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六章------三月海棠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871 2017-12-10 10:39:21

  不阴雨绵绵的宜阳真是美好的让人不思归。

  阿珅看着窗外,阳光肆意的占满整片天空,她用力吸着园子里的香气,清香可以勾起很多回忆。她想起昨日,盛世那满怀抱的清香,一时间,仿佛天地都只有他一个人。

  “娘子,娘子感觉身子如何了?”

  花田端了清粥过来,放在案边,替她掖好被角,“娘子可想吃点东西?”

  阿珅摇摇头,心中一直想着的人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盛世呢?”

  花田愣了一下,才知道这是在问自家公子,但这好像是珅娘子第一次连名带姓的称呼公子,虽说是公子已经改了名字,但还从未有人真正这般唤过,但珅娘子这样问,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刚刚竹子过来说府里有贵客要到,公子就和他一同去了前厅。”

  看来她算的没错,那些人是要来了,不对,刚刚花田说,盛世......

  “你的意思是,盛世他一直在这里?”

  阿珅手竟抓住了花田的胳膊,语气中带着些许激动,花田起初以为唐缘珅是那般沉静稳重的贤淑女子,那日见她竟可以笑得妩媚妖娆,又见她今日这般慌张,突然疑惑,究竟哪一个是她呢?

  花田安慰道,“公子他一直在这里陪着娘子,本来是想等娘子醒来,谁料竹子说贵客要来,这才让我来照看娘子。”

  原来他一直在这里,手指轻轻触着身边那片凹陷的地方,想起昨夜盛世的怀抱,阿珅不知道,再次面对盛世时,她的心还能不能像往常一样平静。

  “花田,你可否为我梳个淡妆,我如今身上无力,倒是做不成这种小事了。”

  “娘子是要?”花田不解。

  “不是有贵客要来么?你先梳吧。”

  她今日是不会安静的呆在这君影阁的。

  想来该如何搅浑这天下的水,应由她做那一滩淤泥了。

  不能再让大央的江山只停在风波暗涌的阶段了,有些事情,迟早是要提到台面上来的。

  他们来的安静,丝毫未惊动这宜阳的百姓,轻轻地下了轿,连让人通报都不曾,直接就进了府。

  正厅的云雾茶已沏好,平日里常用的草木香也换成了奇楠香,盛世悠哉地坐在那里,手中的茶却是一口未动,

  “公子,还是换成君山银针吧。”

  竹子知道自家公子吃茶一向讲究,很少喝君山银针以外的茶,这云雾茶,公子一向不喜。

  “不用,就这样,吩咐厨房,荷叶酥要多做些。”

  “是。”

  盛世想起后院的那位,一直反反复复的心中突然有了丝平静。让花田告诉她今日会来客,也不知她会不会来。

  唐缘珅,你究竟要不要来凑个热闹呢?

  当竹子端上来点心时,那边步若莲花的人已踏了进来。

  “许久不见盛世哥哥,不知哥哥近日可好?”

  女子言语灿然,柳叶眉梢自带清贵,一双丹凤眼与盛世倒是有着几分相似,只是不同盛世的深邃难测,女子目光清澈明亮,嘴角一抹娇笑便做尽了女儿态。一身蓝云金丝衣彰显着她不俗的身份,巧笑盼兮间带着不同于一般女子的盛气与华贵,问向盛世的语气中又带着一丝不拘的洒脱。

  她身后的男子却不轻不重地作了揖,“三哥,好久不见。”

  盛世见着那男子,目光微微怔了一下,随机又恢复惯有的散漫淡然。

  “想是今日的阳光好,我大央最尊贵的帝姬与最俊美的逸王一齐来了我这处。二位当真是悠闲,可是朝佑皇城的饭不好吃了,才会想来宜阳耍一耍了?”

