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0章:床榻了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76 2018-02-03 00:03:00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前段时间。”她如实说,“我知道你跟他在事业上是竞争对手,但你放心,我是一个有操守的女人,不该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谁担心这个了?”

  “那你担心什么?”殷禾欢伸出手揽住他的脖子,“担心我跟着你的时候还去接别的客人?虽说我们认识不长,但你应该了解我一点,我殷禾欢不是那样的人。”

  “我没担心,你敢跟我的时候与别的男人不清不楚,我就把你的腿给打断!”

  殷禾欢眼底涌现笑意,乖巧的把脸靠在他怀里,“我不会。”

  叶枭的火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手抚着她的发丝,“我八点钟就来了,等你等到现在。”

  她仰起头问,“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听你同事说你在忙,就没打扰你。”

  殷禾欢环抱住他,“叶先生你真好,真体贴。”

  叶枭心里满足感升起,他松开她,“都这个点了,我困了。”

  “那你先睡,我饿了,泡碗方便面,吃了再睡。”她当即去烧开水。

  叶枭先睡了,睡着后还做了个梦。

  梦见殷禾欢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在宾客席上坐着怎么也动不了。

  越动不了越是着急,这种感觉令他窒息,结果直接气醒了。

  醒来外面天色已经亮了些许。

  梦里穿婚纱的女人此时正窝在他怀里熟睡着。

  叶枭突然就想到了,有朝一天,她也会如此睡在别的男人怀里。

  他低头唇落在她的肩膀上,翻身压在她身上,从上往下炽热的亲着,一直到她最美好的地方。

  殷禾欢乍醒,两手下意识的便放在了他的头上。

  他在取悦她。

  如鱼儿般灵动的舌头带给了她最刺激的享受。

  殷禾欢虽睡的晚,但此时已经没有了睡意。

  她想要更多。

  起先的温存逐渐演变成了激烈的战场,直至咔嚓、咣当的声响灌入耳朵,床尾整个塌陷了下去。

  床塌了……

  殷禾欢想下去,却被叶枭摁着又继续……

  床被折腾的不像样子,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终于停止了。

  殷禾欢看着原本好端端的床如今报废了,有些好笑,“这下怎么整,晚上睡哪儿?”

  “要么重买一张新的,要么睡我那,我哥今天估计会离开。”他淡定的穿衣服,“这床的质量真不行。”

  “你怎么不说你太用力了……”

  “怎么?你有意见?”

  她穿上鞋子,“哪敢有意见,这段时间先睡你那里,等到了十月中旬再说。”

  十月中旬正是跟他一个月期限到的日子。

  她其实不打算买新床了。

  再过几天殡仪考试就会出来结果,她有信心能拿到技术资格证书。

  等到跟他的一月之期结束,她便打算辞职离开殡仪馆去参加生死考验。

  那是现在她最想做的事情。

  当然这个事情她没打算告诉叶枭,他也不用知道。

  在她未来人生的计划里,没有他的存在。

  ——

  秦意浓跟叶枭闹翻这件事对秦家来说非同小可。

  面对叶枭已不喜欢秦意浓的这个事实,秦言明跟尚秋洁也没办法。

  妄想跟叶家结亲的这个愿望是彻底落空了。

  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这件事尚秋洁也没敢再找叶枭提,她怕叶枭一生气对秦氏公司不利。

  因此她和丈夫就假装不知道。

  原本事情就这么告终了。

  让尚秋洁心里的那根火苗重新燃起的是今天。

  她跟几个圈内贵妇人好友搓麻将,对家的谢夫人随口提起,“你们晓得伐,老周家的儿子要结婚了。”

  “老周家的那个儿子不是花心的要死吗?那天我去商场还看见他带俩小妹妹,这么快就收心了?”

  谢夫人笑道,“哪能啊,是这个女人有手段,怀孕了呀,都三四个月了,做彩超一看是个儿子,老周和他夫人一商量就做主同意结婚了,那个女人出身也不好,但别说,肚子争气。”

  尚秋洁太阳穴突的一跳,突然问,“谢夫人,一年一度的相亲宴会是哪月哪日?”

  “阴历十月十一,对,是这个日子,没多少天了,怎么?你们家要参加啊?”

  “必须参加啊,我们意浓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得好好选选才行。”

  “你们家还用选?”谢夫人轻笑,“你们家意浓不是跟叶家老三关系好么?圈子里谁不知道你们意浓就是叶家的准儿媳。”

  尚秋洁干笑,“别乱说,没有的事儿,我们家以前不是跟叶家做邻居吗?意浓跟叶枭小时候就认识的,太熟悉了,只是好朋友罢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们都以为你们要跟叶家联姻呢?”

  “没有没有。”

  尚秋洁心里苦涩,若不是自己的女儿不争气,现在她会是众位夫人当中羡慕的对象。

  想着相亲宴,她没什么心思继续玩了,这一局麻将结束后,尚秋洁就起身回家了。

  秦意浓正在网上购物,看到她突然进来,皱眉说,“妈,你就不能敲门再进来吗?”

  尚秋洁上前坐下,说道,“意浓,相亲宴快要开始了,你也去参加吧?”

  “你是说那个必须家底一千万起步的男女才可以参加的宴会?”

  “对,十月十一,今天我也是突然想起来,差点就要错过了,这是个好机会。”

  秦意浓摆明态度,“参加那种宴会,像一件物品似的被人挑来挑去,我不去。”

  尚秋洁急了,“这是最好的机会,让你嫁给叶枭的机会,不去怎么行?妈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打电话确认过名单了,里面有叶枭。”

  听到叶枭这个名字,秦意浓就完全没了理智,“别跟我提他!他都说不喜欢我了,你和我爸还不死心呢?我就这么犯贱,一定要上赶着嫁给他?全天下男人是死绝了吗?!”

  “就算不嫁叶枭,那还有别的优秀男人啊。”尚秋洁打定主意不管如何一定要让她去参加,“比如厉家长孙厉柏承,宫家老二宫厥……这么多家境好的男人,对不对?你不去争取,他们就会被别家的名媛闺秀抢走,到时候,她们带着自己的优质男人见了你,还不嘲笑你没有?你想被她们比下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