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佛缘

第四章------周旋

公子佛缘 郑不乔 3661 2017-12-08 11:35:07

  盛世喝着粥,竹子在一旁念着官府的公文,公文是一字也没有听进去,脑海中浮现的总是那人的音容笑貌,越想起她心思便越不宁静,粥碗被他嘭地放下,吓得竹子慌忙地看着他,

  “公,公子?”

  “随我去转转吧。”

  竹子跟在后面纳着闷,平日里公文公子都是听得很认真,今日是怎么了,从坐在那里便心神不宁的,难不成是......

  “嘶!”

  竹子正想得入神,前面的盛世突然停下了脚步,竹子直接撞了上去,这边正要知错,只见盛世站着不动,竹子心里好奇,向旁边看了一眼,自己也不动了,

  竟是走到了君影阁。

  曾多少次看过珅娘子在台上唱戏,只知道娘子唱戏是一绝,能叫人看痴了去,但今日未穿戏服的样子还是头一回,身上还是昨日那件月牙蝶仙裙,粉黛未施,珠钗不戴,轻盈的在梨花树下悠悠的舞着,此刻骄阳应也逊于她的光芒,只敢碎碎的洒下,为此景渡一层微光,唱的却是宜阳的小调,盛世记起儿时常常听此曲入睡,如今却是好久,都未听过有人再这样唱过,

  “青石板,小拱桥,阿婆的船儿摇一摇,清茶歌谣去寻块糕,看春光里是那谁明耀,叫郎去了不思乡,是何处觅得佳人笑,妙哉妙哉呀依水旁,琴瑟也不要,染得那满发,桃花香。”

  宜阳第一戏子,唱起街巷小调,依旧的风光无限。

  “娘,姑姑像天仙一样!”

  旁边的善儿喊了一声,才将盛世的魂给拉回来,阿珅此时也停了下来,花田正要上前递杯茶,看见了这边呆着的两人,

  “公子何时来的,怎不过来坐?”

  阿珅看向二人,微微擦汗行礼,“今晨起得早,所以开开嗓,若扰着公子,还望公子不要怪罪。”

  盛世点头,看着阿珅径直走到石桌前坐下,

  “娘子可曾用过早膳?”

  “还未曾。”

  “那就再这里用膳吧。花田你将早饭端到这里来,竹子去将公文拿来,我在这里办公。”

  “欸?”竹子愣了愣,没反应过来,花田便直接拉着他走了。

  “姑姑你头发乱了,我来帮你理一理吧。”

  阿珅笑着蹲下来让善儿帮她理头发,早起时只用了发带束发,现在这样子确实多有不妥,旁边的盛世自坐下来便一直盯着自己看,她移过目光拍了拍善儿,见头上的梨花繁盛,伸手找了一只最近的折断,在脑后挽了个髻将花枝插进去。

  “呵。”旁边的盛世嗤笑。

  “姑姑的簪子真好看。”善儿仰着脸看着阿珅一脸羡慕。还未等阿珅说话,盛世起身摘了一朵小花夹在了善儿的耳朵上,“不用羡慕她,你比她好看多了。”

  “谢谢公子。”善儿满足地笑着,看着身边的两人,“姑姑是要嫁给公子了吗?”

  两人同时吃了一惊,盛世先反应过来,“善儿你是听谁说的?”

  “嗯,他们都这么说的,公子要娶,要娶,娶......”四岁的娃娃说话还不利索,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是说我要娶夫人了?”

  “夫人?嗯,我记得,他们说的就是这个。”

  这下两人的眉头都微微皱起,阿珅拍拍善儿,“善儿不要相信,是姑姑没有住的地方,公子好心,让姑姑住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那,那为什么......”

  “娘子吃饭吧。厨房只剩下清粥,我添了两个小菜点心,娘子先吃着。”这边花田端了饭,后面竹子也拿了官文提了茶,两人起身各自坐下,花田看见阿珅的木枝和善儿头上的梨花,不由得笑出声,“娘子我去给你拿个素玉簪子吧。”

  “不用了,我这样就可以。”

  “等下吩咐厨房,以后记得做娘子爱吃的饭菜。”

  阿珅听见停下筷子,淡淡的笑了笑,“有劳公子费心了。不过我本就寄人篱下,温饱即可,其他的并不多求。”

  盛世没接话,她今日整个人都缥缈得很,若昨日是和自己演着戏,那今日她这样子,才是正常的吧。

  花田和竹子看着,也不知如何是好,阿珅对着盛世态度不温不热,盛世就和没看见似的,搞不懂二人想的什么。

  “外人都说娘子要嫁给我了,若待娘子不好怎行?”

  这下换成花田和竹子吃惊,这等传言,于二人谁都不是有利,何况外面都在通缉绮韵坊的珅娘子,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只会招来灾祸,可也没见阿珅脸上有什么羞怒的深情,盛世依旧静静地看着公文,换成别人早就急了起来,难不成这二人,

  互相有意?

  花田和竹子在一旁思绪纷飞,阿珅这边边吃粥,边给善儿拿点心擦嘴巴,在外人看来,倒像极了和睦美满的一家人。

  “话又不是我说的,公子何必认真。”

  “哦?我以为娘子心里认真了,唯恐怠慢了娘子惹娘子心里不快。”

  阿珅收住刚才的娴静模样,看样子盛世若是想一直不正经,她也不必做温柔贤淑的样子,论起样貌她自知比千姿楼的那位差远了,但抛弃一切比娇姿媚态,她又有何不可?演戏是吧,阿珅觉得她并不输谁。

  一无所有之后,她什么都可以放下了。

  抬头咯咯的笑起来,花田和竹子惊讶地看着她,盛世却不闻,两人皆是第一次见阿珅这副模样,像换了个人似的可以笑得千娇百媚,姿态举止都不是那个如同大家闺秀般贤淑温良的女子,两人着实吃了一惊。

  “公子这话说的,难不成,我有心嫁,公子便有意娶了?”

