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清如明净妆

5

清如明净妆 南飒 1343 2017-12-07 17:15:34

  皇甫渊除了日常要随孟文获修习,还要帮助献帝处理朝内外事物,临近晌午,孟文获带着孟青夕告别了皇甫渊。

  父女二人走在前面,洛如跟在孟青夕身后。三个人在内侍的护送下一路出了禁宫,路过那条长长的甬路后,坐上来孟府的车舆。

  车舆上,孟青夕好似解禁了一般,呼出一口气,肩膀松弛下来。

  “爹爹,我们终于出来了。”

  孟文获早已习惯了禁宫的威仪,反而觉得孟青夕失了些大家闺秀应该有的规矩。

  “洛如教你的规矩,是不是早就忘了。”

  “当然没忘,只是我看那太子殿下,也不是那般老朽的人物。”

  “不管别人如何,首先要自己做得。”孟文获嘱咐道。

  洛如插嘴:“小姐是自在天性,也是难能可贵。”

  “还是洛如姑姑对青儿好。”孟青夕伸手环抱住洛如的手臂,“不像爹爹,总是挑拣我的错处。”

  车舆穿过了四方街道,停在了孟府门前。

  孟府三代帝师,门楣荣光,但府邸却一直保持着清雅朴素。孟府不大,只有将将五间屋舍,孟文获居住的清心斋也很简朴,颇有文人风骨,孟青夕居住的,是暮霭小筑。整个孟府,只有数十个家丁和几个使唤丫鬟,对于当朝太子之师来说,清净的很。

  暮霭小筑邻着孟府南面的蛰市街,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人走动,但每逢年节庆礼,这里总是最热闹的,孟青夕自小便喜欢爬到暮霭小筑的阁楼里,看着蛰市街的来往人客发呆。

  一回到处所,孟青夕便开始翻找自己的书箱,洛如在一旁一脸的困惑。

  “小姐,您在找什么,洛如帮您找。”

  孟青夕从一个书箱中探出头来。

  “洛如姑姑,前几日我看的那本《簪银传》,您可看到了?”

  “不在这个书箱里。”洛如打开旁边的一个书箱。“在这里。”

  “找到了找到了。”孟青夕捧起书,轻轻抚平折起的书角。

  “小姐又想看?”洛如问道。

  “不,是有人想看。”孟青夕一脸神秘的笑道。

  孟家的晚膳一直都很清淡,两盏清粥,几个时令的鲜蔬。

  晚膳后,孟文获去了清心斋修习,孟青夕着了一条朴素的绣裙,在烛下认真的画着什么。

   洛如为孟青夕铺床,看她画的入神,连有人靠近也没注意,洛如大眼一看,就知孟青夕画的是一名男子。

  “小姐。”洛如小声提醒。

  孟青夕猛地醒来,用整个身体盖住自己的画。

  “洛如姑姑坏,偷看人家作画。”

  洛如笑着摇摇头,“哪里是偷看,是您画的太认真,没有发现有人。”

  孟青夕不好意思的问:“姑姑,您先去睡吧,我今夜自己睡就好。”

  “小姐是大了,不需要姑姑了,画不给姑姑看,睡觉也不需要姑姑陪了。”洛如假意皱眉。

  “不是不是。”孟青夕见洛如伤心,急的不行,“给您看还不成。”

  洛如看孟青夕画的,是个清逸俊朗的男子,孟青夕的画风稚拙,只能大体的体现男子的神色。

  “这是谁?”

  “这是,今日我见的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洛如又仔细看了看画,“果然风采出众。”

  “我只是觉得啊,他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孟青夕看着画,“我以为啊,当朝太子,应该是个心机颇深,不苟言笑的人,今日看了才知道,他为人亲善的很,一直看着我笑,喜欢说话,温和极了。”

  “都说渊太子,自幼便聪慧过人,深得陛下喜爱,现在看来,果然是天纵英才了。”洛如赞叹道。

  “就是殿下要我拿《簪银传》同他看的。”孟青夕笑道。

  洛如看着孟青夕的笑容,顿时明白了什么。

  “好了,天色不早了,老爷都睡下了,明日老爷说了,要一同入宫,小姐快些休息吧。”

  孟青夕伸了个懒腰。

  “今日也是困的很。”

  洛如看着孟青夕往榻上去,伸手将孟青夕做的丹青折起来,夹进那本《簪银传》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