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四章------未家二娘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033 2017-12-19 09:51:24

  “扑哧!”青婳笑得被蛋黄喷了一脸,不止青婳,阿珅也被逗笑了,顾不上拿绣帕给青婳,花田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未告诉娘子,公子对自己说这些话时,她可是生生憋了好久。

  “让你传这话,你家公子有心了,也委屈你了,不过这话,确实有意思。想不到,娥皇郡主芳名在外,妹妹原来被调教成这样。这一口一个帝姬殿下地叫着,倒真是有趣。身为帝姬,自幼便识得世间最好得东西,会为了一副画而朝思暮想?这位小娘子说话倒是处处为着讨人欢心,连自己竟也不顾了,着实细心,着实体贴啊。老相爷还真是养了一双好女儿。”

  “难得阿珅如此开心,未二娘算得上功臣了。”

  待青婳反应过来要收拾脸上得残渣时已经来不及了,盛世手持一把白纸扇,戴着平日里不常用的暖玉冠,一身白鹤青云衣,全身熠熠而来,精神抖擞,似那身上的白鹤都要腾云而起,嘴角含着浅笑,一双丹凤眼幽幽地看着阿珅,说不尽的神采飞扬。

  好生风流!

  青婳觉得,这人透着些许危险,但她又说不出来,对姐姐的称呼又如此亲昵,但感觉那双眼睛看着姐姐,总让自己不太舒服。

  想来这人,就是那个被逐出朝佑皇城的盛世公子,曾经站在巅峰处的大央之主了。

  “公子不陪着客人,怎跑我这里了?”拿出绣帕将青婳的脸给轻轻擦干净,眼角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将那一身打扮给忽略个干净。

  “自然是一日不见阿珅,心里想得慌。”他上前柔情蜜意地注视着唐缘珅,花田已经习惯二人这般样子,但夹在两人中间的青婳却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盛世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位红衣女子,从进门开始,他最先看到的,便是那把还未来得及藏起的傲天剑。

  “阿珅的这位故人,不做介绍吗?”

  阿珅虽是刚才被花田传的话逗笑了,但现在看见盛世,许是今日内情绪波动大了些,她也懒得再同他演戏。

  “这是吾妹,小字青婳,习武之人。”

  青婳本应该起身见礼,她的确也这样做了,可站到一半她又给缩了回去,她微弓着腰,思索着眼下这种情况,若不是自己横在中间,这位盛世公子便恨不得站到阿姐脸上去,还真是多有尴尬。她寻摸着该怎样化解,想来想去,挠了挠头准备钻出去。

  却是这一钻,坏了事。

  竹子前脚刚刚迈进来,看见一个红衣娘子挠着头嘴角颇为怪异地扯了两下,弓起身子准备向前进,却不想她挠头的胳膊肘带掉了桌子上的一盘鸡蛋,那姑娘腿还没迈出一步,便被公子的脚拌住,直直地摔在了那散落的鸡蛋上。

  竹子敢拿他私藏的酒保证,公子绝不是有意拌她。

  那小娘子看起来,头脑着实有些不灵光。

  因是活这么大头一次看见砸了满脸鸡蛋的人,也或许是因为珅娘子而搭进去的酒钱公子不给报,竹子很不厚道地笑了。

  但竹子敢保证,他笑声太过响亮,绝不是因为那些银子的仇终于报了。

  盛世只顾着深情直视唐缘珅,他什么都看不见。

  阿珅淡淡抿唇,婳儿自小便学武,习得一身好武艺,于武艺上造诣颇高,或许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习了武,其他方面可能就不怎么尽人意了。

  “可是摔疼了?快快起来。”

  青婳却迟迟不动。

  “难道是哭了?婳儿,地上凉,你可莫让我心疼。”

  “阿姐……”

  一直躺在地上不是办法,青婳哭丧着起来,这一看,阿珅终于知道她为何不愿起来了。

  竹子哪顾得上礼仪修养,只知道笑的开心,鸡蛋全压碎了黏在这姑娘身上,别说一身红衣不成样子,那张黄白相见的脸呦……

  青婳此刻直想提剑砍了这人。

  “正好,你先去换衣服,顺便,将剑也带进去吧。”

  花田忍着笑意上前扶过青婳走向里屋,待二人进去,唐缘珅才朝着竹子那里轻轻地扫了一眼。

  “公子的贴身侍从今日如此开心,难不成是午饭多吃了个鸡蛋?”

  冷冷的眼刀子切到身上,纵使竹子上一刻还笑得不能自已,下一刻也立即住了嘴,偷偷咽了口吐沫,和珅娘子处了几日,他深知自己道行远不如人家。

  “若是吃多了,我家婳儿是最会治疗积食的,可是要她给你瞧瞧?”

  竹子莫名的感觉脊背由下而上的冒出嘶嘶森凉,他可看见那娘子是拿着剑进去的,想来也是会武的,可自己从小哪里都好,就是武艺不太好,如今这样看人家笑话,若落到那小娘子手里,自己岂不是要......怎么看珅娘子都是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可那双眼睛看着自己怎么就是有种恐惧感呢?竹子觉得大事不妙,求救地眼神连忙扫向自家公子。

  “阿珅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盛世对竹子发来地可怜讯息恍若未闻,含情的眸子里只映出唐缘珅的影子,任谁看了,都是深情款款可溢出水来,

  竹子却要被公子给淹死了,自己是被抛弃了吗?

  “又无外人,公子何必如此认真,这双眼睛里的东西公子还是尽快收了好,以免晚上我睡不着觉。”

  既然婳儿已经来了,阿珅便不想再与他演戏,自然也受不了盛世这般油腻腻的看着自己。后退一步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拿出绣帕擦去刚才沾到的鸡蛋碎屑,动作却是说不出的优雅清贵。

  “公子来此可是有什么要紧事?竟连前院的贵客们都不顾了。”

  自己热脸相迎,阿珅却不作任何表态,盛世着实不喜欢看见她这副样子,看着是温文尔雅的态度,实则就像三月吹过的风,让人能感觉到亲切的暖,却丝毫触不到其本身,她内心是在拒人千里,这模样,与安澈太过相像。

  那人也时常这般,一张温雅的脸,像个和善的小佛陀,却让人清楚他是最近而不得的。

  盛世不知自己为何就有了气,只是气她这样子?还是为了其他?

  可心中那团火迟迟不肯平息。

郑不乔

实在不好意思,昨日没有更新,十分抱歉,不过,真的有人看吗?如果有,就请留言一下让我看到吧,谢谢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