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50章:你先睡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22 2018-02-21 00:05:00

  “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她气愤不已。

  “随你怎么说吧,既然你送上门来了,我就不客气了,快点选择!不要磨磨唧唧浪费时间,等我没耐心了,给你个十几刀。”

  “我选第二个。”

  “那就劳烦你写个欠条了,说一辈子欠我的钱,永远还不完。”

  “我刚才说错了,我的脸不是无价,我的脸只值一百块!”她临时倒戈,改变主意。

  “啧啧啧,为了不出钱,真正的连脸都贱卖了,一千万。”她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有的。”

  “你!”禾冯冯怎么可能给,“没有!”

  “禾冯冯小姐,你知道我手里的这把刀是什么刀吗?”殷禾欢不急不躁,“这把刀叫火陨,用上千条蛇的毒液浇铸而成,被她伤到,伤口不但不会愈合,反而会中毒身亡,这一点,现在告诉你,还算晚吗?”

  “殷姐姐,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来了,真的不敢来了,我虽然换了心脏,但我还是要终生服用抗免疫的药物的,我不能没有钱啊。”

  殷禾欢看穿她的把戏,不为所动,“别说殷姐姐,喊殷奶奶也没用,我给你两分钟的考虑时间,选择权在你。”

  禾冯冯走了,殷禾欢看着手机里的银行短信通知,心情大好。

  想来找她的事儿,反被她摆了一道。

  禾冯冯现在估计悔的肠子都青了吧?

  她在四人小群喊了一声:[都来一楼包厢集合。]

  消息刚发出去没几分钟,梁亦、虞可为和唐好甜都一前一后的来了。

  “欢欢,刚才我看禾冯冯气冲冲的走了,她到底说什么了?”

  殷禾欢嘴角微勾,“对我阴阳怪气的嘲讽,和厉柏承分手明明是她自己的问题,偏偏说是我抢了厉柏承,说这店是他给我开的,简直无稽之谈,荒谬。”

  “她有病吧?”唐好甜愤愤然,“凭什么这么说你?真是可笑。”

  “她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呀。”殷禾欢笑眯眯的说,“总而言之,本来企图气我的她,反倒被我给气了个半死,不说她了,我喊你们过来,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谈谈。”

  “什么事啊?”虞可为好奇的问。

  “你们三个目前最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唐好甜笑了,“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想知道。”

  “我先说吧。”梁亦面容柔和,“我老婆刚手术,她从鬼门关挺了过来,这对我来说是新的希望,但因为手术和高昂的医药费,我参加生死考验得到的一百万奖金花费了九十几万,后续治疗还要不少钱,家里还欠了很多外债,父母身体也都不好,还有孩子要养,所以生活压力还是蛮大的,但我对未来并不恐惧,因为有你们这些好朋友,有家人支撑着我,所以我的愿望是把债务还清,我老婆的后续医药费有着落,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

  “我呢?”虞可为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第一,有个女朋友。第二,多攒点钱也在宁阳市里买套房子,以前哪敢想这个,现在跟着欢欢你混了,就敢想了。”

  “好甜,你呢?”殷禾欢转头问唐好甜。

  “我想有个温暖的家。”

  “除了这个呢?”

  “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室一厅就好,对女人来说,房子还是代表着安全感。”

  “你们三个都是我很重要的好朋友,我现在有能力了,所以今天我打算满足你们三个每个人的心愿,梁亦家里的情况特殊,的确需要不少钱,好甜想要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室一厅差不多百十万就够了,等会我给你们一人打一百万,可为……”她的目光投向虞可为身上,“田津坊的一套房子过户给你,本来我打算房价大涨的时候卖掉的,现在我觉得比起卖房子,你在市里有家更重要。”

  当初她同时买两套田津坊的房子是打算以后变卖一套作为资本让自己这辈子不要处于被动的状态,现在不需要非要卖房子才能获得钱了,自然希望让房子为到了适婚年纪的虞可为加身。

  “欢欢,我知道你想对我们好,但是你的钱也来之不易,我们好手好脚的,跟着你在这经营这家店,钱会慢慢挣到的,心愿也会实现的,可能需要时间久一些,但你这么对我们,真的,我特别感动。”

  “好甜说的是。”梁亦赞同,“我们现在能跟着你在这店里已经很好了,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

  “我希望你们过的轻松一些,不要心里有压力,人生苦短,活的开心,你们不用再说了,我既然说出了口,自然不会再改主意了。”

  “欢欢!”虞可为一把紧紧的抱住她,“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呢,我爱你!”

  他刚说出口,门被推开,一道男人的声音乍起,“你爱她,我可不同意。”

  四个人齐齐看去,只见戴着黑色鸭舌帽和口罩的叶枭来了。

  他随手关上门,“我在门口听了两分钟,说实话,禾欢对你们比对我都好。”

  唐好甜忍俊不禁,“叶先生可是吃醋了?”

  虞可为站起身,“肯定的,我们别当电灯泡了,让人家小两口浓情蜜意一会儿。”

  三个人一道走了出去。

  “不是不来吗?怎么又过来了?”

  “不过来怎么知道你不为人知的一面?”

  “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仗义。”叶枭伸手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身子更加的贴近自己,“有种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态度。”

  “我只是觉得钱不敌我在乎的人重要。”

  “我却觉得你很聪明。”叶枭深深地盯着她,“忠诚的人心比钱更值钱,既出钱帮你的好朋友们解决了压力,又让他们更加的服从你,忠心为你效力,你有做领导的才能。”

  殷禾欢不接他的话,转而问,“你说你来这儿,被拍到了怎么办?”

  “放心,没记者拍到,我很小心的。”

  “今晚我们要一起去小聚一下,估计会回家晚些,你先睡,不用等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