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6章:不舍她离开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8 2018-02-06 00:05:00

  许芳沁眼神有些恍惚,如果当初在酒店她成功了,是不是叶太太的位置就该是她的了?

  忍住不快,她强颜欢笑的道喜,“意浓,恭喜你,马上就要成为叶太太了。”

  秦意浓心里喜忧参半,的确,她若成为了叶太太,该有多少女人羡慕她啊。

  但是,通过这种手段得到的位置,会有它该有的作用吗?

  叶枭此时此刻怕是恨死她们家了,以后又怎么会帮秦氏公司?

  结婚了他会对她好吗?

  答案太不确定了。

  她心里很没底气。

  更别说之前她们两个在他的办公室彻底闹翻了,这以后怎么相处?

  秦意浓挽住她的胳膊,一起朝房子内走去,“叶枭的脾气一直都不好,我担心他不会忍得了这口气,怕他报复。”

  “等你嫁给他,给他生个一儿半女,感情增深,这点事就不算什么了。”

  “但愿如此吧,可是我现在心里好不安。”

  “别想太多,照片在你们手里,叶枭不敢轻举妄动的,像他这样的身份,若是爆出这样有损声誉的丑闻出来,可是很不容易翻身的,钱再多有什么用,名誉都没了。”

  秦意浓点点头,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

  殷禾欢九点多刷新闻的时候,被突然窜出来的头条震住了。

  [叶枭和秦意浓好事将近,于三天后订婚!]

  她刚点开内容,叶枭就进门了。

  “娶秦意浓,这就是你的应对之策?”

  他慢条斯理的脱衣服,没回答她的话。

  殷禾欢把手机放在桌上,用探究的目光望着他,“怎么不说话?”

  他上前弯腰将她从床上捞起,“陪我洗澡。”

  殷禾欢挣扎,“我洗过了。”

  “再洗一遍。”

  “不要!”

  事实证明,反抗并没有什么用。

  她最后还是要乖乖陪他躺在浴缸里泡澡。

  陪就陪吧,反正也陪不了几天了。

  想着两个人相处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她突然有些真心话想要对他讲。

  “叶先生。”

  “嗯?”

  她两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说,“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的话吗?我说你以后结婚一定要找个喜欢的人,就算你的家人让你跟不喜欢的人结婚,你也不要答应,不管是什么理由。”

  叶枭脸倾侧,目光落在她的鼻子上的那一颗小痣上,“记得。”

  “女人可以跟爱自己但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因为大部分的女人是谁对她好,她就会跟谁走,这大部分的人中,有不少会跟自己的丈夫日久生情产生感情,女人是感性的。但男人与之相反,男人是理性的,大部分的男人跟爱自己但自己不爱的人结婚,或许他也会尽一个丈夫的责任对妻子不错,但自始至终都不会爱对方,无论女方做出什么样的努力,也许他都不会为之所动。更别说是对方也不爱你的了,你和秦意浓结婚,除非你还像以前那么喜欢她,否则,你们两个不会有好结果,对于算计你的人,你会用你的方式让对方生不如死。”

  “看起来,跟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你对我有一定的了解。”

  何止是了解……

  殷禾欢心里苦笑,曾经跟他隐婚六年,做了他六年的妻子,亲身感受到的结果,不是吗?

  “叶先生,我知道你有很多办法让秦家为她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但不一定是要搭上你的婚姻,这不划算。”

  “我本就没打算娶她。”

  殷禾欢听到这句话顿时心里明白了,“是我多想了。”

  叶枭微微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现在对我来说,娶她还不如娶你呢。”

  殷禾欢脸色微微一变,虽知道他说的是随意的话,但还是不免心里发紧。

  这辈子,她可是绝不想再嫁给他的,就算有机会,她也不要!

  心里纵这么想,但她不想让他看出来,“叶先生财大气粗,以后自然是要娶肤白貌美家境良好的大家闺秀,沦落不到要娶我这样身份的人。”

  “算你有自知之明。”

  殷禾欢闻言笑了,她跨坐在他腰间,低头主动轻柔亲吻他的唇瓣。

  叶枭的双手落在她的后腰下方,舌头和她缠绕。

  身体如吹气球一般迅速的起了反应。

  硌的她忍不住动了动。

  水龙头的水将浴缸填满,溢出了边缘。

  两个人泡了个无比舒服的澡。

  叶枭内心的阴霾被一扫而光。

  晚上睡了个安稳觉。

  十月十二、十三、十四、连着三天过去了。

  十五日这一天到了。

  是叶枭和秦意浓订婚的日子。

  在叶家老宅设的举行仪式和设宴。

  时间是傍晚。

  来的人都是秦家跟叶家的亲朋好友。

  殷禾欢没去参加。

  甚至连网上的新闻都没看。

  她去健身房锻炼了一下午,胳膊腿都是酸疼的,早早的就入睡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上了。

  洗手间传来水声,说明人在里面。

  她抽起身子穿衣。

  今天是待在这里的最后一天。

  她要同他吃最后一顿早餐。

  而对于最后一天,叶枭忘记了。

  直至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秘书把合作项目订单拿来让他过审的时候,说道,“叶总,这是一个月前我们与宫氏合作的订单,需要你过目签字。”

  ‘一个月’这三个字突然在他脑海里发作。

  叶枭就这么想起了与殷禾欢的一个月之约。

  他仔细算了一下时间,今天正是最后一天!

  怎么过那么快?

  签字了后,他提前早退回了浣花小筑。

  殷禾欢此时正窝在阳台上的沙发上晒着太阳看书。

  毫无预兆的看到他的车进来,有些惊讶。

  等他上来,她问,“可是有什么事么?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我们交易的一个月,什么时间到期?”

  “明天就不存在了。”

  “你怎么不提醒我?”

  殷禾欢颇为好笑,“这还需要我提醒?”

  叶枭在她身旁坐下,双手交叉,目光深邃,“再来一个月如何?”

  她把书放在玻璃小桌上,神色淡然的回,“这恐怕不行。”

  “为何不行?”

  “我决定从良上岸了。”她说的理所当然,“以后不做皮-肉-生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