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十一章------鸾绣双飞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538 2017-12-15 18:17:20

  绣姨醒来后,睁着空洞洞的双眼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娘,斯人已逝,可您要保重好身体,您这样,女儿实在是忧心!”青婳服侍在床边,双眼哭得红肿,神色紧张地握紧绣姨的手。

  “姨母。”阿珅跪了许久,终于在一旁轻声开口。

  “我说过,你姨母的身份,我担不起。”未曾回应青婳的绣姨在听见阿珅的声音后,冷冷的回应。

  “姨母,”阿珅吞下泪水。她知道自己不该来这里,可她有件事必须要做成,“您是青婳的娘,是我娘亲的亲姐,唐缘珅在这世上只剩下您和青婳两位亲人了,姨母,您叫我如何不同您亲呢?”

  “呵,难道你的那位哥哥不是亲人吗?又何苦来我这里哭诉?”

  阿珅心中大惊,唐家对外称只有一女,姨母这样说,想来仍是心有怨恨,

  哥哥的事情,万万不能让旁人知道。

  “哪里有什么哥哥呢?姨母您不清楚吗?”

  绣姨赫然坐起,刚才的病态全然消逝,怒不可喝地指向唐缘珅,“该清楚的是你,好好的一家人,因为你而四处分散!将你的孪生兄长送人,让婳儿进不了唐家祠堂,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你仁弗小主才造成的?唐缘珅,你才是那个罪人,那七十八条人命的罪人!”

  “娘,您要冷静!这怎么能怪罪阿姐呢?”青婳在二人之间不知所措,可是娘亲这番话,着实是说重了,“阿姐,你可莫要将娘亲说的话放在心上,我们许久未见,为什么会是这番场面呢?阿姐,娘,我们何苦如此呢?”

  “我们何苦如此呢?”

  阿珅身体僵直在那里,

  脑海里充斥着血腥之气,绣姨的话语一直在回荡。

  你才是那个罪人!

  那七十八条人命的罪人!

  是啊,若不是因为她,哥哥怎么会送人?青婳怎么会进不了祠堂,姨母怎么会带着青婳与唐家断绝关系?又怎么,又怎么在一夕之间,爹爹的寿宴就变成葬礼了呢?

  好好的一个家,变得支离破碎。

  全都是因为她,因为她这该死的身份!

  她着实是个罪人。

  “是我该死。”仿若被寒冰刺入胸膛,以至于连语气中都夹杂冰霜,惊得一旁的青婳大惊失色。

  “阿姐,不可!”青婳看着阿珅面如死灰的样子顿时惊慌,难道这是没了活着的意愿了吗,“阿姐......”青婳扑到阿珅身上将她抱紧,“是娘说错了,阿姐你万能这样说,我们可是至亲的血脉啊!”

  “莫要哭了。”阿珅拿出绢巾给青婳擦泪,那双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眸子此时确实灰暗无光,但隐隐的,可以瞧见一丝狠意。

  青婳从未见过这样的唐缘珅,自幼吃斋念佛的人,竟愿意接触这世间的黑暗,曾经一身清洁仿若九天梵花,而如今却恍若刚从黑暗中归来,染了一身地狱血,从此不再见圣光。

  是了,我为人,人报我,而如今,阿姐也要踏入这冤冤轮回了。

  “我是该死,但这灭门之恨,身为子女,是一定要有个结果的。”

  “你们佛门常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怎么,心怀天下的仁弗小主也要手刃仇人吗?”绣姨脸上颇为嘲讽地看着她。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我还不是佛门中人,不放下不结果,毕竟先有的唐缘珅,再有的唐仁弗,所以,自当是先报家仇,然后再向佛祖负荆请罪。”

  “而我今日,不止来报丧,还是来向姨母借个人,愿姨母,能将婳儿借与我。”

  说罢,便重重叩在了床边,这才是她今日一定要达到的目的,她需要青婳,无论如何,她都要带走青婳。

  “唐缘珅!”床上的妇人神色一凛,“婳儿早已不是你们唐家的人。你想报仇,休想将婳儿牵扯进来!”

