅没想到的,是身为先帝留下来的肱骨之臣,在新皇即位后,依旧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大央左丞相。

  阿珅深知,不论此人正邪如何,都将是盛世未来道路上的一把利刃。

  可老相爷一生叱咤风云,膝下却仅得两女。所幸未家大娘子芳名远播,早早的就被封为娥皇郡主,耀极四方,可这一向默默无名的小女儿,今日却是让唐缘珅开了眼,没想到相府的家教能教养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儿,在如今的情况下,未二娘子居然能出得了皇城,籍着为宝祯帝姬送画的名头,光明正大的来到盛世府邸,也真是好本事。

  静静地吃尽两盏茶,未锦月旧拉着盛世说着小时候都如何如何的事,躲在后面的青婳忍不住了,阿珅也不想再此般耗下去,明知道盛世在此激她,可她若再不出手,未二娘怕是就要在此来场天荒地老了。

  “公子。”淡如秋水的声音响起,盛世悄悄扬了扬嘴角,终于,等不下去了。

  “公子与未二娘许久未见,定是有不少旧话要叙,我这屋子简陋,总有些怠慢了客人,不如二位移步前厅,此时帝姬与逸王也应休息好了,听未二娘说是幼时便与帝姬王爷交好,不如大家一起,既不怠慢帝姬与逸王,也不委屈了二娘。想必诸位都是有不少地话要说。我这里叫人准备好茶点,一同送去前厅。”

  明明就是要赶人,却还将话说的周到妥帖,整段下来说的滴水不漏,未锦月想发泄,却是被堵得一口气闷在心中,不知如何发作。

  “阿珅的意思,是不同我们一起了?”

  “我是身份低微之人,几位的谈话,想是还轮不到我插嘴。”

  她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都快让人忘了她昨日曾笑谈天下,将帝姬都给气走的风姿。

  盛世不屑,他与这几人能谈什么?和安昀谈如何从你父皇兄长手里夺回大央的天下?和安澈谈你究竟是如何谋划的?还是告诉未锦月我其实对你没什么印象?

  他们曾经是手足,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未锦月正是高兴,见阿珅不再跟着,心里自然舒畅,这边能滴出水的柔情刚要转向盛世,却见这人先开了口,

  “二娘子一路车马辛苦了,还是早些歇息为好,若是闲着无事,想必帝姬那里还是很感谢娘子千里送画的。竹子,还不带着二娘子好好下去休息。”

  未锦月那转了一半的脖子便干干地停在那里,没想到盛世赶起人来丝毫不同阿珅地婉转迂回,竟是如此直白。

  竹子无奈地带着同样不情愿的未锦月下去,盛世看了一眼帘帐,花田便拉着青婳出来了。

  阿珅看这样子,心中微微动漾,她应是不需要再同盛世周旋了。

  “也不知公子这几日清点府里状况如何了,这次可千万不要再有什么鼠辈之流,我可就受不起了。”

  知她在担心怕有上次一样的情况,盛世示意花田再去检查一遍。

  青婳在一旁,看着姐姐神色淡然,盛世公子也甚是平静,二人都没了刚才戏谑未二娘子的样子,她心中没底,只得乖乖地站在阿姐身旁。

  “仁弗小主可真是好本事,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剑宗爱徒,竟也被小主拉了过来。”

郑不乔

好了,今天更的有点多,谢谢大家捧场,有没有看到责编大大给传的新封面,哈哈,终于不是白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