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2章:我要了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108 2018-02-04 00:03:00

  虽说她重生醒来已经改变了一些关于自己和叶枭的事情,但她却不知道以后发展的结果会不会如同上一世那么必然。

  不亲自经历,谁知道呢?

  命运是充满着变数的。

  厉柏承眉峰紧皱,“我明白了,是顺其自然往下走,还是不惜余力的去改变,这个我得好好想想。”

  “选择权在你的手上。”殷禾欢微微一笑,“有句话我还是想多嘴提上一句。”

  “请说。”

  “你的母亲并不是嫌贫爱富看重身世家庭的人,所以你如果想改变的话,不要从你母亲身上下手,而是从你的女朋友禾冯冯身上。”她望着他,“我之所以多说这么一句是因为新闻事件爆出之后,你母亲承受了很多人的唾骂以及你的埋怨,在面对很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她吞药自尽了,不过有惊无险,被及时抢救了过来,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多数都是天敌,希望你能处理好这件事,完美化险为夷,我和你之间的这个事,希望厉先生可以保密,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

  “殷小姐且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信你,那我就离开了。”

  “慢走。”厉柏承起身相送。

  殷禾欢出了这里,心情超好。

  本来积蓄全部拿来买房,兜里的存款所剩无几,现在又多了二百万。

  这笔钱她有新的用处。

  上班之前她给叶峯打了个电话,让他下午不用自己来接自己。

  并且她给叶枭发了条短信,说自己晚上加班,九点左右回浣花小筑。

  两点多时,她去了附近的银行,把支票存入了自己的银行卡账户中。

  下午五点半与同事交接班之后,殷禾欢换了衣服戴着帽子和口罩离开了殡仪馆,乘坐出租车前往丹丘市。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了目的地已经六点多一点了。

  她下了车,看着眼前五层的高楼,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表面上看这是一家大型购物广场,实际上地下室的三层都是黑市交易场所。

  前往地下室的电梯是单独的,有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高大男子把守。

  需要有邀请卡才能进入,但凡进去的人,非富即贵。

  她没邀请卡。

  所以走到门口被拦住了,“邀请卡拿出来看看。”

  她询问,“来得急,邀请卡忘记带了,有账号可以吗?”

  男人拿出手机,面无表情的说,“报上来。”

  她继而把一串带英文字母数字的账号报了出来,对方查验了一下后顿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来是叶少的人,快请进。”

  殷禾欢淡定自如的拿着包缓缓进入电梯。

  按下地下一层的键。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很快便开了。

  她出来,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漫步进去边走边挑选。

  这里卖都是国家明面上不允许出售的种类。

  她的脚步落在售卖刀具的摊位前,目光一眼相中了一把金色的尖刀。

  “这把刀怎么卖?”

  “小姐好眼力,这把刀是升级版的火陨,是由天上的陨石掉落制造而成,一千条蛇的毒液浇铸,不管在多么低温的环境下都能保持20度的恒温,而且这把刀割开的伤口会中毒到流血不止。”小贩笑眯眯的介绍道。

  殷禾欢伸出手握住刀柄,“多少钱?”

  “这个数。”小贩伸出两个手指头,“二百万。”

  殷禾欢怀疑这个小贩会读心术,不然怎么能这么准确的说出她兜里的钱?

  “能便宜吗?”

  “小姐,这是一把可遇不可求的好刀,仅此一把,你看我这里的刀都是各不相同的。”

  “你把这个刀说的那么神奇,可否验证一下让我看看效果?”

  小贩大惊,“这哪能啊,被这刀子伤了会中毒流血不止的。”

  “你又不愿意尝试,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回去用小动物实验一下就知道了,我一直在这里做生意,绝无虚头。”

  殷禾欢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这里面来的都是有钱有势的,小贩若是敢售卖假货,后果如何他自己清楚。

  “一百万。”

  “什么?”小贩摆手,“压得太低了,不卖。”

  “一百三十万,如何?”

  “一百七十万。”小贩出口,“你要买就拿走。”

  “各退一步,一百五十万我就要了。”

  小贩叹息一声,“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会压价?算了算了,给你了。”

  买到喜欢的刀,殷禾欢满意的不得了。

  接下来她随意转转,却不打算买什么了,毕竟钱不多了,这里面全都是奢侈品的价格,她也买不起了。

  转了一二层,去第三层的时候,她看着那些被铁锁一串串绑在铁柱上的人,抬脚朝里面走去。

  这里的人如物品一样被售卖。

  毫无任何的人权。

  他(她)们的眼神麻木呆滞,似乎对那该死的命默认顺从,无力反抗。

  脖子上挂着牌子价码。

  一眼扫过去最便宜的也需要二百万。

  她实在是买不起。

  走到里面的时候,殷禾欢突然被一个高瘦的年轻男人吸引住了目光。

  他戴着口罩被两层夹板隔离,很瘦弱,面色惨白,一看就是好久没见过太阳了。

  看不清他整张脸,单从眼睛来看,生的的确好看。

  脖子里的牌子上只写了三十万。

  “老板,这个人为什么比别人便宜那么多?”

  “他有肺结核,传染病,所以比较便宜,你要吗?要了再给你便宜一些,二十五万就可以带走。”

  殷禾欢看的出来,这个老板之所以卖这么低,是因为怕他不小心传染给其她(他)人,毕竟这种病治疗起来疗程并不短。

  虽然便宜,但并没有人肯花钱买他。

  “二十万,我要了。”

  男人眼睛闪现亮色,小贩闻言赶紧说,“行行,二十万你带走吧。”

  殷禾欢付了钱,然后接过老板递来的卖-身契。

  她在前面走,男人跟在身后。

  一直出了这里。

  带着他上了出租车,去了附近的银行。

  从自助机里取出来两万块钱现金,连同卖-身契一起放在他手里,“肺结核并不是不治之症,这是慢性病,很多人都治愈了,国家免费治疗这种病的,去医院或者防疫站领药是不要钱的,这两万块钱你拿着,从今以后你就自由了,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但要记住,出门要记得戴口罩,不要传染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