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相爱无事

第5章手掌心(一)

相爱无事 寒堂 1425 2018-04-16 23:54:32

  傍晚的暮光熙熙攘攘的渗透在城市,小区里的广场舞音乐停了,几家贪玩的孩童尚未归家,家人一遍又一遍呼唤,室内灯火通明,林熙看着系着围裙拖地的赵清辉,还时不时去看看锅里的饭,一派贤妻良母的样子很是耐看,偶尔走过的身影会摸一摸她的脸颊,温温柔柔的触觉让她有些心醉神迷,直到脱完最后一块地板的赵清辉领着拖布在她的脸上狠狠地“啄”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默默的腹诽“衣冠禽兽。”

  “快吃吧,一会坨了。”一碗铺着荷包蛋的方便面推到林熙眼前,她有些嫌弃的撇撇嘴,一眼瞧到他的碗里,“你怎么不给自己放个蛋。”

  “因为只借了一个。”

  林熙手里夹面的动作一顿,这是个什么人,借鸡蛋借一个。筷子戳进鸡蛋,轻轻一挑,夹出一半儿放进赵清辉的碗里。

  “辛苦了,赏你的。”

  “多谢”

  赵清辉看着林熙吃面的样子,让他想起当年那个热情开朗的林熙,那个林熙浅笑安然笑和哭都那么强烈,清清秀秀的就往那一站,风一吹就乱了他的心,一不小心她就入了他的眼,再也挪不开。现在的她成长的很好,安静顺从的性子,不吵不闹,再难的事,再烦的人都一点一点的做着。

  林熙抬起头从兜里抽出纸巾,擦着鼻尖上被热气嘘出的细汗,“看什么”

  “没什么,就是感觉你长大了,懂事了。”

  随意的用筷子搅着半碗面,然后挑起一根放在嘴里吸溜着,漫不经心的嚼“当然,你不在没人替我说话,帮我背黑锅了。”

  “现在还来的及吗?”赵清辉定定看着她,“都来得及吗?”

  餐桌上点点灯光晃在两人的脸上,连夜幕都静悄悄得闭了眼,林熙放下筷子,她感觉这碗面好烫啊,热气熏了她的眼睛,抵在桌子上,连笑都好艰难“不知道”,泪水不经意落下,她自己都不知道。

  “好,那就不知道,以后都会知道的。”赵清辉隔着桌子捧住她的脸,细小的泪珠被抹去,“小熙,你要记得我不会再离开了,一定要记得,更要记得不要回避我。”

  林熙感受着大手细细的摩挲,心内五味杂陈,看过太多怨恨别离,那份女儿心性早就打包藏好,不见天日,偏偏重要的人万水千山又跋涉回来,“好。”

  今日春光煞好,故人自远方长回,虽不知来日可否方长,总抵过音书留梦传。

  “林警长,今日任务完成不错送你回家吧。”

  “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我送你去楼下。”

  “好”

  赵清辉望着渐行渐远的出租车,抬头看过满天,一弯新月斜斜的挂着,明天是个好天气。

  警局里已经炸了锅,见习的小李都快哭了,出了大事可林熙还没来上班,小李感觉这位爷早晚得毁了自己,好容易程棋打通了电话,对面传来睡意沉沉的声音,直接喊了出来“祖宗,您快起来吧,汪林的妈妈出事了,在城西宾馆,赵队长已经去现场了。”话音未落电话那边霹雳乓啷的声音,紧接着就没了动静。

  “行了,她肯定会到的,你去开车吧。”程棋格外同情的拍了拍小李的肩。

  林熙叼着面包,双手扎着头发冲出了门,昨天晚上不知怎的睡不着了,辗转反侧几个小时都是某个人的脸,真是气人。

  到了现场远远就看到赵清辉和程棋勾肩搭背的身影,走上前去查看死者,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身下白色的床单浸满了鲜血,胸口上插着水果刀,额头上不知道磕在哪里,血肉模糊,可隐约见骨,整个房间弥漫着血腥气息,双眼眯着,露出半眼白。

  走到他面前,“怎么样了?”

  “如你所见”

  “汪林的父亲呢?”

  “在警局做笔录,就是他报的案。”

  林熙拿过现场报告浏览着,皱了眉,汪林被害,紧接着就是她的生母,肯定不会是外人,也不会这么瞧,现场看是有指纹和痕迹的,但还是需要时间的检验。

  本子被合上,递了一瓶矿泉水,替她捋好带着皱纹的衣领,

  “我通知了汪林的继母还有奶奶来了解情况,要不要去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