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31章:叶枭的报复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09 2018-02-08 00:10:00

  叶枭接过塞到耳朵里,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他的眼神透过惊讶,“这是雪似你?”

  沈似来傻眼,“卧槽,你是怎么知道这名字的?我刚才好像没说名字吧?”

  叶枭又仔细的把音乐给挺听完,随后才把耳机摘下对他说,“昨天晚上,禾欢喝醉唱的就是这首歌,还有歌词,是一首情歌,她说是你的新歌,说很有名,大街小巷都在流传这首歌,我印象中你并没有出这首歌,还特地看了你的百科,发现真的没有,就以为她是在说胡话。”

  沈似来震惊万分,“还有歌词?怎么可能啊?现在这首曲子是我刚谱出来的,还没填词呢?她怎么会唱?名字也是刚想到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谁都没说,我本来还琢磨着想问问你这个名字怎么样呢,我了个去!”

  叶枭也觉得十分难以置信,“这样,等你这首歌填词了后,你先别告诉我具体内容,她唱的歌词我还记得几句,到时候我们再对比一下,看是不是一样。“

  “本来我还打算休息几天的,你这么一说,我得抓紧时间把这首主打曲的词填出来。”沈似来觉得太惊悚了,“我很好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

  叶枭摇摇头,“我一直以为她在说胡话……而且那天晚上,她还说了一些不符合现实的话。”

  “什么话?”

  “她说秦意浓不是她杀的,说是许芳沁杀的,还说她准备跟我离婚了,给秦意浓腾位置,怎么会杀她?还哭着说那个孩子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被许芳沁害死了……我很确定我没失去失忆,我的婚姻状态记录一直都是单身,从未和她有过婚姻。”

  “可是,你不是说她认识许芳沁,还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还知道酒店的事儿是她做的,但对方却不认识她,对吗?”

  “这一点是没错的。”

  “许芳沁不认识她说明两个人在酒店的事儿发生之前的确是不认识她的,但她对许芳沁却了解的这么透彻,说明许芳沁对她来说,是个值得费心思的对象,这就很耐人寻味了,殷小姐跟你的时候是干净的身子,说明她之前并没有过男朋友或者老公,她会说那些话,真的是胡编乱造的吗?会不会是以后会发生的事情?不然怎么解释她会唱我还没发布的新歌这件事?我真想现在就见见她本人。”

  “你是说她能预知这些事情?”

  “当然是这个意思,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除了这个,我想不出别的理由说服自己。”沈似来继续分析,“恰恰她知道跟你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才果断拒绝要续约的请求。”

  经过他这么一说,叶枭的思维有些明朗清晰了,“我从未发现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你们才认识一个来月,你对她自然没那么了解,或许这一点她压根也不想让你了解。”沈似来琢磨,“估计她看到了跟你的未来,才不想跟你再有任何的牵扯,当断则断,如果我猜的没错,以后你们再有机会见面,她绝对会对你客客气气,再也不容许你进入她的世界,如果注定你跟她没有未来,那你也别勉强了。”

  叶枭抿唇不语,如果不是沈似来邀请他听新歌,他怎么也不敢想殷禾欢可能有与别人不同的能力。

  无论如何,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一定会搞个水落石出。

  一定会知道最真的答案。

  ——

  “芳沁,会不会是骗子啊?”

  “我保证,绝对不会是骗子的。”许芳沁信誓旦旦的说,“我跟她视频了,是个很漂亮的小姐姐,是我喜欢的类型。”

  “网恋也太不靠谱了吧?“秦意浓并不赞同她网上找对象,“你可得谨慎小心点啊。”

  “放心吧,我知道的。”

  两个人一起进了知名的夜场,九号公馆。

  里面异常的热闹,绕过人群,许芳沁拉着秦意浓的手上了六楼,找到包厢号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已经在等候了。

  看到她们进来热切的起身打招呼。

  秦意浓看到对方是个小娇玲珑的女孩子,顿时放下了戒心。

  三个人坐下,相谈甚欢,聊的十分投缘。

  喝喝酒唱唱歌,玩的不亦乐乎。

  许芳沁频频给秦意浓倒酒,不胜酒力的秦意浓在她的故意为之之下,很快就醉了。

  尽管如此,许芳沁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她倒酒。

  直至把她喝的烂醉如泥。

  最后一杯的酒水中还掺了药。

  要的效果便是如此。

  见时间差不多了,她对喝醉的秦意浓说,“我去上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啊。”

  “你……你去吧。”秦意浓面颊透着红晕,眼神呈迷离状态。

  故意要个不带洗手间的包厢,便是用这个借口离开,许芳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毕竟她喜欢女人是假,而房间里的另外一个小娇玲珑的女人却是实打实的喜欢女人。

  出了包厢的门,她去了洗手间,坐在马桶上,拿着手机给叶拂尘发了一条短信。

  收到她的短信后,叶拂尘让她十分钟后再回包厢。

  于是,许芳沁便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这十分钟对她来说,有些漫长。

  十分钟说快也快,说不快也不快,似乎过了一天那么漫长。

  等到时间的时候,她从洗手间出来了,直奔包厢房间。

  当推开门的时候,她整个人震在门口。

  此时,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女孩子的人影,只剩下秦意浓好似疯癫一般,手中拿了一个空酒瓶。

  待反应过来,她迅速的一把将门给关上反锁住,快步的朝沙发上走去。

  “意浓……你怎么了?”

  秦意浓丧失了理智,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许芳沁一把将酒瓶从她手中夺过,刚放在地上,就被她扑倒在了沙发上。

  “意浓,是我,我是芳沁啊。”

  秦意浓这个时候才不管她是谁,只要是个人就行,不分男女。

  许芳沁看她太粘了,吓到了,她可是冒牌的拉拉、正宗的直女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