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7章:的确好看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8 2018-01-27 00:05:00

  早上六点钟,殷禾欢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洗漱出来了,看到叶枭身上穿的衣服,有什么画面快速从殷禾欢脑海中闪过。

  她顿时清醒了,掀开被子光着身子踩在地毯上说,“这身衣服不好看,我去重新给你拿一身穿。”

  叶枭看着她光着身子去了衣帽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原本感觉很好的衣服,顿时也觉得不怎么样了。

  两分钟不到,她重新拿了一套衣服出来,白色的衬衫黑色经典款的西装,搭配黑色的领带。

  她伸手给他穿上,等领带系好,殷禾欢满意的看了看,“对嘛,这样才好看。”

  “的确好看。”

  她边穿衣服边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眼光,对了,今天下午有大雨,你别忘了带雨伞。”

  “天气预报说今天没雨。”

  “安-全-套还只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安全性,你以为天气预报就百分百的准确?”她走向浴室去洗漱。

  ……

  两人的早餐极为不同,叶枭的很丰盛,而她的太过于普通。

  叶枭看她把萝卜咸菜和辣酱涂抹到鸡蛋煎饼上,然后卷着一起吃不自觉的蹙眉,“好吃么?”

  殷禾欢把手上的煎饼递向他,“尝一口试试。”

  他懒得用手接,把头伸过去,殷禾欢配合的把煎饼送到他嘴边。

  叶枭咬了一口,咀嚼了几下,的确觉得不错。

  “味道不错吧?”殷禾欢就着他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我以前吃过的路边摊可是没有你这里的厨师做的好吃。”

  “你经常吃路边摊吗?”

  “那可不,我们殡仪馆住的宿舍最多让你弄个电饭煲,平时用那个下面条还可以,炒菜什么的别想了,百分之八十都在外面吃,好点的餐馆吃饭都贵,我一个月工资六千块钱,要是天天在外面吃,我根本存不下来什么钱的。”

  “工资一个月才六千?不是听说你们这个行业工资都挺高的?”

  “月入过万的也有,三千以下的也有,地方环境不一样,资历也不一样,一般工资都不是很高的。”

  叶枭问,“那么多的工作,你为何选择做这个?”

  “我大学就是学医的,当初之所以来干这个是觉得这个职业同医生一样是神圣的,当时刚上大一,勤工俭学,生活费和学费都要钱,又能学到技能又能挣到钱,何乐而不为?”说着她轻快一笑,“事实证明,我的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它给我开辟了另外一条道路,人生就是这样,时不时的就会出现意外。”

  “你以后都不打算再从医了吗?”

  她否认,“没这么想过,顺其自然,如果以后有可能,还想从医。”

  殷禾欢当年报考医科大学,皆因为她热爱自己所学的专业,人为的缘故不能毕业,这是她心头一直咽不下的事。

  早饭结束,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出门,外头阳光普照,哪像是会下雨的样子。

  对此,叶枭对她说下雨的事儿心存很大的怀疑。

  ——

  殷禾欢如若不是看到他早晨穿的西装也不会突然想起这一天来。

  上一世的这一天她在殡仪馆上班,从同事的嘴里得知他出事的新闻。

  她用手机上网查看了报道的视频。

  他下午去市郊建设工程视察从上面摔了下来,身体被钢筋穿过,受了挺严重的伤,穿的就是早上他要穿的那身西装。

  记者播报的时候打着伞,下着瓢泼大雨。

  后来她怀孕上门找他的时候,他刚养好伤,谈话的时候被叶母听到,这才结的婚。

  如果不是被他妈碰到,他肯定私下让她打掉。

  西装换了,会不会改变他受伤这件事?

  殷禾欢真不知道。

  所以从上午到下午,她心里一直在想这件事。

  到三点的时候,她到底还是请了半天假带了把雨伞离开了殡仪馆。

  外面此时依旧艳阳高照,的确没有要下雨的迹象。

  因为堵车,她到市郊田津坊建设工地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

  她直接进去找人,戴着口罩冒充浣花小筑庄园内的人询问建筑工地工人这才得以知道他的大概位置。

  找了二十几分钟,这才在一栋在建楼房下看到了他的身影。

  此时的叶枭带着一众保镖跟几位管理人员在交谈着什么,没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她。

  他手里的那把黑色的雨伞显得有些唐突。

  殷禾欢抬头,原本阳光灿烂的太阳已经悄然被隐去了一大半。

  她没惊动他,而是站在暗处观察着。

  直至大雨毫无预兆的倾盆而下,叶枭随手撑起雨伞带人离开这里。

  亲眼看到他上了车,殷禾欢也才放心的离开这里。

  从里面出来沿着人行道到公交车站台,殷禾欢的目光被旁边灯箱里的广告吸引。

  广告上是一张男人的照片,这个男人身穿蓝色的西装,有着天雕神刻的一张面容,五官露出俊逸的轻笑。

  他不是什么明星,而是同叶枭一样,是商界有名的年轻企业家,厉家长孙——厉柏承。

  有意思的是,厉家旗下有名的男士奢侈品是他自己亲自代言的。

  销量稳居首位,远超明星代言的效果。

  关于他的不少事,她都是从新闻上得知的,现实中,她跟他从来没见过面。

  殷禾欢盯着他的照片看了两三分钟,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

  于是,她改变了返回的路线,叫了辆出租车去了厉氏大厦。

  打着伞看着几十层楼高的办公大楼,她快步的朝大厦门口走去。

  从旋转门进去,因为不知道厉柏承的联系方式,所以只能求助前台。

  她戴着口罩低声说,“我要见你们厉总。”

  前台小姐看她穿着打扮很一般,面上微微一笑,“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

  前台小姐笑容清减了一大半,“抱歉小姐,没有预约是不可以的。”

  “你告诉他我是小禾,他就知道我是谁了,并且会立马见我的。”殷禾欢又补充一句,“麻烦你了。”

  前台小姐听她这么说,有些狐疑,但保险起见,还是把电话打给秘书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