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二章------鸾绣双飞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201 2017-12-16 16:50:21

  花田看着阿珅与那一身红衣的女子,两人俱是红肿着眼睛,而对于院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她什么也没有问。

  公子说,珅娘子若是愿意,今日回去便会告知一切,若是不愿意,便什么也不要问。

  “二位娘子眼睛都肿了,怕是回去叫人看见了不好,先稳稳情绪,等下回去我就给二位娘子拿些鸡蛋来消消肿。”

  阿珅看着身旁的青婳仍是伤心不止,晓得她今日是悲伤过度了,可这样子若是让盛世他们回去瞧见了,定会起了疑心,

  “婳儿,平日里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今日是怎么了,我那个豪爽不羁的青婳究竟哪去了?”

  青婳看着车上坐着的另一个人,知道自己不该继续悲伤,只好擦擦泪咽下所有伤心难过,“阿姐说笑,我不是许久未见阿姐有些激动了吗?阿姐还未告诉我,这一位娘子是谁呢?”

  “是我疏忽了,这位是盛公子府上的花田夫人,这是我的妹妹,唤作青婳,平日很少出门,花田你莫要见笑。”

  “娘子才是取笑我,”花田拉过青婳的手,“我才不是什么夫人,盛府的夫人哪里轮得到我,”说这话时还特意看了一眼唐缘珅,“我只是盛府里面一个打杂的,随你阿姐一样唤我就好。”

  青婳听了个大概,看样子这人既然是同阿姐一起来的,在那盛世公子身边也应该是个可靠的,只是她刚才说话时,看阿姐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

  见青婳没有作声,阿珅知道她在琢磨什么,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她的后背让她回神,“婳儿今日来的匆忙,等回去了还要劳烦花田你帮忙了。”

  “娘子放心好了,只是逸王他们还在府里,恐怕要委屈青娘子几日了。”

  青婳突然出现,确实不能让逸王和帝姬看见,

  “我无妨的。”青婳笑着开口。见她笑了,阿珅也放心了,这才是那个刚毅果敢的唐青婳。

  “恕我有些唐突,看青娘子应是个习武之人,只是娘子的那把剑,我看着有些眼熟。”

  青婳正要回答,被阿珅拦住,“花田可想知道这是何剑吗?”

  花田淡笑,“虽有好奇,但全看娘子的意思。”

  “我若说,这把是傲天剑,你可相信?”

  青婳拿出剑,剑鞘上刻着凤鸣九天,仅是这雕工的细致都使得此剑出身不凡。

  “这......这真的是傲天剑?那把凤剑?那青娘子,青娘子是剑宗的徒弟?”

  花田有些不敢相信,若青娘子真的是剑宗的人,那珅娘子,就绝对不会只是梨园的戏子那么简单。

  若公子能与江湖上的人联手,前路或许会更加顺坦些。

  “你是不是想,盛世如果联手江湖上的人就会胜算更大些?”

  花田瞪大眼睛,珅娘子怎么会知道她心中所想?看着珅娘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花田突然有些为公子担心,这样的人,怕是公子很难真正拿到手了。

  若是她可以真心为公子效力也好,若不是,那这人便万不能留。

  “大央建国初时,曾有江湖中人勾结朝中佞臣妄图篡位,从而在大央制造了一场浩劫,叫这千里河山生灵涂炭血流不止,为了制止这场动乱,圣祖皇帝身边的人死的死走的走,最终才得以彻底平乱,事后,新的武林盟主同圣祖皇帝发誓,今后定不叫江湖儿女再参与庙堂之事。你可想过,你们家公子真的登上帝位后,若让天下人知道他与江湖中人多有私交,那他便会被天下人所不耻,被有心之人抓住把柄违背祖训,他的帝位可还会做的顺当?”

  花田说不出话来,珅娘子说的没错,是她考虑不周,这不止会对公子以后的声誉有很大影响,还会是一大阻力。

  “那娘子说当如何呢?”

  “婳儿只是我的妹妹,与江湖无关。我告诉你,是想让你明白婳儿的身份目前仍是多有顾忌。好了,今日多有奔波,我有些倦了。”

  阿珅没有继续答话,靠在青婳身上闭目休息,熟悉的花香使她内心逐渐平静下来。花田不好再问,只得作罢。

  三人一路寂静无声。

  待回到盛府时,三人悄悄的从后门进入,以防惊动他人。

  一路多做提防地回到君影阁,阿珅突然想起一事,

  “花田你今日随我出来,那善儿呢?”

  “娘子放心,逸王一早就派人来接善儿,让她一同游玩去。”

  “逸王?”阿珅心中疑惑,为何要对一个孩子如此亲切?这逸王的心思,还真是需要人好好琢磨琢磨。

  “阿姐,可需我现在就藏起来?”

  “先不用藏,这盛府,怕是藏不住人的。”阿珅看向花田,“可有多余仆人穿的衣服给婳儿穿?”

  “自然是有,娘子是想让青婳姑娘扮作这府里的仆人吗?”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婳儿,傲天剑你需先藏起来,毕竟还是有不少人都认识这凤鸣九天的标记。这几日,恐怕就要先委屈你做我身边的侍女了。”

  “阿姐,我怎样都可以的,你不用担心。”

  “那二位娘子现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公子何时归来,再给娘子们拿消肿的鸡蛋,在我回来之前,青娘子万不可出去。”

  待花田离开,青婳才打开了话匣子,她平日里话本不多,但同阿珅许久未见,心中还是有许多话要说。

  “阿姐你的身体如何了?双生之毒小神医可是给阿姐解开了?”

  “阿姐你为何到了盛府?”

  “阿姐你为何不逃走?”

  “阿姐你是否有哥哥的消息?”

  阿珅本要坐下来喝口茶,但见青婳问题之多,还是耐心为其一一回复,直到青婳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她那要伸向茶杯的手,就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婳儿,唐家没有儿子。”

  说完,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青婳有些失望,原来这么久以来,姐姐还是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窗边的那颗老梨树随风沙沙的摇曳,撒下的花瓣乘着光落进屋内,远远的是千万年未曾变过的骄阳,照耀着天地间晦暗的一角,人心中难以逾越的鸿沟。

  “婳儿,人总有不愿意面对的时刻,所以在一切真相下编制毫无意义的谎言来一遍一遍模糊自己,逃避,是人的本能,唐缘珅没那么神的,她也只是个肉体凡胎罢了。”

  “阿姐,我不问了,一切都随阿姐的意来吧。”

  青婳想,这世上最奢求的事应该就是事事都随自己的心意吧,可这对常人来说已是奢求,那对阿珅呢?

  那个被外人神乎奇传的仁弗小主,她于这世间,还有什么是敢想的呢?她本身,就已是身不由己了。

  “若可以,随意而安其实就很好。”

郑不乔

亲爱的们,我今天才发现原来QQ阅读也可以看佛缘,没上架的我也不知为何坚持日日更,我也不知道写的极慢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够十五万争取上架,当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可不可以上架,感觉自己写了个没人喜欢的类型,可我喜欢啊,我是亲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