  盛世边说边笑着上前牵起安昀坐下,将盛着荷叶酥地盘子放在她面前,忽略掉后面的安澈,安澈倒也不尴尬,择了位置坐下,接过下人递来的茶。

  “盛世哥哥,还是你疼我,这云雾茶与荷叶酥,可是我的心头爱,哥哥可是一直都记得?”安昀对着盛世撒娇,一如儿时那般的天真烂漫。

  “你若爱吃就多吃点。”

  以往安昀每次来,盛世都是那副不正经的风流纨绔,不经意间就调侃起安昀来,今日却有些平静,对待安昀的态度依旧是温柔的,安昀却明显感到没有了平日的亲热,也不知是不是这次安澈来了的缘故,看了一眼安澈,却见他丝毫未看向这边,有些泄气,只得低头喝茶。

  待到阿珅赶来时,安昀正准备重新起话题,和盛世聊一聊朝佑皇城的新鲜事,阿珅突然闯进来,使得齐刷刷的诸多双眼睛一同看向她。

  竹子捏了把汗,珅娘子这时候来,千万千万不要坏事的好。

  “我是寻着香味儿找来的,只觉得清早起来这香着实好闻,不巧打扰了公子会客,不知这二位是?”未见其人,只听见一阵脆灵灵的声音传进来,随后,便是阿珅步伐轻盈地走来,一点也不显生分,时不时地嗅上两下,仿佛真是寻着香找过来的,见着两人,还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盛世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这人,是又要演戏了。

  “盛世哥哥,这位是?”安昀问向盛世,安澈也抬头,自她进来,那眼中的光芒便未曾离开过。

  阿珅也看着盛世,脸上颇是不解的神情。她今日一身水青色的衣衫,正是昨日盛世命人送来的,穿上去格外轻逸飘然,盛世看着欣喜,起身走向她,自然的拉起她的手,二人对视,阿珅晓得他肚子的坏水儿,只是这戏开始了,就要好好唱。冲着盛世含情一笑,却是看得竹子心惊胆战。

  通过昨日,竹子已是知道这二位若是唱起戏来,怕是难有人招架的住,这位珅娘子,还真不是位好拿捏的主。

  “你近几日身子不好,故今日来客没让人去通知你,想让你好好休息,怎的又过来了?若是觉得这香好闻,叫人过来拿就行,何必亲自跑过来,累着身子可如何是好。”说着,还嗔怪地看着阿珅。

  竹子暗暗克制自己,这两位祖宗,这,这是要人命啊。

  阿珅暗自诽腹,若不是盛世让花田告诉她客人要来,她又怎会撑着这疲累的身子过来,一段话说得深情脉脉,若她不知情,恐怕也要被他感动了去。

  旁边的二人看着这幕,早已思绪万千,安昀先开了口,“盛世哥哥只顾着美人了,都忘了向我们说说,这位娘子是哪位了?”

  盛世拉着阿珅,冲二人笑着,“是我忘了,这是我家阿珅,阿珅,这是宝祯帝姬和逸王殿下。”

  一声阿珅,再加上我家两个字,听得阿珅身子一抖,险些站不住,亏得盛世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阿珅是被两位贵客的身份吓到了么?”语气中带着戏谑。

  那一声声阿珅,叫得阿珅心中直痛,她知道这是一场戏,可这声音如此熟悉亲切,她如何能不入戏呢?

  “原来是帝姬和逸王殿下,小女不才,不知二位尊架,还望二位殿下恕罪。”

  既然是戏,那就要做全套。撇开盛世的手,阿珅欠身福礼。

  “不知者不罪,起身吧。盛世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们,这位娘子究竟是你什么人呢?”安昀直直地看着阿珅,像是一定要从她身上看出些什么来,阿珅却一直笑而不语。

  “安昀你一向聪明,难道这次看不出来么?”盛世反问,好心情全表现在身上。

  “难道盛世哥哥你真如外面所说?是要娶妻了?”安昀惊得站起来,她以为父皇此番让她前来,只是被那些无中生有的谣言所迷惑,可今日,今日这景象,

  盛世哥哥是真的如他们所说么?

