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42章:我愿意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23 2018-02-16 00:03:00

  “我愿意。”

  一朵绚烂的烟花在他脑海中炸开。

  叶枭瞳孔闪烁起喜色,“真的?”

  “我都亲口说给你听了,你觉得呢?”殷禾欢完整的说了一遍,“我愿意嫁给你,成为你的妻子。”

  叶枭心里忐忑的心顿时放下来了,刚才的不快此时全然忘的一干二净,“你真的想好了?”

  “自然,我从未想一件事想这么久,因为心里有顾虑,所以我提出隐婚守则三条,你若签字同意,我们就领证。”

  “你说。”

  “第一,我们隐婚三个月。第二,在这三个月内,我们每周只能有一次夫妻生活。第三,这三个月是考察期,如果这三个月,我对我们的婚姻生活感到满意,那我们之间签订的那一纸约定自动作废。如果我对我们的婚姻生活感到不满意,三个月后我们便悄悄离婚,并且,你要一次性给我支付三千万赔偿。”

  叶枭还以为是什么,得知是这三点,他没有多想一秒,“我完全同意,只是,我有一个疑问。”

  “什么?”

  “夫妻生活一周一次,如果我严苛遵守,你却违约了呢?”

  “我怎么可能会违约?”她坚决不信,“你管好你的下半身,万事大吉。”

  “这四个月都完全管得住,区区六天算什么?”他自信满满,“完全没问题。”

  “如果我违约了,那我们的合约作废,继续畅通无阻的过下去,关于隐婚这个,如果三个月后我们的婚姻还在继续,到时候再商量是否公开。”

  “听你的。”他一把抱住她,迫不及待的把她压在了床上。

  “这里不行。”

  “那去家里?”

  “你先去车上等我,我换身衣服。”

  叶枭缓慢的把她放下来,“我等你。”

  殷禾欢刚换上衣服,唐好甜就回来了。

  “好甜,我答应他了。”

  唐好甜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大喜事,恭喜你。”

  “不过我提了三个条件。”她把这三个条件对她说了一番。

  唐好甜听完竖起大拇指,“想的周到,有退路。”

  “我今晚不回来了,你早点休息。”

  唐好甜忍俊不禁,“明天你过来吗?”

  “当然,给你带午饭。”

  唐好甜伸了个OK的手势,“明天见。”

  “好的。不过,刚才你去哪儿了?”

  “出去走走,吹吹风,在房间里太闷了。”

  “嗯,那我走了。”

  殷禾欢下去的时候,叶枭将抽了半支的烟给掐灭,开车离开医院。

  “你知道跟我住在一个病房的女性朋友是谁吗?”

  “谁?”

  “她叫唐好甜,曾经跟你哥谈过恋爱,后来因为你家人的拆散而分手。”

  叶枭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真的是她?”

  “当然,之前我们跟你哥还有甘甜在医院里碰见了。”

  叶枭无言,“那挺尴尬的。”

  “她命也不好,去生死考验是她父母逼迫她去的,她弟弟有癫痫病,一直没人说亲,他爸妈就想给他弟弟买房子,但家里没钱,听说跟你哥分手后没考大学,得了抑郁症,还自杀了两次,但被救回来了。我只是觉得命运捉弄人。”

  “如果是我,我死也不会说出分手的话。”

  殷禾欢看着他的侧颜,“如果是我,只要对方不说分手,我绝对挺得住,我想好甜同我一样。”

  叶枭嘴角上扬,“那就好,户口本这几天在我这里,因为公事上要用,明天便把证领了吧。”

  “好。”

  “你家人若是知道你先斩后奏,肯定会发很大的火的。”

  “怕什么,发火也是冲我。”他毫无畏惧,“他们可以在许多事情上做我的主,但我老婆这件事上,只有我自己能做主,别人没这个权利。”

  “你能说这话我还是蛮开心的,希望你说到做到,毕竟没有女人想嫁给一个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的窝囊废。”

  叶枭心里默默暗下决定,他才不要做她口中的窝囊废,他要成为让她引领自豪的男人。

  回到家,叶峯看到殷禾欢来了,当即小跑着上前打招呼,“殷小姐,你来了。”

  “嗯,阿峯。”

  叶峯一个激灵,“在!”

  “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叶峯何其聪明,当即猛地点头,“你太客气了,应该的,少奶奶!”

  对这一声‘少奶奶’,殷禾欢一点都不陌生。

  “阿峯,去把乐器室的那架钢琴抬到主卧里去。”

  “是。”

  殷禾欢知他的用意,但却没点破。

  叶枭自然的牵住殷禾欢的手,“你饿不饿?要吃点东西吗?”

  “不饿。”

  “那我们去洗漱。”

  待两个人从洗手间出来,一架白色的钢琴已经放在了卧室内。

  他拉着她坐在钢琴前的长凳子上。

  先调了音,随后对她说,“听听我弹得Letter。”

  修长骨节分明的双手在琴键上开始游走,当第一个音起来的时候,殷禾欢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谈钢琴的样子她是第一次见。

  优雅又带着磁性的灵动,让人如被漩涡一般卷入其中。

  殷禾欢看着一旁的他,竟看呆了。

  当他弹奏结束,看到她这般的盯着自己看,眼尾上挑,“我弹得好听吗?”

  “好听。”

  “对比厉柏承呢?”

  “各有千秋。”

  她这话刚说出口就被他一把搂住狠狠地堵住了嘴,含糊着告诉她,“别的男人会的,你男人也都会,以后不准再那么看着别的男人!”

  尽管他给她发出了警告。

  不过,殷禾欢心里却宛若进了一股暖流,只有在乎,才会这般,不是吗?

  她思考了数日、权衡了一次又一次决定要不要嫁给他。

  最后她答应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觉得他跟以前极大地不同,对比以前铁石心肠冷冰冰的心,现在的他却犹如冬日的暖炉,让她觉得应该给他一次机会,毕竟这是她曾经全心全意深爱过的男人啊。

  原本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的,没想到一步一步又走到了这一步。

  两次嫁给他,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有她自己知道。

  几个月没在一起,久旱遇甘雨,两个人都非常的投入和忘我。

  ——

   Ps:祝大家新年快乐~2018平安吉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