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与禾欢共伴余生

第2章:反制

与禾欢共伴余生 安姿莜 2018 2018-01-25 22:11:05

  “你可以带我去医院做鉴定的。”她一脸无惧,“我绝对是第一次,清清白白的。”

  “第一次出来卖,就卖这个数,不便宜。”

  他给了她一张支票,看到支票上的印章,她知道这是真的,便收下了。

  “叶先生,昨晚我们做了那么多次,都没避孕,你最好派人去药店买紧急避孕药,怀孕就不好了,会给你和我都带来麻烦的。”

  叶枭闻言,倒是惊讶到了。

  她知道他的身份,若她不提醒,他肯定会忘记,怀上他的孩子,不管生不生,他又会多给她一笔钱,她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真没想到你还挺有职业道德的。”

  “那是,不管做什么行业,都要有职业操守。”她微微一笑。

  想到自己的上一世,顿觉得无比可悲,这一世,她死也不要再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立马给自己的下属叶峯打电话,在等着避孕药到来的期间,她穿好衣服后给虞可为发了一条短信。

  收到她的短信,虞可为的电话很快就轰炸过来了。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端顿时传来虞可为的嘶吼声,“殷禾欢,你要死啊,我等了你一个一晚上,你给我送衣服送到外太空去了吗?”

  “你在哪个房间?我很快就去找你。”

  虞可为这才报了房间号给她。

  挂了电话,耳边传来一声嘲讽,“这么快就又约到第二个客户了?”

  殷禾欢笑道,“是呀,青春饭不好吃,多接点客人多赚点钱,以后好养老,从你这儿得来的钱又不能花一辈子。”

  叶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脖颈的领口敞开着,上面被种了不少的草莓,想到昨晚的一幕幕,他不自然的别过头。

  十几分钟的时间,叶峯赶到,把避孕药拿来了。

  当着他的面,她直接服下了。

  刚喝完,门铃就响了。

  前世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般时刻,许芳沁和秦意浓一同出现在了门口。

  现在想想,定是许芳沁计划失败,她思来想后才带来秦意浓来。

  毕竟她现在不是叶枭的秘书,一个人来这里很不合适。

  秦意浓虽说这时候也不是叶枭的女友,但叶枭已经向她求爱,只是她还没答应罢了。

  叶枭眼神示意叶峯去看看,殷禾欢伸手拦住了叶峯,她边把风衣纽扣系上边淡定的说,“不用看,肯定是许芳沁,让你这个下属假扮我的男朋友,你呢,把酒店的监控之后处理一下,省的闹出对你不利的误会。”

  说完她拎起装着衣服的包,一手挽住了叶峯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去开门。

  果不其然,门口站着许芳沁和秦意浓。

  叶峯面无表情出声,“原来是秦小姐和许小姐,昨晚少爷应酬喝醉了,就在酒店住下了,刚刚醒来。”

  秦意浓看着面前两人挽着的胳膊,迟疑的问,“这是……你女朋友?”

  “是的,本来要送她去上班,一大早被少爷喊来了这里,便一起过来了,少爷在里面,你们进去吧,我去送我女朋友上班。”

  秦意浓点点头,脸色瞬间好转了很多,和许芳沁一起进去。

  ……

  进了电梯后,她按了去虞可为房间的楼层,冲身旁的叶峯一笑,“真的很谢谢你的配合。”

  “不用谢,我只是为了我们少爷。”

  她点了一下头,不再言语。

  电梯停,她一个人出去,一直到了虞可为的房间门口,伸手按了门铃。

  几十秒后,门被拉开,虞可为腰间系了一条浴巾,“姑奶奶,我可终于等到你来了。”

  她把手上的包砸到他身上,边往里面走边说,“你如今可真出息了,跟女网友来约,被骗走了钱包手机不说,衣服还被人带走了。”

  “她还不是怕我穿上衣服去找她。”

  “报警了吗?”

  “没有。”虞可为把浴巾扯掉,穿着四角裤开始套衣服,“钱包里就一千多块钱和一张身份证,手机也不值钱,损失小,就别浪费警力了,吃一堑长一智。”

  殷禾欢瞥他一眼,“我还以为一件都没给你留呢,没想到最基本的给你留下了。”

  “那是我去洗澡的时候穿着的,毕竟第一次见面,总不能直接光溜溜,不太好。”

  “都跟女网友约到酒店来了,难道还会没做好赤身相对的准备?其实……”殷禾欢目光注视着他说,“我昨晚就来这个酒店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到我这里?”

  “还不是因为前台给我打电话没告诉你的房间号是多少?我一进酒店,就被一个工作人员领进了一间总统套房……”她到底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虞可为既后悔又自责,如果昨晚自己不跟女网友约,不被女网友坑,就不会让她来给自己送衣服,那她也就不会……

  “欢欢,对不起。”

  殷禾欢抬眼,发现他眼睛红了,她上前拍了一下他,故作轻松道,“罪魁祸首又不是你,你道什么歉,反正我也没男朋友,跟那么优质的男人睡一觉还得到了不少钱,不吃亏。我现在又饿又渴,咱们吃饭去。”

  虞可为看她神态良好,便应了一声,“你想吃什么?今后你三个月的饭钱我全包了。”

  “半年行不行?”

  “依你。”

  虞可为跟她之间的交情可谓是渊源深久,他们一个村里长大,青梅竹马,多年关系依旧如初。

  上一世,她跟叶枭隐婚了六年。

  住在浣花小筑大别墅内,叶枭不准她去上班,却也不给她钱,只管她吃喝和生活用品。

  防止她变卖物品,出门不允许她带任何一件值钱的物品。

  天真的她认为有朝一天他会喜欢上自己的,但事实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天之骄子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虞可为对她可谓是又心疼又恨铁不成刚,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她,一直耐心说服她止损。

  最后她对叶枭彻底心死。

  正当她准备向他提离婚的时候,秦意浓被捅身亡了。

  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是她杀的人,但叶枭以及知情的所有人却都把犯罪嫌疑人对准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