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3章:后会有期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257 2018-02-04 00:03:21

  年轻男人没想到她把自己救了出来,还给他钱放他走。

  一时间竟感动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点点头,“我知道得病的感受,绝不会去传染别人。”

  殷禾欢闻言轻笑,“那就好,把这份契约撕了吧,你应该没有户口,去办个户口和身份证,好好生活,我钱不多,也只能买个你了,好了,我走了,你多保重。”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很沙哑。

  “如果有缘下次还能碰到,我再告诉你。”

  “我叫宫川也。”

  “我记住了。”殷禾欢冲他笑了笑低头看了一下时间,“宫川也,我要回家了,再见。”

  “再见。”

  再见……

  后会有期……

  他在心里如此说道。

  看着她上了出租车离开,那双明亮动人的眼睛印在了宫川也的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

  十月初八,殷禾欢的殡仪专业考试结果出来了,她考了非常好的成绩。

  拿到了遗体防腐五级和殡仪服务五级的技能证书。

  这是对她这个半路出家的能力肯定!

  拿到这个后她便向馆长提出了辞职请求。

  馆长十分不解,“禾欢,你今天刚拿到资质证书就要辞职?”

  “是这样的,馆长,过几天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自然不能请假那么长的时间,所以我只能辞职了。”

  “既然如此,那你再上几天班,等我们招到替代你的员工你再办手续。”

  “好的。”

  殷禾欢提前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带到了虞可为居住的出租屋。

  “你为什么辞职?”

  “因为想过几个月旅行的生活。”

  要参加生死考验的事情她现在不会告诉虞可为,因为他一旦知道肯定不会准许她去参加,所以只能等自己活着回来再告诉他。

  她非常想要挑战自己的极限,锻炼自己的意志力。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

  “正是这个理。”

  “想去哪儿?”

  “风景优美的地方都想去。”

  虞可为赞同她,“想去就去吧,我们从小到大不是上学就是打工,哪有空闲和金钱享受生活,现在你有这个条件了,当然要好好为自己而活。”

  “行李就放在你这儿了。”

  “搁着吧,你打算什么时间去?”

  “过几天,等殡仪馆招到新的入殓师,我再走。”

  ……

  十月十一的早上,殷禾欢接到了生死考验俱乐部的电话,告诉她十一月十五就可以过去集合了,四名人员已经招齐。

  因为是封闭式训练,要求不准带任何通信设备,不准跟家人联系。

  她都一一答应了。

  唯一的要求是延迟两天,十七日早上去报道。

  俱乐部同意了。

  如此,日期定下来了,殷禾欢心里也便有了底。

  下午两点多,殡仪馆新招的入殓师接手了她的工作。

  殷禾欢办了辞职手续,在四点多的时候离开了殡仪馆。

  她挎着包回了浣花小筑。

  刚进门就与许芳沁打了个照面。

  猝不及防。

  “你好。”她声音柔软,主动打招呼。

  殷禾欢没打算跟她交谈什么,点了点头回去了一句,“你好。”

  刚要擦身而过的时候,许芳沁又喊住她,“那个……等一下。”

  殷禾欢转身问,“有什么事吗?”

  “能加一下通讯方式吗?”

  “可以啊。”殷禾欢爽快同意,然后把自己的通讯方式告诉她。

  加好友成功之后,许芳沁便离开了这里。

  殷禾欢看她走路很慢,想必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齐全。

  她低头看着新加的好友,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

  “刚才我跟许芳沁走碰头,她来找你干什么?”

  叶枭放下手中的茶杯,悠悠的说,“擅自来当说客,这个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我让人把她打成了那个样子,重新见面依旧可以谈笑自如,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当什么说客?”殷禾欢并不知道叶枭与秦意浓之间闹翻了,自然不能领会他的意思。

  叶枭言简意赅的告诉了他和秦意浓的关系现在很不好,并且告诉她自己不喜欢秦意浓了。

  听完他说的,殷禾欢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叶枭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才五点,你不是五点半下班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辞职了。”

  他一怔,“为何?”

  “我有别的事情要忙,请长假不好。”她坐下,“你呢?你现在怎么在家?”

  “晚上去参加个相亲宴会。”

  殷禾欢顿时明白了,“相亲宴会都是富家子弟和名媛闺秀出没,男人多半是借着这个场合光明正大的约上一回,女人多半是指着这里找个比自己家境要优势众多的男人,完成阶级上-位,你这样的属于超级抢手货,能不喝里面的酒水就不要喝,就那些名媛闺秀来说,有一大半的心是跟身体一样黑的。”

  “心跟身体一样黑?”他挑眉,“哪儿黑?”

  “你倒是会抓重点。”

  她起身去厨房找吃的,片刻功夫出来,一手端着蛋糕一手拿着果汁。

  住在浣花小筑的优势之一便是打开冰箱有各种各样的好吃好喝的。

  她盘坐在沙发上,叶枭侧过身看她,“别吃了,上楼去换身衣服化个妆,我带你和阿峯一起去。”

  “你是去相亲的,我跟着去做什么?不合适吧?”

  “保护我。”

  “……”殷禾欢忍俊不禁,“叶先生你需要我的保护?”

  “自然,对付女人,还是要同类出马才妥当。”

  最后,殷禾欢还是上楼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换了一身衣服。

  参加这种宴会都是要穿小礼服的。

  殷禾欢没有礼服,选了一条白色到小腿的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

  看到她穿的这一身,叶枭二话没说让叶峯去准备一套新礼服过来。

  四十分钟的时间,叶峯就把新礼服拿了过来,是一件鱼尾拖地长晚礼服。

  殷禾欢本就身材高挑,穿上这件晚礼服显得格外的玲珑有致。

  下楼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等待的男人不禁站了起来,眼神有惊艳的色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