  “姨母,您为何不问问婳儿的意思,即使她离开了唐家,那逝去的人,始终是她的父亲。那块匾你还留着将它挂在门上,您并未放下父亲不是吗?那是父亲亲手写的匾文,您若真的放下了,便绝不会将鸾绣双飞四个字继续挂着。姨母,自您走后,父亲他也同样惦记着您啊。”

  “唐仁弗你闭嘴!”绣姨已是恼得咬牙切齿。

  “姨母,婳儿是您的女儿,也是我的妹妹,我将她带走,定会护她周全。求姨母允了这个请求。”阿珅再次向着绣姨叩拜,同时心中算了算时间,若是再不快些,怕是盛世他们就会回府,她必须赶在他们之前将婳儿带回去。

  “婳儿。”她抬头看着青婳,她们有共同的父亲,她们同一天过生辰,是连在一起的血脉,灭门之仇,婳儿是不会放下的。

  “娘,”青婳匍匐到绣姨床前,轻轻地抓着她的手,“娘,爹爹没了,婳儿知道您心中有恨,可那是婳儿的父亲,婳儿不能不管,更不能让阿姐孤身一人与之搏斗,娘,您就答应婳儿吧。”

  “娘,婳儿好想爹爹。”

  绣姨身躯一颤,双手抖擞着地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遍又一遍,泪水打湿了被襟,她的女儿自生下就受了太多委屈,如今,她又如何忍心让婳儿离开自己,谁又能知道那条路是朝向何方呢?

  “即使我答应,凭你们二人之力又能做什么呢?即使你是仁弗小主,可就真的能抵挡千万军队,就此颠覆天下了吗?”

  阿珅珅见绣姨如此说,知道是有松口的希望,立刻抬起头,

  “姨母,您忘了,先皇,还有位废太子在宜阳休养生息。”

  绣姨思索片刻,看着青婳,她知道,今日阿珅的到来,早将婳儿的心给带走,她是留不住这孩子的人的。这么多年,连她自己都无法和唐家真正断连,更何况一个孩子呢?她的婳儿,生来就是塞外的鹰,是无法将其翅膀捆绑。

  这两个孩子,倔起来,真是像极了。

  “呵,仁弗小主都和盛世公子联手了,我如何不放人呢?”

  “娘?”青婳有些惊讶,她以为还要耗一番,阿珅其实也做好了改日再来的准备。

  这条路太凶险,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妹妹身处险境。

  “走吧,都走吧,”绣姨起身下床,“想那盛世公子虽是个废太子,但不至于给你买不起新衣服,也省的我给你收拾包裹,你就拿着你那把傲天剑走吧。”

  “娘亲!”青婳看着绣姨的背影,当下哭的泣不成声,“娘亲,是孩儿不孝。”

  “什么孝不孝,你是要给你爹尽孝去,不用顾虑我,我这一生,心早就死了,活着于我,已没什么意义了。”

  青婳哭得更加悲切,阿珅同她一样也有些止不住,但也只是默默地流泪,不敢出声。

  “唐缘珅,我将婳儿交给你,是为了让她尽孝,但你们唐家欠我的,永远还不完。”

  “你要记得答应我的,将婳儿照顾好,这是一个为娘的,最大的心愿。”

  “走吧,都走吧,这绣园,再也没了。”

  “娘!婳儿会回来看您的。娘亲,您要保重,您要等我回来。”

  冲着绣姨离开的方向,青婳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便提起傲天剑随唐缘珅离开。

  她一步也不敢慢的走,她怕心软后回头,看见娘亲那憔悴的身影,就不愿意走了。

  她要这天下做错的事,都受到惩罚。

  绣姨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早已泪雨纷飞。

  明明清晨婳儿还在练剑,自己为她缝着新的剑装,怎么一眨眼,这孩子就这么狠心的走了,连头也不回。

  她走到院门前,抬头看着那块匾,回想着以往的岁月,

  “臻渊,我们此生,再也见不到了吗?”

  阿珅说的没错,爱了一辈子的人,哪能是放得下的呢?

  这世间情感千千万万,唯有爱困着众生,生生世世都要与其纠缠,至死不休。

  “你的这两个女儿,倔强起来,可真是像极了你。”

  “唐臻渊,我们下辈子,不要再见了。”

郑不乔

亲爱的,嘿,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说的话呦,你们知道吗上架需要十五万字,遥遥无期啊。小可爱们,我选择写佛缘是不是个错误啊,佛缘是不是不受欢迎啊,因为不止一个人跟我说看不懂了啊,是真的很差劲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