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34章:生死一搏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26 2018-02-10 00:05:00

  唐好甜就是这么跟叶以宁认识的。

  叶以宁的目光扫过这群人,一旁的同学察觉到什么,忙说,“每隔几年聚会都是我们这些人来,旁的同学要么家里有事,要么不乐意来参加。”

  旁人附和道,“是的呀,有的同学在工作,有的同学不想来参加,所以几次每次来,都是我们这些人。”

  “我记得当年我们三一的班级气氛一直都很好,大家多聚聚多联络挺好。”叶以宁微笑着说。

  “你这些年在国外忙什么呢?都知道你出国很多年了,一直都没你的消息。”

  “我在国外毕业之后就在那边工作了,外科医生。”

  同学边说边介绍道,“叶老师厉害,我们这些同学工作还真是五花八门,我是建筑设计师,这位开了个餐厅,那个是个白领,那个是初中教室,还有那个全职妈妈……”

  “都挺好的啊,我发现女士们越来越成熟漂亮了,男士们大部分都有将军肚了啊。”

  “我们这些有将军肚的随性惯了,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旁边的胖子嘿嘿笑着。

  “你们都结婚了吗?”叶以宁询问。

  “我们这些在坐的,百分之九十都结婚了,还有百分五有男朋友,剩下百分之五是单身。”

  叶以宁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那没来的那些同学呢?都还联系吗?”

  “都有联系的,除了唐好甜。”

  班长还是把名字说了出来,叶以宁和唐好甜恋爱的事儿起先没人知道,后来被个别同学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陆陆续续认识的同学都知道了。

  “没找到她的联系方式么?”

  “这倒不是,起先大家都是有联系的,前两年,她把群也退了,将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都拉黑了,再也没跟我们联系了。”

  “原来是这样啊。”

  另外一个女同学出声,“不知道是不是抑郁症犯了。”

  叶以宁闻言瞳孔紧缩,“抑郁症?”

  “你不知道吗?”女同学继续说,“唐好甜初三没上完就退学了,因为抑郁症还自杀了两次呢,但都被抢救过来了,也算是命大呢,她家那个情况也是很拖累的,她弟弟有癫痫,也没人给她说亲事的,因为怕娶了一个要照顾一大家子。”

  叶以宁闻言,心里搅成一团,原本以为不会痛的,此时此刻,没人知道,他原本自认为修复好的心瞬间千疮百孔。

  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他便找了个理由先撤了。

  叶以宁开车去了水津区城郊乡,驾车来到了唐好甜的村庄周围。

  他把车开到公路旁,下车戴着口罩步行去了她家门口。

  大门虚掩关着,站在门口的他没有立马进去。

  当年他们在一起的事儿,只有叶家的亲人知道,她的家里是不知情的,而且分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更没有见过面,如此晚上进去会不会显得冒昧?

  思量再三,他还是没进去。

  最后又离去。

  重新回到车上,叶以宁点燃了一支烟,车窗半开着,他的手放在那里。

  聚会上同学说的话一字一句在反反复复的刺痛着他的心。

  十几岁的孩子对爱情是懵懵懂懂的,那份单纯青涩的美好,促使两颗心不断的靠近。

  他们规划了未来,彼此的未来里都有对方。

  打算等唐好甜上大学就同居。

  等她大学毕业就结婚。

  这些愿望在被叶家人发现之前一直被两人憧憬着。

  梦碎的那一天,她哭的很厉害。

  他被家人带回叶家关了起来,什么时候同意分手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那个时候的他,很绝望。

  最终还是妥协了,在叶老太太的逼迫下,给她打了分手电话。

  想到这些,叶以宁眼睛酸涩了起来。

  ——

  时间飞逝的度过着,一天又一天,周而复始,度过了新年,正月翻篇,从去年阴历十月十七到二月二十,四个月左右的训练终于结束。

  在训练的日子里,四个同伴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克服了重重的困难,情谊逐渐深厚。

  新伤加旧伤,伤痕累累,可见训练力度多大。

  得到教练的一致认可,大家对最后的任务既紧张又拭目以待。

  紧张的是,成败在最后一举。

  是死是活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今天是受派任务的日子,大家把简单的行李,递交了银行账号,活着回来的一百万奖金自动入户。

  死的,分文没有。

  这是赌注。

  让四个人没想到的是,生死考验给出的任务是毫无人性可言的。

  他们想过任务是什么,却从未想过,让他们与野兽战斗,不是被野兽吃了,就是把野兽给杀死。

  俱乐部把他们关在一间三百平米的大房子内。

  大房子里上空安装了监控,那些富家子弟用来围观他(她)们的。

  每个人允许带一把刀,可是自己的,可是俱乐部内的。

  殷禾欢带的正是那把从黑市买回来的升级版火陨。

  梁亦、乔崇光、唐好甜则在俱乐部提供的几把刀中各自选了一把。

  陆陆续续的,那些见都未见过,根本叫不上名字关在笼子里的大型野兽被送进来,数量多到咋舌。

  它们明显被喂了药,一个个皆昏睡着。

  工作人员把它们一个个抬出来,将笼子全部俺走。

  未被驯服不说,进来的人还特地说了一句,“它们已经饿了很久,而且都被打了兴奋剂,很快就会醒来,你们好自为之。”

  四个人看着这些野兽,心里不寒而栗,头皮发麻,大家对视了一眼,做好了全力以赴的准备。

  约莫过了十分钟的时间,野兽们几乎同一时间全都醒来了。

  看到她们四个,这些眼珠子如铜铃的野兽发出了要把他们吞噬的亮光,争前恐后的朝她们扑来。

  围在监控前的一群富家子弟一个个兴奋的不行,跟打了鸡血一样。

  他们不约不同不录制监控视频,因为这是违法行为,他们怕流传出去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些招生的协议虽然引来热议,但俱乐部一直对外称没人参加。

  因此自然追究不起来。

  以往的搏斗当中,五次有四次都全都人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