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八章------三月海棠

公子佛缘 郑不乔 2294 2017-12-12 15:39:36

  “三哥今日何必如此对待安昀。”

  “她总要看清一些东西。”

  “那安昀应是看清了,可三哥如今想要什么,能否也让我看清楚?”。

  “如果你当年没有收去自己的锋芒,那如今呆在宜阳的,或许就不是我了。”

  彼时的安澈眸中藏光,并不忌讳一旁还有阿珅坐着,神色淡然嘴角挂笑,一举一动已没有了刚才的局促之态,眉目间的凌然之气像极了盛世,这才是坊间盛传的五皇子,他与盛世,本就是大央耀眼的存在,奈何一位一直处于山巅,一位,早早地卸下盔甲自甘坠入山谷。

  阿珅想,若哪一天这二人并肩站在一起,那这河山会不会变副模样呢?

  但她怕自己,看不见这天了。

  “看来今天天气虽好,却不适合下棋,我与三哥的这盘棋,是要等到来日再下了。”

  “我一直都期待与逸王的对弈。”

  “那就不打扰了,安昀那里,我总要去宽慰一下。对了,想邀小娘子明日一同游湖,不知娘子可愿意”

  听见安澈邀请阿珅,盛世面上虽未看向她,一直把玩着棋子的手却停了下来。

  “这几日身子多有不适,就不去打扰逸王的雅兴了。”阿珅致歉。

  “那好,我就先告退了。”

  安澈没有再强邀,冲着阿珅微微一笑便离开,亭子里,只剩下盛世与阿珅,一个赏花,一个喝茶。

  “阿珅为何不与逸王一起游湖?”

  耳边响起淡然声音,一直赏着花的阿珅转过身来,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公子觉得,现在的我,敢出你的宅邸么?”

  “有逸王在你身边,想他是不会让你有半点差池的。”盛世换了个舒适的坐姿,幽幽地说道。

  “逸王即使再好,但在我心里,还是呆在盛府,在公子身边最是安稳,毕竟,谁知道如今的府外,是怎样一副局面呢?”

  盛世听见她说要呆在自己身边,心中猛然一颤,自他说阿珅中意自己起,好像都已默认了这种关系,连阿珅都未说过不字,可如今自己却......

  “公子在想什么呢?这茶,都凉了,还是让人换壶新的好。”

  “无妨,凉茶也自有一番滋味。”

  盛世回神,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一旁的阿珅笑而不语,微凉的茶水顺过喉咙浸入心脾,他的心,这才冷静下来。

  “今天得了一副好棋却无对弈之人,难免有些可惜。不知阿珅是否愿意?”

  “我想,与公子下棋,还需再等些时日,现在,还为时过早。”

  “那阿珅觉得,什么时候才最为合适?”

  阿珅看了一眼亭外纷飞不止的桃花,每一朵到赶在自己消逝前拼命飞舞,散了漫天的绚烂,却是离开时的颂歌,春末,已经要过了。

  “不如,就等桃花散尽,盛夏来临时。”

  “那到时候,一定要与阿珅好好下一局。”

  盛世已经很期待,盛夏来临时,眼前的女子要如何打开一个新的篇章。

  “也不知到那时,公子是否还能如现在一般如此闲情逸致了。”

  “我向来不受约束,闲情逸致,是要看心情,不看时间的。若阿珅日日如此,伴我身边,我应是日日都有闲情逸致来陪阿珅赏花看月的。”

  “嗯?”

  阿珅吃惊,手中的杯子也应声而落。一直没有出声的竹子立刻上前查看,

  “娘子可有什么事?”

  阿珅摆摆手,示意竹子退回去,自己看着地上的碎片,突然哑然失笑,

  “我与公子这假情假婚如今已经传开,这并不是什么高明的办法,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日后是什么状况,还需要视情况而定。就是不知道,这个法子,会不会影响公子日后娶妻?”她自己停了片刻,等晓得了自己在说些什么话,笑得便更开了,“我真是浑了,这关你日后娶妻什么事,等你做了那位置,佳丽三千又何妨?至于妻不妻的,还不是说换就换?”

  盛世的脸色却有些沉,眸子眯起来,看着这人笑的愈加欢脱,比她平常的那些假笑媚笑都要放开的多,心中却更不平了。

  “你该担心的,是自己日后如何嫁人,还有,唐缘珅,你怎么知道我日后就是三千佳丽了?你怎么知道我就要将发妻弃若敝屣了?”

  阿珅停了笑,他刚才,是连名带姓的喊自己,语气中,也多有质问的语气。

  这都是怎么了?

  “我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公子以后要成为天下最不可比拟的人,那最好的东西,都应该是公子的。”

  “阿珅你的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盛世颇为嘲讽地看了她一眼。

  阿珅没心思去猜他的意,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公子府上既然来了客人,何不领着客人们出去游玩。如今正是生机勃勃的日子,宜阳的风景,应是不输朝佑皇城的富丽高雅了。”

  “哦?可是阿珅你想游玩了?”

  “我才刚刚拒绝了逸王的邀请,如何出得去?更何况,我是逃出来的,外面如今贴满了我带妆唱戏时的画像。公子,你还是让我多活些时日吧。”

  “你既然跟我提了这个话,心中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何况,你可不能一直藏在这府中。”

  让你一直藏在府中,怕是就委屈着你了。

  “公子心思剔透,那我就直说了。我要去青鸾山一趟,但这件事,要避过公子以外的所有人。”

  “你是要?”

  “我是要去见个人,至于详细,如果明日我能见到她,便全部告知公子,希望公子愿意帮我这个忙,其实这件事对公子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

  盛世突然向前拉近了身子,与阿珅的距离尽在咫尺,幽深的目光中藏着数不尽的秘密,面前的人也没有躲避,定着神与他对视,“不知阿珅还有什么瞒着我呢?”

  “我与公子,早晚是要全部坦诚相待的,只不过是时间罢了。”

  不在人前,她对自己便是一副不悲不喜无甚感情的样子,而有了他人,这女子便千种风情万般姿态,足足的戏中名伶模样,盛世不想看到她那对自己冷冰冰的模样,可这人,着实是让人拿捏不透。

  阿珅,终有一天你会亲自撕下自己所有的面皮和伪装。

  “我会安排竹子,明日自会有人接你,你做好准备即可。”

  “多谢公子。”

  盛世拂袖而去,竹子跟在一旁,见他脸色多有不快,不由得问起,“公子,可是珅娘子她......”

  “明日你安排人,务必将她护好,切勿惊动任何人。”

  “公子可需我跟去?”

  “不必,你若离开了我,安昀二人定会起疑心。安排花田同她一起,至于她见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等她到了时间便亲自告诉我。”

  “不让花田看好珅娘子了吗?万一她?”竹子多有疑虑。

  “若是她不愿坦诚相告,我又何必用她呢?将她护好就行了。”

  “是,对了公子,”竹子想起还有一件事,

  “公子,玲珑山庄怕是要有动作了。”

郑不乔

今天没有瞎编的儿歌了,反正你们也听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