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8章:想念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4 2018-02-07 00:03:00

  殷禾欢嘴角噙着笑,“我绝不会找个不爱我的男人结婚,无论他多么富可敌国,无论他多么的厉害,我的丈夫可以是有权有势的男人,但有权有势的男人不一定能成为我的丈夫。”

  他信她说的话是真的。

  因为她的眼睛透着的讯息便是如此。

  叶枭只觉得心烦意乱,尤其是想到明晚开始他就又恢复到一个人的生活,晚上再没了暖玉相拥入怀。

  许是想到了这一点,他顿觉得此时此刻的时间珍贵了起来。

  ……

  晚餐的时候,他罕见的和她喝了两瓶洋酒。

  因为度数不低,殷禾欢整个人喝醉了,他倒还好,只是有些小醉,还保持着六七十的清醒。

  叶枭不想承认,他借着庆祝结束两个人的关系,故意把她给灌醉的。

  喝醉的殷禾欢脸红扑扑的,发酒疯的她很可爱。

  非要唱歌给他听。

  唱的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情歌,很好听。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雪似你。”

  “这是什么鬼名字?”

  “才不是什么鬼名字呢,这首歌是沈似来的新歌,很有名的,大街小巷流传。”

  叶枭狐疑,沈似来是他的好友,他出道六年,一年一张专辑。

  对他的作品,叶枭不仅耳熟能详,甚至普遍都能信手拈来能唱,他怎么不知道有这首曲子?

  “似来根本没有出过这首歌曲,你记错名字了吧?”

  “不可能记错!”她反驳的同时打了个酒嗝,“就是他的歌,他不是你好哥们吗?你连他的歌曲名字都不知道,你们的友情是塑料做的吧?”

  因为她的话,叶枭产生了自我怀疑。

  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还是他的歌改名了?

  他迅速的掏出手机网上看沈似来的百科,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再度证明自己没错。

  他还特地搜了一下这个歌名,居然也没有。

  想着她喝的烂醉,胡言乱语罢了。

  叶枭也没多想,把她抱回了卧室。

  “我要睡觉觉。”

  “乖,洗漱了再睡。”

  她轻轻地捶着他的心口,“叶枭,你个大坏蛋!”

  他又怎么她了?

  “我怎么就成你口中的大坏蛋了?”

  “你就是个坏蛋、混蛋、王八蛋!”

  叶枭:“……”

  都说喝醉了才是最真实的反应,在她眼里,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不禁好奇的问道,“那你且说说我做了那些事变成了坏蛋?”

  她却不说了,从他手中接过极好牙膏的牙刷,往嘴里一塞,自顾自的刷了起来。

  身子勉强站着,快速的刷完了,眼睛微微闭着,好似真的困了。

  “问你话呢,你给我好好说说,我做了哪些事让你觉得我是个坏蛋?”

  “你不应该娶我,如果说我脑子不清楚拿孩子威胁你,你……”她的双手撑着洗手台面,“你怎么能迫于你爷爷奶奶的话娶了我……”

  叶枭漱口的动作一顿,顿时脑海里只有一句话:酒精害人不浅啊。

  看看,好好的孩子,一喝酒开始失心疯了……

  “那个孩子……”她突然情绪失控,哭了起来,“那个孩子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被许芳沁害死了……”

  叶枭把牙刷放好,觉得她是不是得癔症了?

  看她哭的很伤心,他忙低声哄道,“不哭了啊,不哭了……”

  殷禾欢不但没有停止,哭的更大声了,带着质问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叶枭,秦意浓不是我杀的,她是被许芳沁派人捅死的,她的死跟我无关,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本来已经打算跟你离婚了,我都做好了给她让位置的准备,又怎么会派人去捅死她,杀她的是许芳沁,不是我……”

  叶枭听着她说的这些又好笑又好气,他不能理解她是怎么编造的这些内容?

  “禾欢,你喝醉了……”

  “我没醉!”殷禾欢说着,身子就要倒下去,幸好叶枭眼疾手快给伸手拉住了。

  “好好好,你没醉,走,咱去睡觉了。”

  他揽住她的肩膀,带她出去。

  “不是困了吗?来,脱衣服睡。”

  “我不睡。”

  “怎么又不睡了?”

  她耍起了小性子,“不睡不睡就是不睡。”

  这一个月以来,叶枭从未见到过她这样的一面,今晚算是长见识了。

  “好,不睡觉那你想干点什么?”

  酒精的趋势让她有些疯狂,叶枭的身子骤然绷紧。

  他头微微抬起,恰好看到她的小脑袋。

  “禾欢……”

  她不管不顾,像是迷失了自己,一直闹腾到筋疲力尽昏睡过去。

  叶枭一晚无梦,一直睡到了自然醒。

  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床边已经没有了她的人影。

  他伸手摸旁边的被窝,凉了。

  原本狼藉一片的地上被收拾干净。

  叶枭坐起来,看了一眼时间。

  七点钟。

  床头没有纸条,他打开手机,同样没有短信。

  她走了,只字片语的告别都没有留。

  叶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

  只觉得很糟糕。

  下楼吃饭的时候,他把叶峯喊来,“禾欢是什么时候走的?”

  “凌晨五点钟的时候。”

  “这么早?你送她了吗?”

  “我有这个打算,但殷小姐婉拒了,她说打车挺方便的,就不劳烦我送了。”

  叶枭拿着叉子把食物送入口中,“她没特意说什么吗?”

  “没有。”

  “嗯,去忙吧。”

  叶峯点头,“好的。”

  殷禾欢走了,叶枭开始出现了明显不适。

  以至于他上午在公司都无法定下心工作,脑子里总是时不时的蹦出她的样子来。

  不同的是,殷禾欢离开浣花小筑后,就把叶枭这个名字从心底屏蔽了。

  她做好了跟他再无交集的准备。

  同样,她也做好了跟他这一世到此为止的结果。

  因此她把自己的手机和少数用品送到虞可为的住处后,就去了生死考验俱乐部。

  虞可为不知道她为什么出去旅行不带手机,不与他联络。

  但他支持她的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