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三章------鸾绣双飞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353 2017-12-17 17:41:52

  “若可以,随意而安其实就很好。”

  她说这话时,握着茶杯的手稍微紧了紧,眼睛里流出来的,是掩不住的惆怅落寞,这样子,换做他人面前,她是绝不会露出来的这些情绪,也只有是在青婳这里了。

  抬眼看了看外面无限风光的景色,心中有了许多向往。除了逃避这个本能,趋向美好,便是另一种人之初始的情感吧。

  “歌舞婉转的风情之节,出去走走该多好?”

  她说这话的语气,青婳没听太清,究竟是憧憬,还是反问,还是可怜呢?青婳不懂。

  “阿姐,这盛世公子是个怎样的人呢?”青婳轻轻蹙起稍比寻常女子要浓烈的弯眉,有些小心地问。

  只在阿珅一人面前,唐青婳才是个一事无知的小丫头,可离开了阿珅,她就只是那个自幼在塞外厮杀长大的英气女郎。

  “怎样的人?”阿珅低下头细想,是个怎样的人?同他相处的这几日,自己似乎一直在琢磨盛世是个怎样的人,可得出的结论......她对那人的了解,好像还未曾真正深入过,也对,从小便日日学**王之术的人,心思哪能那么容易就被别人猜透呢?

  “阿姐?”见阿珅迟迟不回答,青婳戳了戳她的肩膀。

  “他,”顿了顿,看着青婳那懵懂着眼睛急着知道答案的脸,还是想了一句话来告诉她,“他应该是这世上,最适合做王的人。”

  他生来,就该是做王的,师父说,无论走的有多困难,那都是为将来的帝业铺路。

  有谁知道,唐缘珅的使命,就是为他铺好这条路呢?

  花田拿着鸡蛋站在屋外屏气听着,她本想进来,可青婳所问,还是没忍住停下来,珅娘子的回答,让她一直揪着的心稍稍松了些。

  公子是遇到了好人吧,珅娘子同公子,应是有缘分的。若是珅娘子能助公子重登大业,先皇九泉之下也瞑目了。

  想到这里,便笑逐颜开地走进屋子,“二位消消肿吧。衣服也拿过来了,青娘子等下看看大小合适不合适。”

  见是花田过来了,阿珅笑着对她点头,青婳接过她手中的盘子,拿出一个给了阿珅,休息了一路,阿珅的红肿已不是太明显,倒是青婳自己,哭得悲痛,至今红肿得像个核桃。

  “你赶紧先将自己的弄好吧。”说着便替青婳敷另一只眼睛,一边揉一边回看花田,“你家公子可是回来了?”

  花田并没有像平时一般回答的利索,表情上多有犹豫,阿珅温婉一笑,“可是有什么不能回答的么?”

  “娘子,公子不是一人回来的。”

  “他当然不能一个人回来,丢了帝姬和逸王,整个盛府可都是不够赔的。”阿珅被花田的话逗乐了,可转念一想,花田如此说,那盛世……“府里可是又来新客人了?”

  “娘子聪慧,府里确实来人了。”

  见花田此时如此吞吐,阿珅心中也有了几分思索,“可是朝佑皇城的人?左相府的?”

  花田感觉珅娘子给自己带来的惊喜越来越大,她究竟是什么人?

  “娘,娘子是如何得知的?我们明明是一同回府的,难道说,娘子是刚刚出去了?”

  “我阿姐除了唱戏其他也都厉害着呢!哎呦!”青婳刚说完却突然叫了一声,一只眼睛眨巴眨巴挤着,阿珅却不理她,换只眼睛继续揉,青婳自知阿姐意思,索性剥开鸡蛋来吃不再说话。

  “我又不是神仙,除了唱戏,怕是再干不好一事了。只不过多想了些,顺道就把想得东西说出来了。”

  见花田仍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阿珅无奈地摇摇头,“你说你家公子不是一人,那这意思应就是说,盛世他带了其他客人来,但听你的话以及难得犹豫的样子,想必这客人是位不速之客了。再想想这个时候,帝姬和逸王都来了宜阳,那接下来的这位,应该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算算朝佑皇城里的达官贵人们,左相爷是最忠于太子的,那他们家的人就应该是盛世最不待见的。当然,我也只是猜测罢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或许这人,是那位芳名在外的娥皇郡主?”

  “娘子看事情真是细致入微。”花田忍不住称赞,“只是娘子最后猜错了,来的人是左相府的不假,却不是娥皇郡主。”

  “哦?不是娥皇郡主,那是谁?”阿珅饶有兴致地问。

  “是相府大娘子的妹妹,她......”

  “妹妹?”青婳打断花田,嘴里的鸡蛋还问咽下,这一问却被自己噎着了,阿珅赶紧拿茶给她,“慢一点,怎么还是如此燥的性子,花田你莫理她,接着说。”

  青婳也冲着花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花田已看出来,这位拿着傲天剑的娘子,并不是在宜阳长大。生在江南的女子,骨子里都带着水性,可这位娘子小麦肤色直接受阳光的洗礼,眉毛略浓,目光如炯,眉目英挺,不拘小节通身带着风啸般的快意之气,可在珅娘子面前,那一身的爽朗好像就只剩下了莽撞,性子却远不如珅娘子稳重,可这样的人,却能使得那把号称神剑的傲天。

  这姊妹二人,究竟还有多少藏心事?

  “青娘子或许不知,昔日公子还在朝佑皇城时,曾与娥皇郡主有过婚约,那时郡主还只是相府的嫡出大娘子而已,未曾得封,老相爷一生无子,只得两位女儿,一位是这位大央才貌双全的郡主,另一位就有些名不见经传了,就是今天来的这位二娘,本是庶出女儿,但其生母死得早,相爷才将她交给夫人抚养,说来,相府二位娘子曾经与公子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依盛世如今的身份,这位二娘想必不是来叙旧的吧?”

  “的确如此,未家二娘是来送画的。”

  “送画?这未家二娘子会千里迢迢地过来送画?那这画可是送给帝姬的?”

  “娘子说的没错。公子还让我传达未二娘的原话,说是这话听着有意思,特地记下让娘子一起乐呵乐呵。”

  “原话都说与我听?你们家公子也会干这些背地里的勾当?”阿珅没想到,盛世那只表面纯良的狐狸原来喜欢背后笑话别人?

  “公子说了,话说出去就是让长耳朵的人听得,况且,这位二娘说的着实有意思。”

  “他还真是厚颜无耻得很。”顾不得花田在这里,阿珅便说了他的坏话,倒是不怕花田再说与盛世听,“说说吧,是什么话,让你家公子如此惦记。”

  青婳也在一旁支着耳朵听。

  花田直了直腰板,又端了端仪态,阿珅觉得有些好笑,这也是盛世教她的吗?

  “帝姬前几日托我找的那幅画已经找到,只是不曾想帝姬突然来了宜阳。想那日殿下对这画颇为重视,帝姬是大央女子中除皇后娘娘外最尊贵的女人,帝姬之托定不敢有所疏忽,因此特地赶了马车过来,唯恐殿下见不着画想得厉害,且借着这画的光,得幸来看看宜阳得风光也是好的。”

郑不乔

如果你我有缘,能看到这本书,请留下句话吧,让我知道,我并没有把它写的一无是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