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37章:强吻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220 2018-02-11 00:05:00

  他又气又心疼,一把捂住心口,“把老子气得心绞痛!”

  “我不是还好好活着么?”她上前一把将他抱紧,“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向你保证。”

  虞可为的火气瞬间被扑灭,他鼻子发酸,“你说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咋整?”

  “我定时了邮件,如果半年后我没回来,那肯定已经挂了,我在行李箱里留了遗书,把我的房子什么都留给你。”

  “殷禾欢!”虞可为抓狂,“我担心的是你的人,谁关心你的房子了?!难道你死了,我拥有了你的房子就会开心的死去活来吗?”

  殷禾欢松开他,“可为,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唐好甜,朝夕相处四个月的好朋友。”

  虞可为客客气气的打招呼,“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欢欢了。”

  “实际上却是禾欢姐一直在照顾我们,要不是她,我现在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你不知道她有多了不起。”

  虞可为双手一把捧住殷禾欢的脸,“瞧瞧这小美脸瘦的,遭了几个月的活罪,你参加这个为什么不喊着我一起,我宁愿跟你一起也不愿意现在才知道。”

  “滴滴滴滴滴滴……”殷禾欢正准备说话,目光顿时集中在他的口袋里,“什么东西在响?”

  “是这个。”虞可为伸手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喏,我的手机。”

  殷禾欢接过,诧异的问,“你手机怎么有这种声音?”

  虞可为颇为无奈的说,“你恐怕不知道叶枭一直在找你吧?他派人各种监视我啊,被我不小心发现那些人后,他就光明正大在我手机里安装了监听器,不仅能听到我的每一通电话内容,还能听到我周围的声音,发出这个声音就代表着他已经距离我一百米远了。”

  “什么?!”殷禾欢着实惊讶到了,想到她对虞可为说的话,怕是都被叶枭听去了,一时间有些气结,“他找我干什么?!”

  “这我哪知道,你问他。”

  殷禾欢把手机放在他手机,朝门口走去。

  刚打开门,就顿住了脚步。

  因为叶枭就在门外,他双手被在身后,一双漆黑深沉的眸子看着她。

  四目相对,殷禾欢心头一震,“听可为说你一直在找我?还在他手机上安装了监听器?”

  “是的,我一直在找你,想了所有能找到你的办法。”

  “可是有什么大事?”

  “对我来说,是大事。”

  殷禾欢点头,“出去说吧。”

  叶枭也正有此意,和她一起出了住院部,足以安静的地方,他的车上。

  她因为身上因为有轻伤,坐下的时候格外的轻微,待车门关上,还未说话,唇就被堵住了。

  殷禾欢睁大眼,一池平静的湖水被搅乱了,他吻的又急又热烈。

  只觉得舌头像是快被他吞掉一样。

  时隔几个月再次跟他接吻,那些被她屏蔽掉的情绪几乎是瞬间便冲垮了她的防护栏,导致她不但没有果断迅速推开他,反而环抱着他的脖子回应了他。

  这期间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有唇舌交缠,一直持续长达数分钟后,让他过了嘴瘾,才放开她。

  “拒绝我一个月六百万的条件去参加那群社会毒瘤举办的生死考验活动,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你的命在你眼里就值一百万吗?”

  来的路上,他查了一下生死考验俱乐部的内容,看了后差点没气个半死。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瞒着所有人去参加如此危险的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一无所知。

  “我敢去,就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我能活着回来,正因为我太爱我这条命了,所以才会去参加,我参加的初衷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锻炼自我、看看我的极限是多大,所幸的是,就我自身而言,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就没白去。”说到这里,她转入正题,“不是说有大事要对我说吗?是什么?”

  “我想与你有下一步发展。”叶枭认真的看着她,“想不想试试与我正式交往?”

  “不想。”这个问题她连过大脑都没过就脱口而出,“我们不合适。”

  “哪不合适?”

  “哪儿都不合适。”

  “我不觉得,我们的夜生活多么和谐。”

  殷禾欢回答,“换个人也一样和谐,这没什么值得拿出来说的。”

  “刚才我亲你,你为什么回应我?你对我明明是有感觉的。”

  “看在你曾经是我金主的份上,多赠你一个吻并不过分,更何况,我走的那天,本就应该给你一个离别吻的,现在正好补上也不错。”

  叶枭真是一股气上涌,“你喝醉的那个晚上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殷禾欢当然记得,第二天清早她恨不得捅自己两刀。

  “我说什么了吗?”

  “你唱了沈似来的新歌雪似你,当时我只以为你发酒疯胡言乱语,后来我与似来见面,他让我试听他的新歌,正是你唱的那首曲子,他说刚谱曲出来没多久,还没填词,当时我问是不是雪似来,他很惊讶,我就把这个事儿告诉他了,后来他填词后,我把记着的歌词和他还对比了,事实证明,你那晚上说的是对的,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你说了关于许芳沁和秦意浓的事儿,应该也是真的,你能看的见未来,对吗?”

  他继续说道,“正因为你能预知未来,所以你才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因为你怕我会辜负你,不信任你,你怕我会伤害你,你怕你说的那些会成为现实。”

  因为酒后失言把这些不该让他知道的事儿抖搂了出去,的确,这个时候装聋作哑是没用的,因为雪似你这首歌,他心里已经确信了,越是装作没有,他便会越坚信。

  “预知未来其实谈不上,顶多只是知道一些人这几年内的几件大事,仅仅几年的时间罢了,你还记得那天我说下午会下大雨吗?”

  “记忆非常深刻。”

  “那天下午你去田津坊小区视察,我知道那天会下雨,而且我也知道你会在楼层上视察掉下来被钢筋穿过受了很严重的伤,所以那天早上我才让你换了西装,但我仍挂念,就去了,暗处看到你平安无事的离开才走。”殷禾欢索性把话说开了,“叶枭,我们虽然有过一个月的金钱和肉体交易,但也算好过一场,以后真的不要再有往来了,你跟我不是一路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