  “那又何妨。”

  花田和竹子已经思绪万千了。

  “那公子的心上人可怎么办?”

  竹子更懵了,公子何时有的心上人他怎么不知道?

  “娘子怎知这心上人不是自己?”

  这下换阿珅定住了,撞上盛世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心中咯噔一下,她住进盛府是为保命,可之后的每一步,她还都未想好。走着算着这句话,她可不是胡说的。

  “公子何时对我生的情谊?可是看我的戏看久了舍不掉了?”见盛世忽然盯向门外,眉头微皱又立即舒展,阿珅决定顺着他的话说。

  “我看善儿有些累了,花田你领她下去吧。”盛世看了一直在吃点心的善儿一眼,将话转给花田,花田会意,便将善儿带了出去,留下竹子一个人。盛世仍是不做声,眼睛却仍是盯着那里,竹子顺着方向看了一眼,才明白盛世的意思。

  “公子可是要我?”

  盛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竹子靠近,“不要打草惊蛇,悄悄地带走关起来。顺便告诉他们,以后内院的管制,若是再有不相关的人进来,都给我当心着脑袋!”

  声音虽低沉但威严的气息一分也没有少,竹子领意,轻声轻脚的退向院门口处。阿珅看见那边身影晃动,“公子何不让他听完再走?”

  盛世放下手中的官文,转过身子面向阿珅,他知道眼前的这人不是个简单的戏子,现在也该好好的听听她如何说了。

  他向来不留无用之人,敢那样说的人,也该有与之相配的本事。

  “娘子何意?”

  拿起茶杯到了一杯盛世的好茶,阿珅想,与盛世兜了两天的圈子,他们终于可以正面相对了。

  “公子的府内不干净的东西太多了,恐怕我在的这两日,不止宜阳,整个大央都知道盛府住进了一名不知来历的女子,这是公子的家务事,要清理家中闲人是应当的,可若是公子从一开始就想借这些人的嘴巴来敲点响声,何不多留几日,好歹,在外人眼中,公子先给我个身份,想要去搅乱别人的步伐,可不是些小雨点就能成的。”

  “娘子想如何?”

  阿珅嫣然一笑,她已经不打算变成那个大家闺秀了,在盛世面前,还是同他一样少要点脸面为好。

  “刚刚那位偷听的,我想公子应该有办法问出点什么。还有,都两年了,公子这防范做得还是这么差。在这之前,我的身份自然是要保密,毕竟我还想多活几日。既然他们都说公子要娶我,我们也可以借力打力,让这谣言传得再厉害些。至于我是谁,想必捏造身份对公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不是绮韵坊的人,就是仁弗小主也都可以由着您说,这下,估计那几位还在路上的人更得加快步伐的赶来了。”

  盛世打量着她,随之一笑,“我若让他们什么都听不到,才是最危险的。而听这话里意思,娘子这是铁了心要嫁给我了?”

  “我无处可去,倒不如给自己找个归宿,公子救了我,自然命都是公子的。”

  “以身相许?娘子大可从给我这里借点银两出去谋生,又何必掺进这纷争呢?好不容易从虎口离开,又要重蹈覆辙?”

  阿珅身躯一震,脑海中闪过那日漫天的猩红,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找回原有的镇定。若是可以活得随意,谁愿意寄人篱下抛去颜面呢?阿珅想这样告诉盛世,可这话只能埋近心底,她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只能依靠盛世。

  他们都是各取所需罢了。

  “我只是想报恩而已,戏文里不都是这样唱么,就怕公子嫌弃了。”

  “娘子只是绮韵坊唱戏的吗?”

  “反正我来路不明,只要留着我一条命,怎么做全由着公子意思来,只要能达到目的,那一切就都值得。”

  “哈哈!”盛世大笑,“未有人知仁弗小主身份,如今我若说她是名女子,还是个戏子,你说这大央的天下,会不会更热闹呢?”

  他没有看错人,有意思的戏子脑子也很聪明,她的身份来路不明又何妨,都只能为自己所用,唐缘珅,你若真是外人赞为天人的仁弗小主,那还真是省了力气了。

  “公子愿意怎么说便怎么说,我不介意。不过如今我的身份怕也是瞒不了几天,到时候若是官府或者其他的什么人来抓我,公子可不能不管,何况公子也会担上一个包庇重犯的罪名。”

  “娘子放心,我既然让你入了府,就肯定会保你性命。”

  “唐缘珅的生死如今都在公子手里,全听公子安排。但是公子,何必那么着急呢,先缓一缓,等客人到了再继续走下面的路也不迟。”

  “娘子怎么就肯定,我府中一定会有客人到?”

  “肯不肯定,等一等便知。既然留在公子身边了,我便会让公子相信我的能力。”阿珅屈指向天,“我唐缘珅在此发誓,此生定助你夺得这大央天下,此言既出,将不顾千难万阻,让你重回九五尊位。但只有一事,每人都有自己的私密,所以有些事,公子不必问,即使懂,也求看透不说透。”

  “可我从未说过,我要夺天下,唐缘珅,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盛世沉眸,良久,才低声道。

郑不乔

啊哈啊哈啊哈,亲爱的小可爱们啊你们都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