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36章:两别一宽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0 2018-02-11 00:03:00

  以前的朋友?

  她一愣,没想到他是这么对女朋友介绍自己的。

  也是,毕竟是初恋女友,不让现任女友知道为好。

  因为浑身没力,她的声音显得软绵绵的。

  “我们都在这医院工作的。”甘甜热情的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啊。”

  她强颜欢笑,“不用了,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

  说完她转头对殷禾欢和梁亦说,“我们走吧。”

  看着她们的身影,甘甜嘀咕道,“以宁,你这位老朋友看起来脾气真不怎么样。”

  “你先去车里等我,我去问问情况。”叶以宁急切的说道。

  甘甜拉住他,“问什么问?没听到人家刚才说的话?没什么好问的,少管这种不知好歹人的闲事,我们先去吃饭。”

  他一把拦住即将关闭的电梯,拉住甘甜的手腕,对其说,“我很快就下来。”

  甘甜欲言又止,终究没再说什么,“那我等着你。”

  “嗯。”

  叶以宁到走廊上,恰好看不到几个人的身影进了一间病房。

  他缓缓上前走去,边走边给前台打电话询问唐好甜的科室信息,之后又给科室医生打电话询问病情。

  得知她们三个都是被动物袭击咬伤,其中唐好甜受伤最严重的时候,他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确认只要好好养伤就无大碍后,他便挂了电话。

  来到病房门口,还未进去,梁亦从里面出来,他去看望自己的妻子。

  梁亦并不知道他和唐好甜的关系,只当是同学,便点了一下头就此别过。

  护士随后也从里面出来。

  他这才进去,并把门给关上。

  唐好甜看到他,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叶以宁穿着白大褂,走到床边,就近望着她,也没开口。

  两个人再次见面,有些恍然隔世额感觉。

  彼此的眼睛都湿热一片,无声似有声。

  旁边床上的殷禾欢见状主动问道,“可否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没带手机,想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来一趟。”

  “好的。”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她。

  殷禾欢接过,对唐好甜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好。”唐好甜应道。

  殷禾欢随后出去了,病房剩下他们二人。

  “听说你过的很不好。”

  “听谁说的?”

  “初中同学。”

  唐好甜轻笑,“她们说的不是事实,我好久都没跟她们联系了,她们怎么知道我好不好?我一直都很好。”

  叶以宁没接话,他紧紧的抿着唇,不发一言。

  他很清楚她说的不是实话,却未揭穿她。

  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询问,“你结婚了吗?”

  “没有,你呢?”

  “我也没有。”

  唐好甜并未看他,低头垂着眼,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看起来些许病态和疲倦。

  “我想睡一会儿,你去忙吧。”

  她闭上眼睛,下了逐客令。

  “好,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不用再来了。”唐好甜无意与他再有任何的往来,“这八年,我别的没学会,仅仅学会了忘记你,我们不适合再联系,以后就跟以前一样,不要再见面了,两别一宽,各自欢喜吧。”

  叶以宁的心猛地抽了起来,一些深埋在内心的话在这个时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殷禾欢打完电话进来,把手机还给他,“谢谢。”

  “不客气。”

  他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正是甘甜打来的。

  叶以宁低头看了一眼,随后便出去了。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紧闭着眼睛的唐好甜睁开眼,眼圈通红,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她强制没有眼泪掉下来。

  殷禾欢坐在床边看着她,“他就是你的初恋男友叶以宁。”

  “这你也知道?”

  虽说相处几个月,但唐好甜从未提起过叶以宁的名字,只简单说过当年分手的事儿。

  “我自然知道。”

  “我想逃。”唐好甜抬眼看着她,“我想立马从医院里离开,如果不走,还会跟他见面,而我不想跟他见面。”

  “你逃什么?”殷禾欢则说,“你看看他,都能光明正大的来面对你,偏偏你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想逃避,你没错,你为何要怕见他?不要逃避,顺其自然,每一天都要如此。”

  这话说到了唐好甜的心坎里,“我听你的。”

  殷禾欢继而说,“还记得我对你说过你父亲会杀你吗?”

  “记得。”

  “以后别回去住了,你用命换来的这一百万,你的父母势必会给你都要走,把钱都给他们,一分都不要留,他们就是为钱把你逼进生死考验的,这已经足以说明钱比你重要,现在这个阶段,没了这钱,他们在你身上就没了惦记,这对你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或许你父亲会因为这个放弃对你的杀心。但只有一个条件,把你的户口从你们村里迁出来,你对你的父母已经仁至义尽,以后你想帮就帮点,不想帮就干脆与他们断绝往来,不要舍不得,你为父母弟弟活了那么久,是时候该为自己好好活一次了。”

  与父母断绝往来,以前的唐好甜从未想过,现在看透了一切后,她也算是活明白了。

  “可是,我的户口能迁哪儿?”

  “当然是我那里,我的户口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们用一个户口本,你觉得可好?”

  唐好甜眼含泪光,“当然是极好的,禾欢姐,你对我真好,真的,这八年里,只有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你的勇敢、你的义气,能遇到你这么个患难与共的朋友,我三生有幸,我也要像你一样,为自己而活。”

  “其实你真的很棒,训练的这四个月内,无论受什么伤吃什么苦头,你都没有埋怨过。”殷禾欢眉目扬起笑意,“很了不起。”

  唐好甜不好意思的说,“那是因为你们三个都很坚持努力,我也不能轻易放弃。”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虞可为带着她的行李箱来了。

  惊闻全部来龙去脉,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殷禾欢这几个月去了哪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