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6章:怎么不等我就睡?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3 2018-01-27 00:03:00

  她没进去,拉着虞可为的胳膊离开了这里。

  出了医院,虞可为担心的问,“欢欢,你没事吧?”

  她冲他一笑,“没事,可为,我们两个今天来这儿的事儿你别对你妈说,我妈的事儿你也就当不知道。”

  虞可为点点头,“你不让说,我一定不会说出去,放心好了。”

  回到宿舍,殷禾欢呆呆的坐在床边,这一路回来她的脑海里都是凌乱的。

  她从未想过甚至从不敢想尚秋洁会是她的亲生母亲。

  前世她跟这位豪门夫人见过几次面。

  她保养的极好,身穿名牌华服,经常做慈善,帮助贫困地区的儿童。

  现在看来,真是无比的讽刺,一个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要的人,做再多的慈善又能遮掩得了什么?

  而且,尚秋洁根本没有认出她来。

  也是,在她刚出生没多久就毫不留恋的走了,

  自此以后没有再回来看过她,又怎么会打听她叫什么名字、过问她过的好不好?

  对于这个事情,殷禾欢想到此便不再去想了。

  “禾欢,殡仪专业考试在下周,你要报名吗?”馆长推开门询问,“如果你要报考,我可以帮你打声招呼,依你现在的能力,考试肯定难不到你。”

  “要的,馆长,殡仪专业资质证书对我来说很重要。”

  “嗯,你好好准备准备,下周去参加考试。”

  现如今能在殡仪馆上班,完全是因为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她有幸跟着一位殡仪馆高级入殓师当助手,当免费工当了一年。

  后来殡仪馆看她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姑娘不容易给她开了工资,一直干到了现在。

  她是殡仪馆里唯一一个不走后门、没有相关资质证书从免费打杂助手混到正式员工的入殓师。

  上一世她隐婚嫁给叶枭后便把这份工作给辞了,本以为要过上相夫教子的生活。

  谁知道去医院做个检查后孩子没保住,她也被叶家人彻底打入了冷宫,不再被过问的一个闲杂人等。

  婆家人是希望叶枭跟她离婚的,毕竟她们也是认为她是通过不择手段怀上叶枭的孩子的,现在孩子没了,她存在的意义自然就没了。

  但叶枭却从来没向她提过离婚,许是等她自己忍无可忍自己开口。

  偏偏她也是个能隐忍的,婚姻几年内,叶枭不准她上班,她便在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网上自学考取殡仪专业的课程。

  后来她有意跟叶枭坦白要离婚,也是打算离了婚去重新考取殡仪专业的证书。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不管她能力多好,没有毕业资质证书,她什么都不是。

  殡仪馆二十四小时都有入殓师轮流值班,毕竟晚上也有不少人过来,这种是找风水先生特地算过时间的。

  她一直都值白班,所以到点就走。

  下午下了班从大门出来,叶峯已经开车在不远处等候了。

  她斜挎着包走上前,拉开后排车门坐了上去。

  “殷小姐,少爷晚上不回来吃饭,预计九点多回来。”

  她应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

  关于他为什么会九点多回来的原因她不过问。

  那不是她该关心的事情。

  回到浣花小筑,她吃了饭便洗漱穿着睡衣靠在床头看书。

  床头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灯,整个房间显得格外的静谧安然。

  看到八点半,她把书收起来,熄灯入睡。

  殷禾欢睡的很浅,以至于等叶枭进门的那一瞬间她便醒了。

  但她并未睁开眼,空气中隐约弥漫了一股清香的酒气。

  他喝酒了。

  灯光亮起,他把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深邃的眸子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灯光下的脸洁白美净,叶枭上前低头对准她的唇瓣亲吻了下去,装睡的殷禾欢再也装不下去,索性睁开了眼睛。

  “你回来了?”

  “怎么不等我就睡?”

  “为何要等你?你又没交代。”

  叶枭直起身子,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殷禾欢揉揉略疼的鼻子,她掀开被子下床,走到洗手间的门前轻轻推开了门。

  “宁阳市哪个小区的房子适合我买?”

  他洗头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你要买房子?”

  “对。”

  “市区你买不起,市郊来看的话,西边更有发展势头,最近我们叶氏正在那边开发一处楼盘。”

  她当然知道叶氏即将开发的田津坊小区售卖结束后房价暴涨,所以才特地打算在那边买的。

  “能给我留两套好房子吗?”

  “两套的话五百万可是不够的。”

  “我知道,到时候看,不行我就只付首付。”

  叶枭把头发冲干净,随手扯了条毛巾擦头,“知道了。”

  殷禾欢把吹风机打开,在他伸手的时候,她却说,“我给你吹。”

  他靠在洗手台边,任由她给自己吹头发。

  等到她吹的差不多时,叶枭忽而用胳膊圈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拉开她的睡衣领口,“怎么不问我今晚去干什么了?”

  “一定要知道吗?”她把吹风机关掉挂在墙上,眸中盈盈动人,“我既不是你的女朋友也不是你的老婆,你是百分百自由的。”

  这话刚说完,唇就被他覆没了,他吻的又急又切,殷禾欢一个起身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双腿夹住了他的腰。

  叶枭抱着她出去,两人亲的难分难舍。

  解锁了几种新姿势,一直到十二点,两人才得以消停。

  他点燃了一支香烟,看了她一眼,此时的殷禾欢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

  “想过自己未来的生活吗?”

  “谁会没想过呢?”她半趴在他身侧,轻轻道,“我会跟一个爱我的男人结婚,再生两个可爱的孩子,男人不需要多了不起,心在我身上就好,孩子也不需要多聪明,健康就好。”

  简简单单的三言两语,在叶枭脑海里勾勒出了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正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殷禾欢搂住他的身子呢喃了一声,“困了……”

  如一只乖巧的猫儿一样很快便睡着了,叶枭把烟熄灭,伸手熄灯入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