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10章:喜欢你不是找死吗?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63 2018-01-29 00:03:00

  看着镜头上死去的女主角,殷禾欢想起了自己。

  曾经受过的冷落和委屈从她的心底迅速的膨胀,她难受了起来,“叶先生以后结婚可要找个你喜欢的女人,就算你的家人让你跟不喜欢的女人结婚,你也不要答应和妥协,不管是什么理由。”

  “如果我喜欢的女人不愿意嫁给我呢?”

  “那你就再换个对象喜欢。”

  叶枭望着的她眸子暗沉了几分,“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情感这种东西并不是你想终止就能终止的干干净净的。”

  “但如果你找到让自己彻底死心的突破口,也就不难了。”殷禾欢红着眼睛看着他,“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契机,你就会明白要死心有多么的容易。”

  “说的好像你成功做到过一样,你有喜欢的男人吗?”

  “没有。”

  “你不喜欢我吗?”

  “你只是我的金主,并不是我的男朋友,喜欢你不是在找死吗?”

  叶枭哑口无言,静寂了几秒他又说,“你可真是有职业操守。”

  “我们在酒店的那个早上你不就知道了么?”

  叶枭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他在商界叱咤风云,什么样的人精没见过?

  唯独这样的女人,让他觉得她真的一点不稀罕他。

  这样的她,像一个诱人的漩涡,吸引人不断的靠近查看。

  如果她真的手段特别高超,那她定不会继续以特殊职业的身份跟他来往,肯定会辩解自己那晚也是受害者。

  但她完全没有。

  殷禾欢看他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盯着自己,嘴角莞尔,凑上前亲了他一口,“亲爱的,我们该睡了。”

  甜腻的一句称呼,让叶枭伸手把她自然的搂在怀里,“睡。”

  殷禾欢躺在他怀里,嗅着属于他的那份气息,眼角酸胀,这样躺在他身边,她曾经朝思暮想,始终没成功,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老天真是造化弄人。

  ——

  秦家三口在次日的中午率先到了预定的餐厅。

  到了包厢后,尚秋洁这才低声交代女儿,“等会不光是叶枭来,他父母也会过来,你好好表现,万万不能把家里的那套带到今天这场饭局上面。”

  秦意浓一听顿时不高兴了,“不是只有叶枭一个人吗?怎么他父母也会来?”

  “是我和你爸特地打了招呼的,并且让他们也别告诉叶枭,叶枭也不知道他爸妈会过来。”

  “爸妈,你们让叶枭的父母来干什么?”

  秦意浓板起脸,“干什么?你说干什么,当然是为了两点,一是你的终身大事做打算,二是对我们秦氏最大利益化。我和你妈都想不出,除了叶枭,哪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子孙会这么喜欢你。”

  “可我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我不想嫁给他。”

  “没说让你立马嫁给他。”秦言明说,“先订婚,你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继续了解他的为人。”

  秦意浓一脸不情愿,但也清楚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不是她耍性子的时候。

  “那你们得把订婚时间尽可能的久一些,最起码我得满意。”

  “半年如何?”

  秦意浓沉吟,“一年吧。”

  “宝贝儿,一年太久了。”尚秋洁不同意,“一年的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半年最多了,我和你爸都希望越快越好。”

  “他天天工作那么忙,半年我们能见面多少次啊?”秦意浓坚持,“看在我们家企业的份上可以尽快订婚,但结婚的时间一定要一年,如果这一年内你们也见识到了他的真面目,必须同意退婚,你们不能为了名利把我送进火坑。”

  尚秋洁极力安抚她的情绪,“自然的,我和你爸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跳进火坑,放心吧,我和你爸看人的眼光还是不差的,叶枭能担任叶氏整个总部的大任,定然不是你口中所描述的那般。”

  秦意浓哼了一声,“你们倒是相信他。”

  “我们见的人比你多太多了,识人这方面绝不会有多大落差的。”她低声叮嘱,“定会叶枭来了,你好言哄着他点,拿出你以前的对他的态度出来,听见了吗?”

  秦意浓不说话。

  尚秋洁不悦的重新询问,“听见没有?”

  “知道了。”她不耐烦的应答。

  刚说出口,包厢的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叶父和叶母。

  秦意浓随着父母起身笑脸相迎。

  “快请坐。”

  叶父和秦言明握了握手,随后客套的谈起话来。

  她们刚说了没几分钟,叶枭就出现了。

  看到父母,他先是有些诧异,随后眼底便恢复平静。

  人员到齐,点餐结束后,尚秋洁先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意浓跟叶总之间有点小误会,她又不好意思主动找叶总。因为那点误会,意浓一气之下口是心非拒绝了叶总之前的求爱,她很后悔,昨晚跟我和她爸恳切的谈了谈,所以我们才把你们约出来,有话当面聊比较好嘛。”

  叶父叶母对视了一眼,随后笑开了。

  “女孩子家抹不开面子是正常的,既是误会解开就好了。”叶母说着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儿子身上,眼神示意他开口说话。

  叶枭看向秦意浓,她的眼神飞快的看往了别处,尽管闪躲的很快,但他还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反感的色彩。

  这不是认知到误会该有的态度。

  “该解释的我昨天在电话里也给阿姨你解释过了,她信不信,是不是真的认为是误会都不会改变真正的事实,这样的小事我不会放在心上。”

  秦意浓一听顿时忍不住反问,“小事?在你眼里把人打的那么严重是小事?”

  叶母闻言,吃惊的问,“把谁打的那么严重?”

  “伯母,是我的好闺蜜许芳沁,芳沁的朋友那天看到叶枭去了五星级的酒店,以为她跟女孩那个嘛,早上就带我一起去了,叶枭转头就报复了她,命人把她打了个半死。”

  叶家人还未开口,尚秋洁就狠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笑着解释,“都说是误会了,这件事叶总跟我说了,说意浓的好朋友许芳沁用意浓的手机给他发了短信约他去的,还给他下了药,幸好虚惊一场,不然……”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