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9章:初识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03 2018-02-07 00:05:00

  他不知道的是,殷禾欢设置了一封定时邮件,时间是半年后。

  那封邮件的内容包括手写的遗书扫描件,包括她录制的视频。

  虽然她会不顾一切会活着回来,但还是有少许的可能性,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意外。

  人生充满着各种可能。

  万一真的不幸了,她的房子她的一切都留给了虞可为。

  明知道这是一场冒险。

  在慎重想过后,还是决定要参加。

  如果这个可以挑战成功,那以后还会有任何的困难能难倒她?

  她就是抱这样的信念参加生死考验的。

  她是四个报名中唯一一个不是因为奖金来参加的。

  其他两男一女,都是为了钱才报的名。

  这一点,殷禾欢是后来在相处中才知晓的。

  她到俱乐部的时候,被要求签约。

  仔细看了合同后,殷禾欢二话不说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带着她去了宿舍,边走边说,“宿舍是两个人一间,因为是封闭式的训练,因此,这四个月内,不可以与俱乐部外的人有任何的联系,还望你遵守。”

  “好的,我知道了。”

  到了宿舍门口,工作人员推开了门,对里面已经到的另外一名女性参与者介绍,“唐好甜,这是你的室友兼同伴殷禾欢。”

  正收拾行李的唐好甜转过头来微微一笑,“你好。”

  殷禾欢看到她,有些震惊,随后迅速的恢复神态回道,“你好,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话该我说才对。”唐好甜热情的过来帮忙拿行李,“禾欢,你睡下面还是上面?”

  “我睡上铺吧。”

  “好。”

  “你们两个好好相处,有什么事找我就可以了。”工作人员交代结束后便出去了。

  唐好甜很和善,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一点也没有生分的样子,“禾欢,你家是哪儿的?”

  “水津区城郊乡殷家村,你呢?”

  “你也是水津区的呀,真是赶巧了,我们两个村离得还真不远呢,我也是城郊的,你知道友田水库吗?”

  殷禾欢点点头,“知道。”

  “我家就在友田水库旁边的村子,你多大了?”

  “23岁。”

  “我也是23岁,我是中秋节那天生日,你呢?”

  “我比你稍微大点,六月二十五生日。”

  唐好甜咧嘴一笑,露出两个小虎牙,“那我喊你姐姐吧。”

  殷禾欢点点头,“好。”

  对于唐好甜,殷禾欢没什么印象,不见这个人她不会想起来的那种。

  见到她,殷禾欢之所以会震惊,是因为两点。

  第一,唐好甜是叶以宁的初恋对象。

  第二,唐好甜上一世是被自己的父亲用斧头砸死的,原因是金钱之间的纠纷。

  而这一点都来自同一个新闻。

  从那则新闻上,她才知道这个名字。

  殷禾欢记得很清楚,那则新闻上爆唐好甜的葬礼是叶以宁一手操办的,照片上的他暗自神伤,神态憔悴。

  万万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她。

  想到这个被亲生父亲用斧头砸死的姑娘,殷禾欢不免心生恻隐。

  “好甜,我说我会看点面相,你信否?”

  闻言,唐好甜笑了起来,“真的吗?那你给我看看呗。”

  殷禾欢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脸,装模作样的讲,“你父母是务农的,家里有个癫痫的弟弟,比你小两岁,你很早就开始早恋了,对方家境很是富有,但你们分开很多年了……”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退了,殷禾欢笑了,“我说的有几成对?”

  “全对了,禾欢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太厉害了!”唐好甜好奇的不得了,“仅仅通过面相就能看的这么准确吗?”

  她当然不是通过这个看出来的,却又无法告诉她真相。

  “我只是对面相会点皮毛,不过我真的说全对了啊?”

  “当然,我给你说,我爸妈是下地干活的,我弟弟的确比我小两岁,今年21了,有癫痫,因为家里买不起房子,老房子尽管翻盖了,还是没用,一直都没人上门说媒,所以我才被爸妈逼着来参加这个生死考验,希望能拿到那一百万的奖金,给我弟弟买一套房子,你知道我们那边城郊的房子房价比不得宁阳市里,一百万差不多了。”

  “你呢?”殷禾欢问,“你都不想想,如果你从这里没能活着回去呢?”

  “如果死在了这儿,那就是我的命数到了,但我会拼尽全力,不让这一切发生。实话说,我患过抑郁症,那段时间痛苦不堪,一直都想自杀,被救回来两次,那些感觉过不去的心魔,后来突然有一天就幡然醒悟了,走过了黑暗,让我觉得活着真好,现在的我热爱生活,如果不是我爸妈逼着我来,我不可能为了钱来这的,你呢?为什么来这儿?”

  “为了逼自己一把,挑战自己的极限,希望自己在这学习到保护自己的本领,就为了这个。”

  “你不是为了钱?”

  “不是,我爸妈倒是不会逼我,因为他们从来都没管过我,我是生是死,对他们来说不重要,她们都各自有了家庭,有了另外的孩子,说起来,我其实是自由的,对自己的行为可以自己做主。”

  唐好甜给了她一个拥抱,“我们有一个不幸的家庭,但幸运的是,我们还好好的活着。”

  “刚才我根据你的面相对你说的那些话还没说完……”殷禾欢决定直接告诉她,“生死考验你会挺过去的,但是你之后会有生死劫。”

  唐好甜松开她问,“是什么?”

  “你父亲企图拿斧头想要砸死你,因为金钱纠纷,至于你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有了前面的铺垫,对她的话,唐好甜放在了心上,“我会注意的,谢谢你禾欢姐,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这么以诚相待,我们要一起同吃同住几个月,我相信有你这个同伴,这里的生活一定不会枯燥无味。”

  殷禾欢看她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松了口气,“我也这么认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