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19章:吃醋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28 2018-02-02 00:11:27

  叶枭冷眼看着发疯的她,“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出去,我要开始工作了。”

  秦意浓一把抓起桌上的咖啡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然后甩门离开。

  秘书大惊失色的进来,“叶总……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把地上的杯子收拾一下。”

  “好的。”

  ——

  秦意浓出了叶氏总部大厦,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上了车,一个人趴在方向盘上觉得很是委屈。

  等哭的差不多,她才拿起电话给母亲通话。

  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后,“你们的心愿注定不会实现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再找叶枭,更不会嫁给他!”

  尚秋洁被气的心口发闷,她也没有再责怪女儿,毕竟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你在哪儿呢?赶紧回来。”

  “不要,我去找芳沁。”

  说完她就把电话给撂下了。

  到了许芳沁那里,秦意浓又哭了一场,边哭边痛骂叶枭。

  许芳沁没想到叶枭居然不喜欢秦意浓了,心情五味杂平。

  秦意浓以后跟叶枭不接触了,那她又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叶枭?

  “反正你也不喜欢他,跟他继续保持以前的那样熟识关系不也挺好的?”

  “死也不要!以后我都不会再见他了!”她掏出手机,愤愤的把叶枭的手机号码、通讯号码全部给删除。

  “你去叶氏公司的路上不是告诉我叶以宁回来了吗?”

  “对啊,我还以为那个外国女人是他女朋友,没想到只是好朋友。”

  “那你是不是要重新把目标放在他身上了?”

  秦意浓抽出纸巾擦了擦眼角,“不,我对以宁哥的记忆一直停留几年前,今早跟他聊了几句话,我心里竟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大概这就是幻想跟现实之间的差距,如此,我放下他也是甘之如饴的。”

  “……”

  ——

  “禾欢,道清区那边上午发生了一起追尾车祸,十分惨烈,警局已经破案,被撞的面目全非的死者家属打电话说要求做遗体修复,晚上送尸体,由你独立来完成,你今晚加个班。”

  殷禾欢点头同意,“好的,馆长。”

  “这名死者就是追尾的肇事者,被他撞的人及时的转方向逃过一劫,受了点轻伤,而他自己则失控从桥上蹿了下去,当场毙命,真是可惜了,说是很年轻。”

  从馆长的描述中,她知道了死者的大概状况,但没想到,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死者肚子上破了个大洞,内脏露在外面,整个脑袋都撞扁了,左腿在膝盖处断了。

  从头到尾血淋淋的。

  耳畔的家属哭的泣不成声,她穿着蓝色无菌工作服,戴着口罩和帽子把死者的遗体盖住,正要准备推走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阻止声。

  “等等!”

  殷禾欢看去,只见厉柏承和一名年轻的女孩齐齐朝前靠近,这名女孩正是他的女朋友禾冯冯,刚才那一声是她喊的。

  原来这名男性死者是禾冯冯的亲弟弟。

  禾冯冯有心脏病,爸妈是不让她来的,没想到她还是执意来了。

  “冯冯,不要看了,让入殓师修复好再看。”禾母怕刺激到她。

  “妈,我要看,我要看我可怜的弟弟被撞成了什么样子了。”她伸手把盖在死者的那一层布给掀开了,看到弟弟的模样,禾冯冯一把捂住嘴失声痛哭。

  “姐一直给你说开车要小心一点要慢一点,你为什么就是不听?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话,你这个坏小子,你就这么走了,爸妈该怎么办啊。”

  禾母重新把尸体盖住,眼中带泪对殷禾欢说道,“劳烦你了。”

  “应该的。”殷禾欢看向对面的厉柏承,对方也在看她,很明显也认出了她来。

  两人之间并未打招呼。

  殷禾欢推着平车带着死者去了独立的房间,这里是她给死者修复容貌的地方。

  房间里灯光开着,她把推车停好后随手将落地大台灯打开,戴着手套的手开始忙碌。

  把死者的内脏放回腹腔里去,缝针、清理血迹……

  给尸体消毒、防腐、换衣、头部重塑,化妆……

  用油彩给死者化妆的时候她很认真细致,整整三个小时过去了,此时已经晚上十一点钟。

  做完最后一道程序。

  她把手套摘下,揉了揉酸疼的脖子。

  “结束了吗?”站在门口好一会的厉柏承询问道。

  她抬眼看去,点了点头,“好了,让家属进来看看吧。”

  厉柏承应了一声,出去了。

  当禾家人再度看到死者的时候,悲痛的同时对殷禾欢连连道谢。

  因为原本惨不忍睹的死者此时恢复了生前的容貌,闭着眼睛好似沉睡了一般。

  为了给死者家属最后的空间,她在门口等候,厉柏承也跟着出来了。

  “你很了不起。”

  “过奖了。”她把口罩摘下,“我只不过把我的工作做好罢了。”

  “当初为什么选择了这个职业?”

  “大一的时候生活贫困,要打工,去餐厅当服务员、去当钟点工、去当家教的确可以挣到生活费,却不能学到什么技能,所以当时免费跟着一位高级入殓师身边当助手学了很久,不在学校的时候就会来这边工作,如果当初没选择这个职业,现在的我怕还是只能做端茶倒水扫地擦桌的工作。”

  “本来我打算今天找你,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明天你有空吗?”

  “中午下班的时候可以吗?”

  “嗯,明天中午我在公司等你。”

  “好。”

  ……

  11点四十分的时候,殷禾欢才回到宿舍。

  她刚到宿舍,叶枭就出现了。

  一脸阴沉,满脸写着不高兴。

  见状她问,“谁惹你了?”

  “你。”

  “我怎么了?”她不清楚自己哪儿得罪他了。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跟厉柏承认识,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殷禾欢笑了,“我们今天是第二次见面,能是什么关系,人家有女朋友的,今晚送来的死者正是他女朋友的亲弟弟。”

  “那他让你找他所为何事?”

  原来她跟厉柏承之间的对话被他听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