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41章:看来你很紧张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21 2018-02-15 00:03:00

  殷禾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的话,“两个人在一起是为了快乐为了幸福,我还是觉得如果在一起不开心,就不要勉强彼此,既然你们之间结束了,那就朝前看,前方还有更美的风景等着你。”

  “我之前听说你是叶枭的下属叶峯的女朋友?”

  “实际上并不是。”她浅浅一笑,“但我是认识他跟叶先生的。”

  “你跟叶枭也是朋友?”

  “是的。”

  “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殷禾欢唇角莞尔,“很优秀很出众的男人,总而言之,你们这些有钱又颜值在线的年轻企业家是很讨女人喜欢的,是很多女人的梦中情-人。”

  “也包括你吗?”他的眼神里透着探究。

  “就梦中情-人这四个字,我的理解是梦寐以求的人,坦白说,现在没有男人让我梦寐以求,原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你曾经有过?”

  “当然。”她爽快承认,“我曾经深爱过一个天之骄子,很遗憾,无论我多努力,都没有得到他的另眼相看,他对我只有深深地厌恶,后来我才知道为何会那样,因为他对我的误会从一开始就扎根了,所以后来我就死心了,我可以嫁给我不爱却爱我的男人,却不会嫁我爱却不爱我的人,当然最好是我爱他,他也爱我,谁都想要这样的爱情和婚姻,不是吗?但很多时候想要刚巧碰上完美的一段感情,这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的。”

  厉柏承点点头,“接下来,你对我的预告是什么呢?”

  “有空私下去你们公司电子产品代工厂视察视察吧,阴历五月到八月会爆发一系列的丑闻,其中有非法雇佣童工、员工上班时间普遍超过15个小时、报废电池被非法转卖、警卫跟员工之间因为矛盾动手,两名员工因此死亡,工厂清理现场,死者被紧急拉到火葬场处理,家人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等等等等这些问题都会在这三个月内接连爆发。”

  厉柏承听完,眉峰皱起,“你说的这些,我会私下进行核实处理,在丑闻爆出之前争取都内部解决掉,让没有发生的避免被发生。”

  “你是山高皇帝远,俗话说的好,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现在工厂门外周围的那些中介普遍挺黑的,我觉得你们这些大企业应该设置一个专门招收新员工的通道,让那些辛苦来打工挣钱的员工不多花冤枉钱,还有,给她们加点工资,都是辛苦钱,挺不容易的。”

  厉柏承听了她的话顿时有了新的计划,“好,这些我都会妥善处理的。”

  “从今以后,你不用再付给我酬劳,能对你说的我都会主动告诉你,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好。”

  “什么?”

  “连续五年不跟秦氏集团有任何项目合作,只这一条就足以。”

  厉柏承闻言便知道她跟秦家是有恩怨的,细节他也不便问。

  “好,我答应你。”

  殷禾欢眉眼弯弯,“那我就在这感谢你了,能跟厉先生成为朋友,我感到很荣幸。”

  “既是朋友,又何必继续如此生疏客气的喊我厉先生,以后我们互相喊名字就好。”

  “就这么说定了。”她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好。”

  两人下楼的时候,下面一如既往的热闹。

  原本在虞可为身旁坐着的叶枭此时不见了身影。

  厉柏承送她们两人到门口,说要派车送他们,却被殷禾欢婉拒了。

  他看她穿着裙子,便说,“你们先等一下。”

  殷禾欢不明所以,直至他进门后很快又出来,手上已经多了一件红色的女士长款外套。

  他伸手给她披上,“晚上天冷,小心着凉。”

  殷禾欢抿唇一笑,“谢谢。”

  她转身捶了一下虞可为,“看看人家,学着点。”

  虞可为捂着被捶的心口,“是你说不冷的,又怪我。”

  看到出租车过来,殷禾欢朝厉柏承颔首,“那柏承,我们先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

  待车停下,厉柏承打开车门看着她上去,又把车门给关上。

  车子刚开动,虞可为就悠悠的说,“不得了了,要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

  “那位因为生气先走了。”

  ‘哪位?”

  “明知故问。”

  殷禾欢没接话,似乎能想到叶枭的脸色会有多差,她的心情不禁愈发好了起来。

  回到医院,她独自下了车,虞可为继续坐车回自己的住处。

  回到病房,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梁亦肯定是在自己的妻子那里,但唐好甜去哪儿了?

  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刚换上病号服,门便开了,进来的不是唐好甜,而是叶枭。

  看他黑着脸,殷禾欢笑的更欢快了,“谁惹你了?”

  “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真是人在医院坐,锅从天上来,我如何能惹得到你,我又不是你的谁,正好你来了,省的我给你打电话了,今晚我就把之前我们说的事儿说一下。”

  叶枭看她表情淡然,心里莫名一紧。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她要把‘拒绝’二字说出口。

  “你是不是觉得厉柏承能给你的,我给不了?”

  殷禾欢心里忍着憋笑,正经的问,“你是看他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觉得我会跟他在一起?”

  “难道不是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你在厉柏承面前没有自信吗?”

  叶枭的心境缓和了一些,“我当然有自信。”

  “既有自信,为何生气先走了?”

  一句话问的他哑口无言。

  “我和他只是朋友。”殷禾欢继续说,“关于你提出的结婚,我现在心里有了答案,现在就告诉你……”

  还没等她说完,他便急切的说,“愿意你就说,不愿意你就不用再说了,如此我便知道答案了。”

  “看来你很紧张。”她歪着头笑看他。

  “我没有紧张,我只是觉得既然不愿意还要说出来多此一举。”

  这样死鸭子嘴硬的他,反倒让她有些自我怀疑,这还是她认识那么久的叶枭吗?

  看的殷禾欢想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