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4章: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144 2018-01-25 22:16:43

  仅仅一个字,她便认出了来人是谁。

  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殷禾欢打开门,只见一身西装革履的叶枭站在门口,跟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叶先生,有事儿吗?”

  “自然有事儿,不请我进去吗?”

  她身子让出位置,“请进。”

  叶枭进去,发现这个房间只有十几平米,很小。

  “到底什么事?”

  叶枭走近她,“我找你,你说能有什么事?”

  她露出笑容来,有些晃眼,“昨晚看来没有让叶先生满足。”

  殷禾欢上前,靠近他,她身高174,模特的身高站在188高的他面前,胳膊很自然的就环住了他的脖子。

  “只是这里太过简陋,叶先生若不嫌弃,倒也可以为你服务,只要钱到位。”

  本以为他会厌恶的甩开她,但没想到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脸深意的答应了,“好啊。”

  察觉她脸色一僵,他的手环绕住她的细腰,“既然我都找到这里来了,又怎么会嫌弃?”

  殷禾欢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以她对他的了解,他心里深爱着秦意浓,又岂会这般?

  “我可是很贵的。”

  “没关系,多贵爷都买的起。”他抵住她的额头,“只要你肯卖。”

  殷禾欢心里抖了一下,上一世结婚那么久,除了有孩子的那一晚,他再也没有碰过她,如今,距离这么近,倒是让她呼吸不稳。

  她想逃脱,叶枭的手猛地收紧,他没想这样的,他真的没想。

  这次来,主要想问她几个问题。

  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没把持住。

  四目相对,望着他深潭一般的眼睛,她有些恍惚。

  “你这样的货色,包一个月需要多少钱?”

  殷禾欢心里涌起一丝酸意,身为他的妻子时,一分钱不花他都不要,现在肯花钱了是吗?

  “不好意思,小女有正当营生,不能长时间离开工作岗位,不包月,只单订。”

  “晚上见面,不耽误。”

  她本无意与他再有任何瓜葛,他却找上门来。

  势必让她不断的回忆与他曾经的痛苦煎熬日子,势必让她不断的去面对她憎恨的仇人。

  只希望他别后悔。

  “五百万,一个月。”她的手落在他的脸上,“可还行?”

  叶枭答应了,他答应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魔怔了。

  “我不做小三,如果我发现你跟别的女人有实质上的关系,我有权利自动终止与你的关系,且分文不退。”她丑话说到前头。

  “嗯。”

  她笑了,捧住他的脸。

  他离开后,殷禾欢靠在床头,看着手中的支票,眼睛微红。

  对她来说,一次跟一百次也没什么区别。

  但他不该让她拥有本钱的。

  因为她有了本钱,就想不惜一切的报仇,为上一世不幸冤死的自己讨个公道。

  ——

  叶枭回去的路上,还在想刚才的事情。

  怎么就被一个女人给冲散了理智。

  如果说昨晚是药性的作用,今天又是什么作用?

  他不知道。

  回到浣花小筑庄园,叶峯前来汇报,“少爷,都招了,承认了她的所做所为,这是录制的视频,审讯部分都消音了,只有她的回答。”

  他接过,“知道了,她到底是意浓的闺蜜,放了吧,以后不经过我的允许不准她进浣花小筑。”

  “是。”

  “对了。”叶枭又格外交代,“殷禾欢以后每天晚上会过来。”

  叶峯诧异,“她怎么……”

  “她不知道我已经知晓她根本不是许芳沁派去的。”

  叶峯脑子一转便知道自家少爷的意思,“但是,少爷,你不是对秦小姐……”

  “她不会跟我在一起的。”

  “不是今晚吃饭的时候会告诉少爷的吗?”

  “你不了解她。”叶枭转身,未在一言。

  叶枭回到卧室,坐在床上,一把拉过电脑桌,把U盘的长达快一个小时的审讯视频看了后,他刚拔掉,电话就来了。

  是秦意浓打来的,刚接通,那端就传来她气的发抖声,“叶枭,你居然让你的下属把芳沁打个半死!你怎么能这样?她带我去酒店找你,就能让你发那么大的火气吗?!!!”

  “看来她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昨晚我之所以会出现在酒店,是她用你的手机给我发消息让我过去的,还给我下了药,我这里有她的口供视频证据。”

  “刑事逼供罢了。”秦意浓压根不信,“她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刑事逼供?我这里不仅仅有她被审讯的视频,还有她收买酒店工作人员的通话录音……”

  还没等他说完,秦意浓就强行打断他的话,“有钱真是好,什么都能收买,叶枭,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

  叶枭喉头滚动,强行压下内心的火气,“晚上我们见面再说这件事。”

  “不必了!之前你问我要不要做你的女朋友,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愿意!你跟你哥哥一点也不一样,他是那么的温和,你却这么残忍,你一点也比不上他!”

  叶枭静寂了几秒,“今天在车内你说晚上要吃饭再告诉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答案了。”

  “知道就好,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也不要再找我!”

  电话突然被挂,叶枭把手机放在一边,脸色阴晴不定。

  他随手把U盘扔到垃圾桶里,下床朝落地窗走去,一把将窗帘拉开,房间里投进来一大片阳光,笼罩在他身上,仿佛镀了一层金光。

  叶枭负手而立,笔直的站在那里,站了许久,如一尊雕像。

  ……

  傍晚时分,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

  殷禾欢是被叶峯开车接过来的,她本来打算明晚再来的,但他不许,派叶峯去接她过来。

  她特地打扮过了。

  穿着白色的雪纺七分袖,黑色的裙子束腰,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容。

  长发披肩,手持一把黑色的雨伞一步一步走到了客厅门前。

  “干嘛这么看着我?一下午不见就不认得了?”

  他承认对她化过妆的脸有几分闪神,“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