  “我总是要娶妻的。”盛世拉着阿珅坐下,他身边的位置早已站着安昀,安澈于一旁默不作声地喝茶,盛世便拉着阿珅坐在了他对面。

  安澈抬头看着阿珅,俊美的脸上显着浅浅的笑,“这位娘子,倒有些眼熟。”

  “像我这样面相普通的,多少都与常人相似吧。”阿珅看着这位大央最好看的王爷,肤如瓷唇如血,眸似星辰,美如冠玉。同是盛家儿郎,盛世轮廓分明,五官英挺,而这位王爷,则是有着胜过女子的精致。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三月君子,肆意海棠。八个字来形容这无双容貌和一身清润的气质,倒甚是相符。

  “不知盛世哥哥的这位心上人儿,是哪家的闺秀?可否告知?”安昀收敛好自己的情绪,重整仪态地坐下,看向盛世的眼中,却仍有泯不掉的悲伤。

  “我的身份,哪里能娶到什么闺秀,阿珅她,出身梨园。”

  “什么!”安昀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安澈也放下了手中的茶。

  “盛世哥哥,戏子身份,怎入得了你的府中?”

  父皇的探子说,远在宜阳的盛世公子府中住了一位女子,二人关系甚好,更有人传,那女子身份低下,好像是梨园的戏子,更像是那绮韵坊的名伶,她不信,父皇也多有怀疑,如果真是那位被通缉的戏子,那这件事势必会威胁到盛世哥哥。她刚刚从宜阳离开不出两月,却又急忙上了路,这一次,父皇竟让安澈哥哥同她一起。

  每个人心中都在想些什么,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她害怕那些表象的背后,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真相。

  “安昀你何必如此贬低阿珅,戏子又怎样,我如今,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再说,是我一心倾慕阿珅,莫要坏了她的名声。”盛世沉了脸色,语气多有不满,阿珅看他这样,想他这话是演戏呢?还是他心底一直想说的话?看着一旁的竹子并没有因为这话而有什么动静,这不是他家公子的心窝子么?

  “盛世哥哥你……”

  “我今日来给三哥带了一副上好的云子,好久不与三哥博弈,三哥可是愿意下上一局?”安昀有些控不住场面,今日所获得的信息让她的心绪乱成一团,安澈迟迟不做声,见她再这样下去便会失了帝姬该有的仪态,便开口救场。

  “亭中的景色最好,就去那里吧,让竹子将茶点带过去。”盛世仿佛刚才未发生过什么,点头同意,落得安昀在一旁尴尬不止,她晓得,自己是触犯了三哥哥的忌讳,可她只是无意,她从未想过同三哥哥有今天这般景象。

  “安昀可是我们大央的女国手,怎么愣着了,我与三哥的对局你难道不应好好关照么。”

  安澈从安昀身边擦过,轻轻扯着她的袖子,安昀看他如此解围,不好再继续伤神下去。

  “安澈哥哥莫要笑我,什么女国手,只是些皮毛罢了。”

  “若说国手,还是华年最相称。”

  华年两个字安昀咬得极重,是故意说给盛世听得,可盛世恍若未闻。看着前面的二人,盛世牵着阿珅慢慢的走着。盛世哥哥一直同她说笑,还不停叮嘱她小心地上的石子,那女子对着盛世哥哥也是笑语连连。

  远远地看,还真像是一对璧人。

  “我们大央的帝姬殿下,今日此般眉目愁情,倒失了帝姬的风范。”

  “安澈哥哥,”安昀失落地看向安澈,“我今日,是不是做错了?”

  “你既然身为帝姬,本身就无什么对错可言,”安澈想了想,还是伸手抚向安昀的头顶,像温暖三月的朝阳和风轻轻圈过,“安昀,唯独你,可以不用改变什么的,做你自己吧。”

  安昀失了神,做自己?这世上,还有谁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呢?那她该有多羡慕?如果可以,拿她的身份地位来换她也愿意。

  安澈看她这般,知道是劝不动她了,摇摇头,拉着她向前走,

  那前方,满是绚烂的花香与和煦的碎阳光,样子十分美好,

  “走吧,莫要三哥等着我们。”

郑不乔

一二一一二一,鸭子丢了我的小毛驴,三四五三四五,松鼠打飞小老虎,六七八六七八,小魔仙会巴啦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