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47章:买婚戒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8 2018-02-20 00:03:00

  “怎么了?”

  “梁亦的老婆要做手术,现在有了治疗费用,但只能让一般的医生动手术,她这个病很严重,不是专家级别的开刀,很大的风险会死在手术台上,他想让我问问你,认不认识医院他老婆这方面病症的专家?”

  “我给医院的院长打个电话。”

  只是一个电话就轻松搞定了。

  殷禾欢突然觉得有个有钱有势的老公,就是干啥都方便。

  她给梁亦回了个电话,对方喜极而泣,再三的感谢她。

  挂了电话,她叹了口气,“希望他老婆快点好起来,梁亦是个真汉子,为了给老婆筹医药费去参加生死考验,他老婆算是嫁对人了。”

  “手伸出来。”

  她下意识的伸出左手。

  一枚钻戒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殷禾欢眼睛一亮,“你去买婚戒去了?”

  “自然,喜欢吗?”

  她把手抬起,看了又看,“喜欢,好看。”

  “喜欢就天天戴着。”

  “我们可是隐婚,哪能天天戴,在家戴戴就好,以后不避讳隐婚还是不隐婚,我就想戴就戴着。”

  “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庆祝,喊上你的好朋友一起吧。”

  “已经喊了。”

  ——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小雨。

  他们到沈似来订的餐厅时,已经因为堵车迟到了几分钟。

  开了两辆车,叶枭自己开一辆,叶峯开了一辆载着殷禾欢。

  到地方的时候,叶枭在前面走,叶峯和殷禾欢走在后头。

  进包厢的时候,发现梁亦也来了,殷禾欢诧异,“你不是在医院陪老婆吗?怎么也过来了?”

  “就是她让我来的,听闻你们结婚了,无论如何也让我来祝贺你们,说你对我们家恩情太大了,一直感谢你来着。”

  “太客气了。”殷禾欢拉开椅子坐下,“都是好朋友,帮点忙不算什么。”

  “但对我们家来说却是沉甸甸的分量,来,我敬你和叶先生一杯,祝你们百年好合。”

  “今天开车来的,不能喝酒,我以茶代酒。”叶枭倒了一杯茶,和他碰了一下。

  殷禾欢因为不用开车,倒了半杯酒跟他碰杯。

  “叶枭,我跟欢欢从小一起长大,认识二十几年了,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了解自己都清楚,她是个好女孩,她愿意嫁给你,不是因为你有钱你有多了不起,只是因为她不想放过可能会是幸福的机会,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对你的期许,一定要对她好。”虞可为活像自己嫁女儿了一般絮叨,“她是个你对她好一分,她就对你好十分的人,也是个坚强独立又有主见的人,世界上漂亮有魅力的女人很多,但是殷禾欢只有一个,如果你失去了她,我敢保证,绝对会有别的男人很感谢你的。”

  最后一句话是警告,任何人都听的出来。

  叶枭举杯,“你的话我听进心里去了,我不会让别的男人有机会因为得到她而感谢我的,谢谢这么多年来你对欢欢的照顾。”

  “叮咚”一声新闻头条声音,沈似来拿起手机扫了一眼,随后忙点进去,“我就说你要上新闻,幸好我没跟你一起,不然后果自行想象。”

  他把手机递给叶枭。

  只见大标题写着:婚事将近!叶枭被爆珠宝店买钻戒!

  甚至连钻戒价钱都爆了出来。

  还被珠宝店工作人员爆料是婚戒,是一对。

  这下子是彻底炸了锅了。

  叶枭只是粗略看了看,便把手机还给了沈似来,并没当回事。

  “等会回去,你和嫂子要小心一点,别被拍到了。”

  “没关系,有阿峯挡枪。”

  沈似来笑眯眯的拍了拍一旁的叶峯肩头,“心疼你,被拿来当枪使。”

  叶峯面不改色,“为少爷少奶奶效力是荣幸的。”

  “真是不得了。”沈似来哈哈大笑,“叶三少家的下属都跟被洗-脑了似的忠诚。”

  叶枭淡淡的说,“来自一位羡慕嫉妒恨者的感慨。”

  “……”

  饭还没吃完,叶家的电话就打来了,叶枭没避开她们接听,从他的回答中,殷禾欢猜到了家人肯定是在过问新闻的事情,他只说等会回去。

  临结束的时候,叶枭先行走了一步。

  吃饱喝足大家离开这里的时候,在餐厅门口碰到了也从这里吃饭出去的秦意浓和许芳沁。

  “殷小姐,你和叶峯也来这里吃饭啊?”

  殷禾欢笑着点头,“是的,跟朋友一起聚聚。”

  “今天看到叶少买钻戒的新闻,是真的吗?”许芳沁探寻的问。

  “不是都报道了吗?”殷禾欢则说,“是真的。”

  “他要结婚的人是谁?“

  “这个不太方便说。”殷禾欢沉吟,“不过女方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好,个子也高,皮肤还白,真是令人羡慕叶少能跟这样优秀的女人来往呢。”

  一旁叶峯差点喷笑出声,忍得很辛苦。

  许芳沁脸色略发青,“是吗?”

  “他娶谁关我们什么事?”秦意浓冷淡的说,“爱娶谁娶谁。”

  “殷小姐,你最近没有上通讯软件吗?我给你发了几次信息都没回。”

  “我几个月都没上过了,不好意思,等下上去看看。”

  “原来是这样。”

  “那我们先走了。”

  许芳沁点头,“好的,慢走。”

  秦意浓瞧着殷禾欢的背影,忍不住说,“你打听叶枭的事做什么?”

  “好奇,随口问问,没想到是真的。”许芳沁心里有一股闷气,“真想见见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见了又如何?”秦意浓冷笑,“不过我倒觉得女方肯定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女儿,不然不可能到现在才爆出来,如果是门当户对的千金,会到买戒指还不对媒体透风,有好戏看了,叶家的长辈不都看重家境么。”

  “意浓,你真的咽的下那口气么?”许芳沁极力的怂恿,“你看叶枭,他又可以另找了,你只能看着他娶貌美如花的娇妻,过着幸福的日子,而你呢,名声彻底坏了,以后好的门户谁还娶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拍你和他照片的人是你妈,又不是你,他凭什么惩罚你那么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